第1459章 卷土重来…

    廉微不悲不喜地点点头,“是,廉微一切听主人吩咐。”

    “嗯,去换身干净的衣服。”宋翎刚说完,又转头仔细叮嘱廉微,“不,你还是换上之前你在岛上那身衣服吧,这样才好勾起荣宝儿的愧疚。”

    廉微没有任何异议,听从宋翎的话走向自己房间,很快换回自己之前的衣服走了出来。

    她的脸上再不见之前的任何戾气,反而像只温顺的猫咪,静静站在宋翎跟前,等着他的指示。

    看着变得听话许多的廉微,宋翎只给她下了一道指令,“现在我让你去找到荣宝儿,获取她的原谅,做她的女佣。你能做到么?”

    廉微眼睛快速眨了两下,回答地毫不犹豫,“能。”

    “很好,”宋翎满意地点头,低声叮咛,“记住,要让她从心里认可接受你。那个女人愚蠢的厉害,但是想要偏过她身边的男人,只怕不容易。所以,你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一旦失败,就即刻咬舌自尽!听到没有?!”

    后面的话宋翎越说越尖锐高亢,生怕廉微会把事情给搞砸了似得。

    等说完,宋翎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轻咳了两声掩饰,“廉微,我是为你好。记住,不成功,便成仁!”

    廉微脸上毫无波澜,只是平静地点点头,“是,主人,一切都依从你的指令。”

    “记住你刚才说过的话,去吧,去取得荣宝儿的信任!”宋翎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上楼。

    廉微没再多说什么,顶着晨曦走出了宋宅,朝着荣宝儿居住的地方走去。

    这个地方还是宋翎告诉廉微的,她早已经牢牢记在心里,绝对不会找错的!

    此时那栋被廉微锁定的公寓内,云昊天刚从美梦中醒来。

    这些天荣宝儿在他的细心呵护下,终于从低落的情绪中走了出来。

    不仅如此,在他坚持不懈的持续呵护下,本就美得不可方物的荣宝儿此刻更是娇嫩的犹如风中娇羞的水莲花。

    他静静注视着睡在自己身旁的小女人,忍不住低下头,在她耳垂旁偷了一个香吻。

    这枚犹如蜻蜓点水的香吻令荣宝儿跟着从睡梦中醒来,她刚睁开眼睛,就觉得一个天旋地转,被云昊天给抱了起来。

    还没完全清醒的荣宝儿惊叫一声,“大早上的,你又发什么疯?”

    云昊天抱着荣宝儿大步走向浴室,笑得格外爽朗,“看你昨晚上挥汗如雨的,索性帮你洗个鸳鸯浴好了。”

    荣宝儿顿时垮下脸,昨晚自己为什么会挥汗如雨,某人心里就真的没有半点逼数么?

    而且大早上的,她压根不想让他帮洗什么鸳鸯浴啊!

    只是荣宝儿的抗议压根没被某人给放在心上,浴室的门很快被关上,隐约传出荣宝儿微弱的愤懑抗议以及云昊天得逞的坏笑声。

    直到日头爬上半天空,云昊天才舍得抱着洗的白嫩嫩的荣宝儿从浴室走出来。

    他小心的将荣宝儿放在床上,帮她穿上条长裙,自己才慢条斯理地套上身亚麻灰的西装。

    荣宝儿浑身酸痛的厉害,满腹怨念地看着某人貌似斯文地穿着西装,心里腹诽暗骂:衣冠禽—兽!真是看上去文质彬彬像教授,行动起来像禽—兽的典范!她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是不是在偷偷骂我,嗯?”

    云昊天正在扣着衬衣纽扣,猛地靠近荣宝儿,突然放大的俊脸笑了荣宝儿一大跳。

    她心虚地挪开视线,“哪有,你……你胡说。”

    “耳朵都红了,还不肯承认。”云昊天笑着摇头,“算了,今天要去参加个股东会议,暂时放你一马,等回来再收拾你。”

    荣宝儿心里暗自庆幸不已,幸好他有会议要参加,不然自己又要被修理惨了。

    云昊天系好领带,拽着荣宝儿的手朝楼下走去,“一起吃早餐,然后送我上班。”

    荣宝儿怨念地横了云昊天一眼,这已经快半上午了,他怎么好意思说吃早餐的?

    不过某人向来脸皮厚惯了,并没有理会荣宝儿的怨念,反而春风满面牵着荣宝儿的手,朝着楼下餐厅走去。

    早餐放在锅里,是翠嫂早早就做好的。

    至于翠嫂和曦儿,该买菜的买菜,该上学的上学,并没有人留在这里打扰荣宝儿和云昊天的二人世界。

    云昊天将做好的早餐端上桌,帮自己和荣宝儿各盛了一碗熬得香浓的红枣银耳粥,就着小菜慢条斯理吃了起来。

    荣宝儿胃口十分的好,她把这归结于自己被云昊天掏空了体力的原因。

    等云昊天吃完,她才跟着放下筷子,发现一碗粥被自己吃了个光。

    云昊天抽出纸巾,帮荣宝儿擦了下沾了粥渣的嘴角,这才满意地轻吻了下荣宝儿的额头,“好啦,我要去上班了,不要太想我。”

    荣宝儿哭笑不得地看着一脸自恋的云昊天,很想问问他到底是从哪儿来的这么多自信!

    不过她懒得跟云昊天争论,免得争来争去再把自己给搭进去。

    昨晚自己才被他给欺负了半宿,早上就又来了一次,累得她头晕眼花,只想躺回去再睡个回笼觉。

    云昊天从餐桌前站起身,伸手拽着荣宝儿,“怎么,都不送我去上班的么?”

    荣宝儿拗不过蛮横的某人,只好跟在云昊天身后,将他送到大门口,敷衍地挥手,“云大总裁,慢走不送。”

    云昊天一把将荣宝儿给拽了过来,亲昵地低头咬了下她娇俏的小鼻子,语气十分的宠溺,“调皮。”

    就在气氛十分祥和时,一道突兀地央求声响了起来。

    “宝儿,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荣宝儿被这道声音给震惊地浑身瞬间僵硬,因为她已经听清楚,说话的这个正是阿尔法的妹妹廉微!

    距离阿尔法下葬已经过去了半个月,廉微怎么这个时候出现了?

    荣宝儿狐疑地闻声望去,就看到廉微穿着她们刚认识时的衣服,虚弱地靠在大门边上。

    看到荣宝儿靠过来,廉微“噗通”跪了下来,伸手拽住荣宝儿的长裙,痛哭流涕着央求起来,“宝儿,之前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啊!我不该鬼迷心窍找你报仇,更不该错上加错想要杀了你,结果却误杀了我的哥哥!宝儿,你原谅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