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真的是她救了我…

    “没事,宝儿姐姐,我没事。”廉微摇头说着没事,却用手握住自己的胳膊肘。

    荣宝儿连忙探过头查看,这才发现廉微这下被摔得不清,胳膊肘蹭破了皮,看上去血迹斑斑。

    “都摔成这样了,还说没事?”荣宝儿心有余悸地看向廉微,“廉微,你怎么那么傻?现在肯定摔得很痛吧?”

    廉微眼里噙着泪花,脸上却露出腼腆的笑容,“不痛的宝儿姐姐,你不用担心。之前我鬼迷心窍想要害你,却误杀了我的哥哥……我是个罪人……”

    看着哽咽不已的廉微,荣宝儿的心软得不行,“廉微,这些都过去了,你不要总是挂在嘴边。我相信你哥哥他……会原谅你的。”

    “我知道,宝儿姐姐,我知道哥哥是全天下最善良的人,是不会记恨我的。可是我恨我自己!”

    廉微说着,眼神很是真诚地看向荣宝儿,“所以宝儿姐姐,我宁肯自己死去,也不想让你受到半点伤害。这样我哥哥在九泉之下,也会感到安慰的。因为……因为你是他最爱的人啊!”

    荣宝儿被廉微这番话说得差点掉泪,她知道廉微比以前懂事了很多,却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懂事,都懂得替别人着想了!

    “廉微,谢谢你,刚才如果不是你,那辆摩托车肯定就撞在我身上了。只是下一次千万不要这样做了,每个人都是平等的,生命只有一次,没有谁可以值得别人拿命去换的。”

    “我知道了宝儿姐姐,但是如果还有下次,我还是会毫不犹豫挡在你面前的。”廉微眼神格外的坚定,“你现在是我唯一的亲人,我自然是要用生命来保护你的!”

    看着这样的廉微,荣宝儿心里感动的无以复加。

    她在这个世上,又多了一个亲人!这样的感觉真好!

    “走,我们先回去处理伤口,然后再去逛街。”荣宝儿将廉微从地上扶了起来,搀扶着她一步步朝着公寓走去,边走边气恼道,“刚才那个骑摩托车的真的好过分,居然都不知道避让行人!等我找到他,肯定不会放过他!”

    廉微只有胳膊肘擦伤而已,因为走起路来并不怎么费力。

    她摆着手让荣宝儿消消气,“算了,宝儿姐姐,那人带着头盔,谁知道到底是谁呢。或许是有什么急事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这么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荣宝儿惊愕地看着廉微,没想到如今的她就像换了个人似得,心胸格外的宽广。

    “那好吧,只是害得你替我白受了这场无妄之灾。”荣宝儿说着笑了起来,“人家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咱们以后的福气啊,肯定特别深厚。”

    两人有说有笑地朝着公寓走去,谁也没看到,在这道街拐角处,那辆刚肇事的摩托车停了下来。

    带着头盔的骑手冷眼注视着荣宝儿和廉微相互搀扶着消失,这才慢悠悠摘下了头盔,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而那张脸并不陌生,正是在码头收留了廉微兄妹的宋翎!

    宋翎似乎很满意这次的“意外”,重新戴上头盔,开着摩托消失在街道上。

    经过这次廉微的挺—身相救,荣宝儿原本对廉微仅有的那一点点猜疑终于烟消云散。

    她相信廉微已经真心诚意变好了,不然绝对不会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救了自己。

    晚上的时候,荣宝儿和陪着她逛了一天街的廉微回到了家,两人大包小包的,都是给廉微买的新衣服。

    然而她们刚走进公寓,就看到云昊天悠闲地坐在刚换不久的沙发上。

    原本跟荣宝儿有说有笑的廉微看到云昊天,登时像老鼠见了猫似得,放下那些购物袋回了自己的佣人房。

    荣宝儿不满地看向云昊天,“云总,云大少,能不能拜托你不要总板着脸?这样简直有损你英俊帅气的形象。”

    “过来。”云昊天拍了下沙发,示意荣宝儿坐过去,“刚才你们去了哪儿?知不知道我这一天不见你,都快要担心坏了。”

    今天在街角发生的事情,两名悄然跟在荣宝儿身后的保镖已经如实汇报给了云昊天。

    只是他们当时是远远跟着,只看到廉微挺—身救了荣宝儿的一幕,再没有注意到其它的。

    听到他们汇报的云昊天却瞬间警惕起来,他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凑巧,立即让阿成去调取当时路口的录像。

    然而阿成跑出去半天,却垂头丧气地回来,说当时路口的几个摄像机都是坏的,压根就没有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至于那辆摩托车,因为并没有挂牌,再加上那名骑手全程带着头盔,就连是男是女都分辨不了,更不要去查清楚具体相貌了。

    云昊天当时就坐不住了,想要直接奔回来,却接到两名保镖的汇报,说荣宝儿给廉微处理伤口后,就带着廉微去了中环百货商场。

    为了能够引蛇出洞,云昊天只好暂时留在了办公室内,度日如年地等待着廉微出大招。

    她既然煞费苦心地唱了出苦肉计,肯定会使出别的手段来对付荣宝儿的!

    谁知道两名保镖隐蔽地跟了两人一路,却压根没看到廉微有任何想要加害荣宝儿的举动,就将看到的详尽汇报给云昊天。

    得知情况的云昊天却并没有放下心来,反而觉得廉微心机深沉的可怕。

    她费尽心思布下这么一盘局,还不动声色继续博取宝儿的信任,后面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

    因此,当荣宝儿和廉微融洽走回来时,云昊天再也坐不住了,直接用满是杀气的眼神瞪视向廉微,他云昊天的女人不是那么好惹的!

    荣宝儿根本不知道云昊天给自己安排了两名秘密保镖的事,努力想要缓解云昊天排斥廉微的态度。

    她坐到云昊天身边,轻声说着,“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这样对廉微?今天如果不是她救了我,我就受伤了。”

    云昊天也不戳破,兴趣缺缺地随意应了声,“哦?”

    “真的,你别不信。今天我们过马路时,有辆摩托车像疯了一样冲过来啊!如果不是廉微及时将我推开,我肯定会被撞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