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尚亦步亦趋地跟着,变成了只会说三个字的复读机,“对对对。”

    曦儿偏着小脑袋窝在苏倩怀里,伸手指向门口,“奶奶,曦儿看到奶奶也很开心。不过你可以放我下来么?我妈咪还在门口。”

    这下可把苏倩给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她刚才一心只想确认自家的臭小子有没有忽悠她,居然忘了这件最重要的事!

    对啊,小公主都有了,那颗被自家白眼狼给拱倒的大白菜呢?

    苏倩连忙顺着曦儿的手指,朝着门口的方向看去,只这么一眼,她的眼里就流露出赞赏的光。

    她自己就是高挑出众的大美女,这会儿看到站在门口的荣宝儿,一眼就满意的不得了。

    只见门口的荣宝儿穿着湖蓝色的长裙,纤细的腰身看上去不足盈盈一握,五官精细秀美,气质温婉出众,宛如亭亭玉立的出水芙蓉。

    荣宝儿呆呆站在门口,仍有些不好消化居然见到了云昊天爹地和妈咪的事情。

    她之前确实听云昊天说他们要回来,却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见面见的那么突然,云昊天甚至都没有给自己准备的机会!

    刚才苏倩和云尚只顾着抱曦儿的时候,荣宝儿紧张地低头审视了下自己,确认自己穿的还算得体,这才勉强站在原地,拘谨地理着自己耳边垂下来的发丝。

    云昊天早已经看出她的紧张,三两步走到荣宝儿身旁,揽着她的肩头朝苏倩和云尚走了过来,拽拽宣布,“这就是我的女人。”

    苏倩笑得合不拢嘴,“很好,很好,原来这么漂亮,怪不得臭小子藏着掖着的。”

    云尚微微点了下头,对荣宝儿也十分满意。他早已经从荣宝儿的眼神和面相看出来,这是个宜家宜室的好女孩。

    既然都走到苏倩和云尚跟前,荣宝儿索性落落大方地跟他们打招呼,“叔叔好,阿姨好。”

    “好,好。”苏倩这才肯将怀里的曦儿交给云尚,然后牵起荣宝儿的手,拉着她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真是个好姑娘啊,我们家臭小子要是对你不好,你告诉阿姨,我帮你揍他!”

    “喂,妈咪,居然这么说,你的良心不会痛么?”云昊天笑着挨着荣宝儿坐下,不满地指控着苏倩,“我真的怀疑我是抱来的。”

    苏倩刚才还笑吟吟看着荣宝儿,转向云昊天的时候就冷起了脸,“臭小子,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居然瞒了我们这么久,害得我一天到晚唉声叹气,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有孙女了。 哼!等会儿再跟你算账!”

    云昊天哭笑不得,好么,这下他又成了臭小子了!

    云尚抱着曦儿开心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差点都要飞起来,“曦儿真乖,爷爷太喜欢你了。”

    曦儿露出可爱的笑脸,“曦儿也喜欢爷爷。”

    翠嫂在厨房里准备做晚饭,看着眼前久别重逢的一家三口,不是,现在应该说是一家五口,心里跟着乐开了花。

    她知道自家先生和太太已经盼着抱孙女盼了很多年,这些终于如愿以偿,怕是今晚做梦都是要笑醒的。

    自从见到荣宝儿,苏倩就拉着她的手跟她聊了起来。

    云尚则抱着曦儿不舍得放手,两人都没工夫理会云昊天。

    毕竟自家的儿子那张臭脸已经看了那么多年,远没有这一大一小两颗水灵的玉白菜有吸引力啊!

    “太太,先生,少爷,已经做好晚饭了。”准备好晚餐的翠嫂低低唤了声。

    苏倩拉着荣宝儿的手朝着餐厅走去,“走,你坐在我身旁。”

    云昊天霸道地将荣宝儿拉入自己怀里,“那可不行,这是我的女人,要坐在我的身边。”

    苏倩瞬间射来一记眼刀,“放手!你这个臭小子,白眼狼,就不能体恤下老人家的不易么?我就要跟宝儿坐一起!”

    云尚毫不客气地踢了云昊天一脚,“不准对我老婆大呼小叫的!”

    经过刚才的聊天,荣宝儿的拘谨全然不见,她很喜欢热情的苏倩和随和的云尚,连忙从云昊天怀里挣扎出来,红着脸走到苏倩跟前,“我跟阿姨坐在一起。”

    “对嘛!”苏倩开心地再次眯起眼睛,“不过不要叫阿姨,要开始改口叫妈咪了哦!”

    荣宝儿的脸红得更加厉害起来,求助地看向云昊天。

    然而某人因为荣宝儿不肯坐在自己身旁生了气,决定无视这道求助的目光。

    尽管如此,这一家人也没有给荣宝儿带来多少尴尬,曦儿更是喜欢爷爷奶奶的和蔼可亲。

    ……

    夜色在云家人的欢声笑语中越发深沉,于此同时,一道瘦弱的身影却出现在宋家大院的门外。

    这道身影犹如鬼魅般闪入亮着灯的院内,脚步无声地来到了客厅。

    客厅里端坐着早已经等待多时的宋翎,他抬头看到走进来的人,嘴角勾起抹冷酷的笑,“现在荣宝儿已经完全相信你,终于到了可以行动的时候了。”

    “是。”来人低眉顺眼地点头,赫然是早已经被荣宝儿信赖的廉微。

    她在荣宝儿身边隐忍这么久,就是为了等待合适的时机。

    无论荣宝儿对廉微多好,都无法扭转廉微心里对她的仇恨!

    如今,终于到了她能够手刃荣宝儿的时刻了!

    廉微觉得此刻的自己热血沸腾,恨不得即刻就冲回去,斩断荣宝儿的喉咙!

    宋翎对廉微眼中的仇恨十分满意,站起身朝着廉微走去,“廉微,这段时间你做得很好。相信很快,你就可以用荣宝儿的鲜血来讨回你哥哥的灵魂了!如果不是荣宝儿,他现在肯定还在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呢。”

    “没错!如果不是荣宝儿,哥哥他怎么可能会离我而去!”廉微眼中的仇恨越烧越烈,杀死荣宝儿是她此刻唯一的心愿!

    就在这时,一道高大的背影突兀地出现,令客厅内的气氛变得冷凝起来。

    来人带着半块银质骷髅面具,眼睛犹如淬着冷光的毒蛇,恶毒地盯视着廉微,“不行!必须先杀了云尚和苏倩,然后再解决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