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462章 不准再提那个疯女人!
    第1462章 不准再提那个疯女人!

    荣宝儿办理了交接手续,继续去客房部当自己的值班经理。

    可能是很久没上班的缘故,她难免有些生疏,忙活了一整天,觉得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居然就下班了。

    她打了下班卡,搭乘公交车朝着公寓折返。

    早上的尴尬荣宝儿再也不想再经历一次了,因此就没有依照云昊天说得那样,留在酒店门口等他过来接。

    公交车行驶了二十多分钟,将荣宝儿送到她居住的公寓附近路口。

    荣宝儿从车上下来,远远就看到廉微直挺挺跪在街角处,脸上的表情满是懊恼和悔恨。

    而阿成则站在廉微的身旁,虎视眈眈盯视着她。

    这会儿的廉微浑身脏兮兮的,脸上和头上都蒙上了层淡淡的灰尘,看上去像是跪了整整一天的样子。

    荣宝儿有些不忍心,正想走过去,突然想到云昊天的话,立即调转方向,直接走进了别墅。

    她并不敢肯定廉微已经完全痛改前非,只好强迫自己保持警惕,不能拿自己和曦儿的安全开玩笑。

    荣宝儿回家没多久,云昊天就不高兴地也到了家。

    他直接走到楼上的卧室,不开心的将外套丢在床上,闷着嗓子指控道,“为什么没有乖乖在公司门口等我接你下班?”

    荣宝儿正站在窗口看着仍跪在街角的廉微,听到云昊天的指控,连忙回头,“今天下班比较早,等不及就回来了。”

    云昊天的脸色这才稍微好转些,“那就好,我还以为你是不想让我去接你呢。”

    “当然不是,不过你那么忙,我觉得……”荣宝儿正想顺水推舟让云昊天不要再去接自己,却被云昊天用凌厉的眼神吞下后面的话。

    算了,他想送就让他送吧,说不定送个两天就消停了呢。

    荣宝儿在心里揣测着,扭头有看向窗外。

    外面已是黄昏,廉微却仍保持着跪着的姿势,半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荣宝儿到底是个心软的,犹豫了下,转头看向云昊天,“我们是不是太残忍了?说不定她真的痛改前非了呢?”

    云昊天受不了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看你是疯了,那个疯女人,完全是做样子给你看的!这么点举动就能打动你,你说你怎么就看不到我的好呢?”

    这话说的荣宝儿当时就愣住了,下意识问道,“有吗?你好在哪儿?”

    云昊天被气得火气蹭的蹿了上来,一把抓住荣宝儿,将他摁在怀里狠狠吻了起来。

    良久,他才气喘吁吁放开荣宝儿,声音沙哑地迷人,“感受到了么,女人?”

    荣宝儿唰地红了脸,祈求的看向云昊天,目光柔的像水,“难道,真的不能给她个机会么?”

    云昊天恶狠狠瞪视着荣宝儿,大手一捞,将她紧紧锁在怀里,“不准再提那个疯女人,否则我立即让她永远消失!”

    荣宝儿知道自己触犯到了云昊天的禁忌,可是心里却有些不忍起来。

    她的视线穿过窗户,落在始终跪在原地的廉微,心里无声叹了口气。

    尤其是想到阿尔法仍尸骨未寒时,荣宝儿再看看这样的廉微,到底是无法硬下心肠。

    她靠在云昊天怀里,轻轻地握住云昊天的大手,主动送上一枚香吻,声音格外的温柔,“昊天,我知道你恨透了她。可是不管怎么说,廉微始终都是阿尔法的妹妹。而阿尔法又是我的救命恩人,临死前拜托我能适当照顾下他的妹妹。不管廉微是真心还是假意,我都想给她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云昊天无语地看着怀里的荣宝儿,原本黑沉的脸上满是无奈。

    相处这么久以来,这是她主动送吻,却是为了让他饶过曾经伤害过她的疯子!

    他很想敲开荣宝儿的脑袋,看看她那小脑袋瓜里到底想的都是什么!

    到底要有多么宽广的心胸,才会放过曾经想要害死她的凶嫌!

    不过,那枚吻虽然来的匆匆,可是滋味却异常的美妙,令云昊天悄然惹弯了唇角,胸口蓄起的滔天怒火也跟着悄然逝去。

    他肯定也被这个蠢女人给传染疯了,不然会有种不由分说就点头答应的冲动呢?

    云昊天深吸口气,将几乎冲口而出的“可以”给咽了下去。

    他性格向来沉稳,像廉微这种定时炸弹,他是绝对不会同意让荣宝儿给接回家里的。

    不过,他却爱死了荣宝儿刚才温柔叫他名字的声音,觉得心都快要被那声低唤给融化了。

    云昊天一把抱起荣宝儿,不准她再看向窗外,朝着楼上的卧室走去,语气里是不容置疑的强势,“什么都好商量,唯有那个女人,绝对不可以留下。”

    “昊天……”荣宝儿决定采用怀柔政策,目光柔柔地看着云昊天,眼里的就像浸了汪水,令人恨不得答应她所有的要求。

    云昊天狠狠咬了下下唇,才能维持基本的理智。

    他爱死了怀里的女人看着自己的视线,叫着他的名字。

    却无论如何,都不肯松口答应下来。

    因为珍视,他不容许她的身边有任何危险的隐患!

    “乖,不准再提这件事。”云昊天抱着荣宝儿已经来到二楼卧室,正大步朝着宽大的双人床旁走去。

    荣宝儿陡然绷紧了身体,这个可恶的混蛋,她明明在跟他说正事啊,为什么要抱着她走到这儿来?

    云昊天长腿迈得稳健,三两步就走到床边,清楚感觉到怀里的娇—躯正微微有些发颤。

    蠢女人,他又不是要吃了她,至于这么怕他么?

    他温柔地将荣宝儿放在床上,眼神温情脉脉,细细打量着她因为娇羞而泛红的脸庞。

    荣宝儿被这灼眼的凝视看得不由闭上了眼睛。

    陡然来临的压力令荣宝儿完全忘了之前想说的话,手脚都跟着变得没了力气,肩头微微瑟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