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480章 云昊天霸道逼婚:你不嫁我嫁谁?
    第1480章 云昊天霸道逼婚:你不嫁我嫁谁?

    他一把将荣宝儿抓了过来,然后重重压在她身上,好看的手指勾起荣宝儿精致的下巴,慢慢摩挲,“刚才你说,不想嫁?嗯?”

    低沉冷厉的语气瞬间将房间气氛拉到了冰点,随着云昊天手指过处,荣宝儿觉得自己被他手指接触过的皮肤悄然蹿起一层鸡皮疙瘩。

    她狠咽了下口水,偷偷给自己打气,又不是她做错了什么,干嘛要怕成这样?

    想到这儿,荣宝儿努力扬起下巴,据理力争道,“本来就是,我什么时候答应婚礼……”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云昊天就猛地低下头,狠狠咬住了荣宝儿的唇瓣。

    他用力啃噬着眼前这诱人的醇红,允吸着她的甜美,恨不得将怀里的可人儿给剥皮拆骨入腹。

    “唔……你……我……”荣宝儿奋力想要推开云昊天,她都快要窒息了好么!

    可是此刻的云昊天就像头狂暴的狮子,哪怕她用尽了力气,都无法撼动他丝毫,反而被他炙热的胸膛给烫的不行。

    云昊天用力拥吻着身下的小女人,决意要好好给她个教训。

    他们明明都有了可爱的曦儿,她居然敢拒绝婚礼,不要太过分!

    要知道不管是在E国还是放眼全球,从来只有他点头要不要娶的事,还真没被谁这么拒绝过!

    哼哼,荣宝儿,很好,她是头一个!

    “撕拉!”

    衣料再次在云昊天蛮横的大手下破碎,荣宝儿的肌肤遭遇冷空气侵袭,下意识缩进云昊天怀里。

    这个举动更加激发了云昊天体—内的暴戾,他三下五除二就剥去了荣宝儿最后一层依仗,沉身陷入她的美好。

    “唔……”

    荣宝儿娇弱无力地低哼了声,纤细的手腕无助搭上云昊天肩头,难耐地咬住下唇。

    这个疯狂的男人,一天到晚就是那事,他就不怕精尽、人亡!

    他动不动就强迫她,这个该死的男人,但是谁能救救她。

    她压根就没有说错,可是却明显惹怒了身上正疯狂索取的男人……

    他这是威胁,逼婚!哼!

    楼下。

    翠嫂做好了饭,恭敬走到苏倩跟前,“太太,晚饭已经做好,要不要上去叫少爷和荣小姐下来?”

    苏倩看了眼楼上,笑得意味深长,“不用了,我们先吃,给他们热起来就好。”

    自己养大的儿子自己最清楚不过,只怕这会儿自家那个臭小子正忙着拱白菜,哪里有空吃什么晚餐呢!

    云尚从沙发上站起身,不悦地轻皱眉头,“这小子,饭都不下来吃,太不像话了!”

    苏倩斜睨了他一眼,眼角满是柔情蜜意,“傻子,你之前不也是这样么?谁不是打年轻时过来的呢?”

    云尚看着苏倩晕红的脸颊,原本板着的脸瞬间舒展开来,牵着苏倩的手来到餐桌前,“那就不管他,我们吃饭,等会儿出门走走。”

    苏倩轻轻点头,坐在云尚为她拉开的餐椅上,优雅地用起了晚餐。

    楼下的气氛一派祥和,而楼上仍在激战正酣。

    云昊天强势地拥着荣宝儿,恨不得整个人都侵入她的体—内,让她再也生不出丝毫拒绝的念头。

    这个可恶的臭丫头,必须要好好给她点教训才行!

    让她从头到脚都打上属于他的烙印,让她明白自己这辈子都只能是他云昊天的女人!

    结婚,势在必得!

    荣宝儿虚弱地半睁着眼睛,所有的感官都被云昊天带入了云端,意识昏沉不已。

    看着身下的女人逐渐变得媚眼如丝,云昊天蛮横地横冲直撞,嘴里霸气宣誓着自己的主权。

    “说,还敢不敢拒绝婚礼?”

    “……”

    荣宝儿鼻息溢出抹低吟,只觉得整个人都漂浮在云彩眼里,压根听不清云昊天说的什么。

    云昊天嘴角勾起抹邪魅的笑,“敢不敢?”

    “敢……”

    “是么?”

    云昊天邪气抿唇,看着怀里的女人,忍得额头青筋条条暴起。

    陡然的抽离令荣宝儿觉得无边空虚,茫然睁开眼睛,正对上那双晶亮到炫目的黑眸。

    “还敢不敢?说。”

    这一次,云昊天问得缓慢,不等荣宝儿答话,就再次……

    “呃……”荣宝儿茫然下意识摇头,“不敢……不敢了……”

    得逞的某人这才满意地低下头,狠狠嘬了一口身下小女人粉—嫩的双唇,“这还差不多,记住今天的话,明天就跟我搬去城堡。”

    荣宝儿压根听不懂云昊天说得什么,只知道自己就像被抛上半空中的落叶,飘摇无依地任凭某人予取予夺。

    这场酣战又持续了很久很久,直到荣宝儿终于疲惫地睡去,云昊天这才不舍得放开她,搂着她沉沉睡了过去。

    次日一大早,荣宝儿就被自己肚子的咕噜声给惊醒了。

    她疲惫地睁开眼睛,就看到某人正神采奕奕靠在床边跟她打招呼,“嗨,早安。”

    荣宝儿下意识拉过身上的薄被子,将自己给蜷缩成毛绒绒一团。

    哪怕她已经被他吃干抹净无数次,都做不到赤身坦然面对。

    云昊天哑然失笑,这个小东西,真的太可爱了。

    “大早上的,你就这么诱惑我?嗯?”云昊天伸手将蜷缩成一团的荣宝儿抱在怀里,坏心思地逗—弄着她,“唉,昨晚我那么辛苦,某人居然还欲求不满,真是罪过啊。”

    荣宝儿的脸顿时烧得滚烫,她明明不是这个意思!

    这个可恶的混蛋,就是有本事把黑的说成白的!

    她闷闷出声,“云昊天,你颠倒是非,血口喷人!”

    云昊天笑得肆意,“是么?有本事让我看看你的脸,做贼心虚的人肯定脸红。”

    荣宝儿猛地掀开被子,气呼呼指着自己的脸,“混蛋,我这是被被子给闷得,才会这么红!”

    “哈哈哈哈,”云昊天一把将红着脸庞的荣宝儿拥入怀里,两只手已经不规矩吃起了豆腐,“好吧好吧,就当你是被闷得,这下成了吧!”

    荣宝儿抓住某人正在身上放肆的两只狼爪,狠狠甩开,“讨厌,你蛮不讲理,胡搅蛮缠!”

    云昊天一一点头,“那当然,而且,我还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