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460章 蠢女人,你又要犯傻了!我不准…
    第1460章 蠢女人,你又要犯傻了!我不准…

    荣宝儿和云昊天被突然出现的廉微震惊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时,阿成从远处快速跑来,边跑边大声从身后跟着的手下喊道,“快,她在哪儿,抓住她!不要让她跑了!”

    阿成最近寻找廉微找的焦头烂额,就在他觉得自己可能这辈子都找不到时,却听到手下禀告发现了廉微的踪迹。

    得知消息的阿成十分振奋,立即带着人来追廉微,却没想到廉微居然来到了云昊天的公寓。

    一帮人转眼来到公寓门前,呼啦啦将廉微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阿成气喘吁吁指着跪在地上的廉微,命令自己的手下,“把她给我抓起来!”

    “是!”

    几名手下正准备动手,廉微惧怕地连连朝着荣宝儿磕头求饶,“宝儿,求求你救救我!之前都是我的错,我已经知道错了啊!呜呜……可怜我的哥哥,就这么被疯魔的我给害了性命,我恨不得下去陪他……呜呜……哥哥,你就这么走了,留下廉微孤单单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啊……”

    廉微哭得泣不成声,荣宝儿直接看傻了眼,就连云昊天也愣神了两秒才冲着刚过来的阿成怒吼,“还愣着做什么?把这个疯女人给我拖走!不要让她脏了我的眼睛!”

    阿成连忙伸手去抓廉微,却被她疯了似的给挠开,“放开我,不要碰我!”

    廉微生怕自己会被阿成给带走,伸手抱住荣宝儿的腿,哭着央求她原谅自己,“宝儿,我知道你是个心地宽厚的大好人。之前都是我的错,你可不可以原谅我?求求你原谅我吧?不然我一辈子都会活在忏悔和懊恼中的。”

    荣宝儿低头看着哭得狼狈的廉微,对她十分的厌烦。

    说实话,从一开始她就不喜欢咄咄逼人的廉微。

    尤其是在廉微误杀了阿尔法之后,她更是不喜欢这样的廉微。

    只是,看着哭得几乎要昏厥过去的廉微,荣宝儿眼前闪过的,却是阿尔法那憨厚朴实的笑容。

    想到那么好的阿尔法就那样冤死,眼泪模糊了荣宝儿的双眼,自眼角滚滚而下。

    她连忙擦拭掉眼角的泪痕,低头看向仍抱着自己的腿不肯松开的廉微,“地上凉,你先起来再说。”

    “不,你不答应原谅我,我就不起来!”廉微死死抱住荣宝儿的手,哭得快要昏厥。

    她压根就不敢放手,因为廉微知道,一旦自己放开荣宝儿这棵大树,身旁对自己虎视眈眈的那些男人肯定就会把她给强行带走的!

    云昊天之前的好心情在见到廉微后荡然无存,他愤怒地瞪视着阿成,“你是不是死了?没听到我让你把她拉开么?!”

    阿成再也顾不上廉微是女人的事实,抬脚就准备踹向她的头,把她给踹离荣宝儿身旁。

    谁知道阿成刚抬起脚,廉微就怕的将荣宝儿的腿搂得更紧,嚎哭着求饶,“你打死我吧!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走得!宝儿姐姐一天不原谅我,我就一天不会离开!”

    荣宝儿生怕阿成真的会打廉微,连忙用身子护住她,“你们都别动粗,有话好好说。”

    说着,荣宝儿低头看向仍死死抱着自己腿的廉微,无奈说道,“廉微,你起来吧,我已经原谅你了。”

    其实还有句话荣宝儿没有说,廉微不应该来求她的原谅,而应该是求被她无辜杀害的阿尔法的原谅!

    不过看着哭得凄惨的廉微,荣宝儿这句话到嘴边,到底是咽了下去。

    如今阿尔法已经没了,他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妹妹,她又何必再去针对廉微呢?

    廉微跪在地上,听到荣宝儿原谅了自己,激动的再次冲她磕起头来,“谢谢宝儿姐姐,谢谢宝儿姐姐!廉微这辈子都会记得你的大恩大德,把你当活菩萨给供起来的!”

    “起来,你先起来,廉微,有话好好说,不要动不动就下跪磕头。”荣宝儿见不得别人求饶,伸手想要将廉微从地上给拽起来,“你如果遇到了什么苦难可以告诉我,能帮的我一定会帮你的。”

    看在死去的阿尔法的份上,荣宝儿觉得如果自己有能帮廉微的地方,就尽量帮她一把。

    虽然她也很不喜欢廉微,可是想到忠厚纯良的阿尔法,荣宝儿委实硬不下心肠来。

    廉微哭了那么久,就单等着荣宝儿这句话!

    她可怜巴巴抬起头,半边脸上泪痕斑驳,另外半张脸上却因为眼瞎的缘故异常干爽,看上去很是吓人。

    “宝儿姐姐,我哥哥已经死了,我在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依靠了。以后我想跟着你,做你的佣人,偿还我之前的那些罪孽。”

    廉微边说边痛哭不已,“我知道我之前做错了很多事,但是求你看在我哥哥的面子上,收留我吧!呜呜……我再也没有地方去了啊!”

    “做梦去吧!滚!”

    站在一旁冷眼盯视着廉微的云昊天再也看不下去了,他恼羞成怒地一脚将廉微给踹开,拽着荣宝儿大步往前走去。

    廉微被踹得摔倒在地,刚想扑上去继续抱住荣宝儿的腿,却被阿成给死死摁在了原地。

    “宝儿姐姐,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廉微被阿成摁得挣扎不了,只好大声喊着荣宝儿的名字,希望她能够心软收留自己。

    荣宝儿听不得这种凄厉地哀求声,当即就想回头,被一旁的云昊天硬搂着走向车子。

    “蠢女人,不准犯傻。”云昊天十分不满荣宝儿的愚蠢行为,“那是条毒蛇,保不齐什么时候就会咬你一口。”

    荣宝儿脸上流露出抹不忍,“可是阿尔法他……”

    不等荣宝儿替自己挡了毒刀的事情,云昊天已经不耐烦打断了她,“他是他,他妹妹是他妹妹,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别忘了,如果不是她想用涂了毒药的刀子杀你,阿尔法根本就不会死!谁知道她现在是不是鳄鱼的眼泪,你少在这儿犯糊涂心软!”

    荣宝儿犹豫了下,转过头看向身后的廉微,看到她仍在冲着自己离去的方向祈求,心软地看向云昊天,“昊天,她是阿尔法的妹妹,没有阿尔法我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