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0章 让廉微去接曦儿…

    荣宝儿说着,用手抱住云昊天胳膊,轻声央求,“所以,你以后能不能不要那么排斥廉微?她真的已经痛改前非了。”

    “可能吧。”云昊天不想就这个问题跟荣宝儿继续讨论下去,现在廉微还没有露出马脚,他磨破嘴皮子只怕荣宝儿也不会信的,索性转移话题,“我已经吩咐人收拾好了城堡里的卧室,这两天我们就搬过去吧。”

    为了能让荣宝儿住的熟识,云昊天这几天都命令阿成回去重新装潢了自己的卧室,而且看上去效果还不错。

    荣宝儿却瞬间垮下脸来,“搬过去?不不不,住在这里挺好的。”

    云昊天顿时阴下脸,重重捏了下荣宝儿的鼻尖,“再敢说一个不字,我现在就吃了你。”

    荣宝儿揉着通红的鼻尖从沙发上站起来,跟云昊天保持安全距离后,这才小声抗议道,“我真的觉得住在这里挺好的,现在这样跟你搬进去,不知道还以为我真被你包—养了呢。”

    “傻子,”云昊天气得牙痒痒,恨不得立即将荣宝儿给抓过来,狠狠打她的P股。

    这个蠢女人,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

    “城堡里安全,我放心。再说,谁敢在背后嚼你的舌根?我拔了他的舌头!”

    看着霸气十足的云昊天,荣宝儿很是无语。

    拜托,她现在名不正言不顺的,以什么身份跟他住在城堡里?

    可是如果这话说出来,会不会被某人误会自己是想要个名分?

    想到这儿,荣宝儿自己反倒笑了起来。

    自己跟云昊天,从来都是云泥之别,注定只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而已,她从未奢望过有一天能长相厮守。

    爱情这东西,可遇不可求,至少就目前来说,他迷恋的多是自己的肉体而已,说不定哪天就腻味了吧?

    既然早知道两人不可能长久,自己又何必去吹毛求疵那些不可能会成真的东西呢?

    想通了这点,荣宝儿坦然冲云昊天笑了起来,“我住在这里真的挺好的,如果真跟你去了城堡,反而不自在……”

    她的话音还没落下,云昊天已经单手钳制住她的下巴,恶狠狠道,“不自在?为什么不自在?”

    因为我不是公主啊,怎么可能会习惯住在城堡里呢?

    这句话在荣宝儿心底无声响起,却并没有吐露,而是变成另一副说辞,“因为我不喜欢被约束,城堡里肯定不如公寓自由自在。”

    云昊天毫不客气翻了个白眼,不明白荣宝儿从哪儿来的这么多奇怪的想法,“我又不是让你去做女佣。有我在,哪里你都可以自由自在。”

    荣宝儿被这话说的心漏跳了一拍,有种奇异的感觉在心间蔓延开来,甜滋滋地令她不自觉勾起了唇。

    这样的云昊天,真的很容易让人心动呢。

    可是荣宝儿心里却比谁都要清楚,她从来就不是公主,又怎么可能永远跟王子快乐的生活下去呢?

    就连灰姑娘都有会魔法的南瓜马车和水晶鞋,而她有的,从来只是自己而已。

    所以,她要管束好自己的心,至少不能让它陷得太深。这样等离别那天到来时,就不会伤得那么痛吧?

    荣宝儿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有这么多伤感的想法,大概是因为自己越来越在乎了……

    这种情绪很可怕,荣宝儿连忙岔开话题,“这个以后再说,至少不是现在。肚子好饿,都闻到翠嫂做好的饭菜香呢。”

    见荣宝儿就是不愿意跟自己回城堡,云昊天猜想她多半是害了羞。

    左右现在爹地和妈咪还没有回来,她实在不愿意搬去住就算了。

    等他们回来后,她要是再不肯去,扛他都要把她给扛过去的。

    一家人和和睦睦吃了晚饭,等曦儿睡下后,云昊天就和荣宝儿到楼上歇息了。

    不过这个晚上,云昊天索取的十分厉害,一直到荣宝儿啜泣着求饶,他才肯悻悻放她睡下。

    外面华光满天,云昊天看着蜷缩在自己身旁的女人,嘴角不自觉勾起抹宠溺,跟着闭上眼睛,陷入了甜蜜梦想。

    自从廉微为了保护荣宝儿被车撞后,荣宝儿对她已经放下了所有的戒心,就像对自己的亲妹妹似得关怀备至。

    廉微脸上的笑容也跟着多了起来,她不再像惊弓之鸟般缩在无人的角落,眼里渐渐有了神采。

    翠嫂渐渐也跟廉微熟识了起来,对于这个明显有些怯懦的女孩,她印象还算不错。

    这天,翠嫂刚做好饭菜,突然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冷,就用温度计量了下,发现自己居然烧到了38度。

    难怪她刚才觉得双腿软得走不上来呢,翠嫂只好摸出退烧药吞下,然后看向独自靠在窗边的廉微,轻声跟她商量着,“廉微,有件事我想拜托你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

    廉微猛地转过头,笑呵呵道,“翠嫂,有什么我能做的,你尽管吩咐。”

    “咱们都是当女佣的,那用得上什么吩咐不吩咐的?”翠嫂连忙摆手,从口袋里掏出国际幼小的接送卡,这才跟廉微说道,“是这样的,我这会儿有点发烧,没什么力气去接小小姐。能不能麻烦你跑一趟,帮我把小小姐给接回来?”

    廉微痛快地接过那张接送卡,“没问题,现在已经到时间了么?”

    翠嫂看了眼时间,“差不多了,再有半个小时就是小小姐放学的时候。没有这张接送卡,学校是不允许进入的。”

    廉微将那张卡挂在脖子上,挥手跟翠嫂道别,“那好,我这就去接曦儿回来。”

    翠嫂连忙道了声谢,“谢谢,辛苦你了。”

    “这有什么好辛苦的,举手之劳而已。”廉微说着就拉开公寓门,朝着国际幼小走去。

    翠嫂目送廉微离开,心里幽幽想着,这个小姑娘心底还真不错,就是可惜有只眼睛生了恶疾,唉。

    廉微从公寓出来后,没一会儿就到了国际幼小门口。

    那里果然像翠嫂说的那样,进出需要出示接送证,否则就不准进去。

    廉微用接送卡刷开门,刚走进幼儿园的大门,远远就看到曦儿背着小书包蹦蹦跳跳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