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7章 银色面具神秘人…

    廉微毫不示弱地回视着顶着骷髅面具的男人,冰冷的眸子里满是不屑,“我只听少爷的命令,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来命令我?!”

    “是么?呵呵。”那人低低笑了两声,身形鬼魅般靠近廉微,大手已经疾如闪电扼住了她的咽喉,“我是让你重生的人,你说我没有资格命令你?”

    廉微的脖子猛地被扼住,脸色因为缺氧变得惨白起来。

    不过她却没有半点想要求饶的意思,倔强地瞪视着眼前这个随时可以夺走她性命的男人。

    宋翎显然没想到局势会突变成这样,大吃一惊,“你快放开她!”

    顶着半块骷髅头的男人倨傲扬起下巴,“她竟然敢违抗我的命令,必须死!”

    话音刚落,廉微已经反手扭住神秘男人的手腕,空洞的眼神里泛着冷酷的光。

    “咔嚓!”

    廉微不晓得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居然将神秘男人扭住自己的手腕给硬生生扭断!

    骨头折断的脆响在客厅内回荡,令宋翎的后背沁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他永远都无法忘记,这种骨头断裂的痛!

    然而廉微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波动,始终冷着脸庞,就连声音都冷静的像没有生命的机器,“除了我家少爷的命令,我不会听令任何人!”

    诡异的一幕在这时发生,只见被折断手腕的神秘男人非但没有跳脚呼痛,脸上反而露出欣慰的笑。

    这么笑容如果放在平常还好,如今却出现在刚被折断手腕的男人脸上,更显得男人阴狠毒辣!

    他目光森然地看向宋翎,“你看到了,效果十分显著,可以启动之前的计划了。不过,我和你合作的事情,你最好老老实实办到。否则,呵呵,后果你是知道的。”

    宋翎的脸瞬间苍白如纸,似乎刚才被折断手腕的人是他似得。

    而顶着半块面具的男人再没有多看宋翎一眼,自然也没有理会始终面无表情的廉微,大笑着离开了客厅。

    那笑声令人毛骨悚然,越飘越远,渐渐地听不到了。

    等笑声停了好一会儿,宋翎的脸上仍带着丝丝心有余悸。

    他有些不自然地擦了下脑门,转身看向廉微,笑得十分勉强,“廉微,你不用理会这些。先说说最近的情况,荣宝儿有什么动向?”

    廉微始终低垂着眼睑,如实向宋翎叙述了这些日子在公寓里的事情。

    宋翎静默地听着,等廉微讲完,沉吟了好一会儿,这才咬牙切齿道,“看来很快荣宝儿就会搬去云家城堡,哼!廉微,到时候她肯定会带着你一起过去的。而那时,就是你下手的最好时机!你记住,要先杀了云尚和云昊天,然后再杀了荣宝儿!”

    “杀了云尚和云昊天?”廉微有些惊讶。

    “没错!”宋翎重重点头,目光冰冷地看向廉微,“怎么,有问题?”

    廉微收起眼中的惊讶,顺从地垂下眼睑,“没有问题,廉微会按照少爷说得去做!”

    宋翎满意点头,“嗯,既然如此,你就快些回去吧!免得让他们起疑心。”

    “是。”廉微毫无波澜应了声,转身走了出去。

    宋翎目送廉微离去,冷笑出声,“哼哼,云昊天,等着吧,等着你为当年的错误付出代价!”

    廉微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黑夜中,谁也不知道,此刻她的内心有股声音正在微弱挣扎。

    其实从始到终,她想要杀的,也只有荣宝儿一人而已!

    至于其他人,她并没有半点想要加害他们的意思。

    只是,既然是少爷吩咐的,自己又怎么能够拒绝呢?

    廉微仰头看向头顶稀疏的星星,发现其中一颗最为明亮,忍不住悄声低语,“哥哥,那颗星星就是你吧?你一定会体谅廉微的,对么?”

    等廉微回到荣宝儿居住的公寓时,云昊天他们刚刚结束了晚餐,正坐在客厅里闲聊。

    看到推门走进来的廉微,云昊天不悦地皱起眉头,悄然向自己保镖使了个眼色。

    他想知道,刚才廉微去了哪儿?是不是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荣宝儿正被苏倩拉着手问东问西,看到廉微走进来,顿时舒了口气。

    太好了,廉微回来的可真及时,自己终于可以脱身了。

    荣宝儿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迎着廉微走了过去,“廉微,你怎么那么晚才回来?有没有吃过晚饭?”

    “宝儿姐姐,我今天路过商场,发现有一款发饰很适合你,就去帮你买了回来。”

    廉微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个包装好的礼盒,塞到荣宝儿手里,“东西很便宜,希望你不要嫌弃。”

    荣宝儿大吃一惊,她怎么都没想到,廉微居然会买东西送给自己!

    她连忙收下礼盒,感激地连声道谢,“廉微,谢谢你!我都没有送你什么礼物,你居然想着要送我发饰,我真是太感动了。”

    廉微轻轻摇头,“不,宝儿姐姐,你肯收留我,已经是送给我最大的礼物了。”

    坐在沙发上的苏倩默默注视着眼前的一幕,对荣宝儿更加赞赏起来。

    还是她宝贝儿子眼光好啊!这女孩真的太对她的胃口了!

    不过,就是这个刚进门的女孩,面相似乎不怎么和善呢。

    苏倩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云昊天,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她叫廉微,是海岛上的渔民。之前她的哥哥救过坠海的宝儿,后来哥哥死了,宝儿就把她给接了过来。”

    云昊天会打开的言简意赅,并不想让自己的妈咪知道那么多糟心的事。

    只是这些话听在苏倩耳中,对荣宝儿的好感更是加深了许多。

    嗯,知恩图报,有情有义,果然不愧是她宝贝儿子看中的女人啊!

    “既然如此,过几天宝儿搬去城堡,就让那女孩也一起搬过去吧。”苏倩笑得十分和蔼,“反正家里地方大,有的是房间住。”

    云昊天对此不置可否,站起身朝门外走去,“我去抽根烟,你们慢慢聊。”

    等他走到门外,一直尾随着廉微的两名保镖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云昊天冲两人招手,低声问道,“刚才廉微都去了哪儿?”

    “总裁,她去了百货大楼,转了好几个小时,后来买了个发饰就直接回来了。”其中一名保镖立即将廉微一天的行程给叙述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