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3章 宝儿,原谅我好吗…

    她脸红红看着云昊天,喉咙里发出猫儿般的低吟,“昊天……”

    然而她只喊出云昊天的名字,余下的话就化成细碎的音节,尽数被云昊天给吞入了腹中。

    他吻得细腻又温柔,牙齿作恶般细细啃咬。

    她有些手足无措地想要用手想要推开他,“云昊天,别……”

    云昊天回转过来吻向她的颈脖,用力吸—吮。

    她的脖子有些火辣辣的,肯定被这个混蛋种下了不少草—莓!

    明天她还要去上班,到时候顶着一身的淤痕,还不被同事们给笑掉大牙?

    云昊天只顾着埋头忙活,根本没将荣宝儿的抗议放在心上。

    他恨不得将她藏起来不让任何人见到,哪里会担心她没法出去见人的事?

    宛如蝶儿般的吻痕在荣宝儿嫩滑的肌肤上翩然起舞。

    室内春—光正好,而黑漆漆的窗外,廉微始终笔挺地跪在原地,任凭阿成如何叱骂,都不肯离开原地。

    半夜的时候,纷纷下起了细雨。

    冰冷的雨线打在廉微的脸上、身上,令原本就狼狈不堪的她变得更加落魄。

    阿成撑着伞站在一旁,恨不得一脚踹死跪在地上的这个女人。

    真是可恶!如果不是总裁吩咐过,暂时不要弄死,他疯了才会大半夜陪着挨淋雨。

    “该死的女人,收起你那副假惺惺忏悔的模样吧!赶紧给我滚!”

    “雨下这么大,我还要陪着你受折腾,真是够了!”

    “赶紧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啊!”

    阿成厉声咒骂着廉微,想要让她尽快离开公寓附近。

    奈何廉微根本就像听不到任何声音的木桩似得,仍跪在原地一动不动。

    成片的雨线落下来,周围的空气变得又冷又潮湿,阿成受不了这种鬼天气,扭身跳入了车内。

    他并没有敢放松下来,仍在警惕地监视着跪在雨幕里的廉微。

    按理说这种天气她怎么都应该离去的,之所以不肯走,心里肯定别有所图的。

    阿成跟了云昊天那么久,同样理智的可怕,他压根就不相信廉微会想要改过自新。

    无边的雨仍在哗哗下着,廉微就那么直挺挺跪在雨幕里,脸上的表情木然一片,宛如死人。

    雨夜悄然逝去,当第一缕晨曦来临时,廉微的身影仍跪在公寓不远的路边,就像没有血肉的雕像似得。

    荣宝儿今天起得特别早,昨晚她被云昊天缠得厉害,昏沉沉睡了一夜。

    这会儿看到外面已经天亮,连忙从床上爬下来,走到窗边往外看去。

    只这么一眼,荣宝儿的眼神就变得猛地愣住。

    她还以为廉微见自己并没有理会,昨晚会离开的。

    可是看窗外的情景,廉微似乎跪了整整一宿。

    如今身形小小的她狼狈地坐在大门口,从头顶到脚底,没有一处不是湿淋淋的!

    昨晚竟然下雨了么?

    荣宝儿看着外面湿漉漉的一切,还有像从水里刚捞出来的廉微,内心渐渐无法平静。

    她懊恼地不行,后悔自己昨晚竟然觉得云昊天说得有道理,应该离廉微远一些比较安全。

    可是现在看来,如果不是真心诚意的忏悔,廉微怎么可能会跪在雨夜里不肯离去?

    阿尔法刚死不久,廉微这是没地方可以去了,所以才来央求她收留吧?

    可是她呢?却矫情地害怕会被廉微伤害,狠心将她拒之门外!

    懊恼和悔恨令荣宝儿再也无法坐视不理,她连忙从卧室跑出去,直奔仍跪在窗外的廉微。

    “廉微,你赶紧起来!”荣宝儿伸手想要将廉微给拽起来,这才发现廉微浑身冰冷不已,整个人就像刚从冰箱里捞出来似得。

    这样的冰冷冻得荣宝儿直打哆嗦,“天呐,廉微,你是不是在外面跪了整整一夜?你怎么可以这么傻?!”

    廉微脸色苍白的犹如纸片,病怏怏看着终于肯从房间里跑出来的荣宝儿,语气格外的卑微,“只要宝儿姐姐能够原谅廉微,让廉微做什么都好。”

    “原谅你,我早就已经原谅你了!廉微,快,快起来,地上又湿又冷,你这样会生病的!”荣宝儿一个劲儿点头,对着淋了一整夜雨的廉微,再也做不到漠然以对。

    廉微眼神疲惫地看着荣宝儿,嘴唇颤巍巍央求,“宝儿姐姐,廉微已经知道错了。我哥哥走了,现在连半个亲人都没有。世界这么大,我却哪儿都不能去。宝儿姐姐,求求你,收留收留廉微吧!我不要钱,只想在你身边陪着你,能有口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