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9章 搬进城堡(2)

    这些年为了能让他早点结婚生子,他们就差没有威逼利诱了。

    现在他们见到天使般可爱的曦儿,必然会宝贝的不行,人前人后的跟着。

    看来早上曦儿来上学,都是爹地和妈咪亲自送来的吧!

    云昊天轻笑着摇了下头,载着荣宝儿朝公寓驶回,“走吧,回家。”

    明明是风轻云淡的几个字而已,却令荣宝儿触动地酸了下鼻头。

    她早已经习惯了独自带大曦儿的艰辛日子,如今,终于要有新的家了么?

    可是为什么,她总是觉得有几分不真实呢?

    没等荣宝儿理清脑海中这些繁乱的思绪,云昊天已经带着她回到了公寓。

    他帅气将车停下,下车帮荣宝儿拉开车门,“还不下来?是在等我抱你么?”

    “啊?”荣宝儿这才回过神来,立即从车内跨出来,脸羞得红红的,“不要。”

    云昊天霸道地拉过荣宝儿的左手,跟她十指相扣,大步朝着客厅走去。

    他们刚进门,曦儿就鸟儿似得扑了过来,“妈咪!爹地!”

    荣宝儿弯下腰,将曦儿抱入怀里,亲了亲她红扑扑的小脸蛋,“乖,今天有没有听话啊?”

    “嗯嗯。”曦儿点头不已,笑得格外灿烂,“而且我还收到了礼物,是奶奶送给我的,里面有好多好多小公主哦。”

    说着,曦儿就从荣宝儿怀里跳下来,拽着她去看苏倩刚给她买的一堆芭比公主。

    荣宝儿还没走过去,苏倩已经笑呵呵迎了过来,亲热—地拉着荣宝儿的手,“宝儿啊,你看你们什么时候打算搬回城堡呢?那里地方大,曦儿玩耍什么的都要方便很多呢。”

    “这……”荣宝儿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求助地看向站在一旁的云昊天。

    她心里其实是想拒绝的,可是看到笑得如此和蔼可亲的苏倩,拒绝的话在嘴边打着转,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妈咪,你不用着急……”

    云昊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倩给狠狠白了一眼,“你快给我闭嘴吧!宝儿这么好的女孩你不赶紧娶回家,难道等着被别人挖墙脚啊!我告诉你小子,赶紧给我去筹备婚礼!我跟你爹地已经看好了日子,等明年春天,春暖花开时就让你和宝儿举行一场盛世的婚礼。”

    说到这儿,苏倩笑得合不拢嘴,“到时候啊,我把汐落和那些小姐妹以及家里的亲戚全都请过来,让他们看看,我们云家的新媳妇是多么的优秀!对了对了,还有我的小甜心曦儿,这世上啊,再没有比曦儿更可爱的小宝贝了!”

    婚礼的事正合云昊天心意,既然苏倩这么说,他乐得顺水推舟,“明年春天,会不会有点太久?现在才深秋而已啊。”

    苏倩眼睛一亮,“行啊!或者我们再让大师们给看看日子,争取年前举行?”

    云昊天一本正经点头,“喜事临门,自然是越快越好。”

    一旁的荣宝儿惊愕地张大嘴巴,刚才他们谈论的,好像是她和云昊天的婚礼吧?

    为什么都没有人征询过她的意见?就这么直接给敲定了?

    “等一下,”荣宝儿弱弱出声,苏倩和云昊天晶亮的眸子齐刷刷扫视了过来,“怎么了?”

    “我好像,好像还没有答应……婚礼……”荣宝儿的声音越来越低,不知道为什么,在两人的注视下,她突然觉得自己说的不对似得。

    苏倩愣怔了两秒,毫不客气地赏给了云昊天一个暴栗,“可恶的臭小子!如果宝儿不肯嫁给你,这个家你也别想进了!”

    坐在沙发上始终未出声的云尚连忙跟着附和,“没错,如果连自己的媳妇都搞不定,我看你也别想我们认你了,我怕丢人。”

    云昊天揉了下被敲痛的额头,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苏倩这么暴力对待过了。

    好歹他现在也是集团公司的总裁啊!就不能多少给他留些面子么?

    云昊天霸道地揽过荣宝儿的肩头,搂着她朝楼上走去,“关于婚礼的事,我想我们必须关上门好好研究研究。”

    荣宝儿全程木楞地被云昊天带着上了楼,站在楼下目送的苏倩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这还差不多,臭小子,搞不定宝儿我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老婆消消气,小心吓得曦儿。”云尚连忙指了下正玩着芭比公主的曦儿,转移苏倩的注意力,“你看,曦儿她玩得多开心啊!”

    果然,苏倩一看到玩得专心的曦儿,脸上瞬间就布满了灿烂的笑,“曦儿,奶奶来陪你玩,好不好?”

    曦儿大方点头,“好,曦儿喜欢跟奶奶一起玩。”

    软萌可爱的童音令苏倩捂住了心口,满脸的喜不自胜,“哎哟哟,我说什么来着?还是姑娘好啊,哪像那个不争气的臭小子,就知道给我添堵!哼,我跟我家宝贝曦儿去玩,懒得搭理那个臭小子!”

    云尚宠溺地看着仍然小孩子心性的苏倩,目光柔情似海。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厨房的一角处,廉微的独眼正闪着怨毒的光。

    凭什么她的哥哥冰冷沉尸,而荣宝儿却可以风光大嫁?!

    老天是何等的不公平!

    既然如此,她就要亲手讨回这份公平!

    为自己的哥哥,也为瞎了只眼睛的自己!

    廉微内心掀起惊涛骇浪,恨不得将荣宝儿脸上那种幸福的光给打个稀巴烂。

    不过她很快将所有的思绪都沉静下来,低下头继续开始择菜。

    楼上。

    云昊天牵着荣宝儿的手回了卧室,刚关上门,就抱起她丢在了床上。

    看着脸上阴云密布的云昊天,荣宝儿突然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连说话都变得磕巴起来,“你……你想干嘛?”

    云昊天修长的手指扯下领带,一边解着身上的衬衣纽扣,一边危险地靠了过来,“你说呢?”

    “我……我说什么……”荣宝儿下意识搂住自己的肩膀,觉得此刻的云昊天十分的危险。

    看着缩成一团的荣宝儿犹如柔弱的小兔,更加激起云昊天体—内的狂暴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