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3章 深夜突袭……

    云昊天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桌上的菜肴,心里已然有了盘算。

    看来,廉微的狐狸尾巴快要藏不住了,这是已经下手了么?

    不过云昊天并不担心,因为早在他带着荣宝儿住进城堡的那一天起,为了防范廉微在背后搞小动作,就秘密派了四名保镖潜在暗处紧盯着廉微的动向。

    刚才他并没有看到保镖来汇报情况,看来无论廉微私下里做了什么手脚,显然都并没有成功。

    云昊天儒雅地擦了下嘴角,继续优雅吃起了晚餐,一直到晚餐结束,都没有发生任何的异样。

    吃过晚餐后,云昊天直接去了楼上的书房,耐心等待自己吩咐盯梢的保镖汇报情况。

    果然,他刚进入书房没多久,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

    “叩叩,叩叩叩。”

    两短三长,正是云昊天之前吩咐保镖们敲门的暗号。

    看来廉微真的有自己不知道的小动作,云昊天心下了然,看向门口道,“进来。”

    两名保镖走了进来,剩下两名仍在密切关注在廉微的动向。

    他们两个走到云昊天跟前,低头汇报道,“总裁,今天下午的时候,廉微偷偷进了厨房。”

    “哦?”云昊天饶有兴趣地摩挲着自己光洁的下巴,“然后呢?”

    “因为她警惕心很高,我们不敢跟的太近。不过等她走后我们仔细检查了厨房,发现翠嫂常用的调料里被下了一种罕见的毒药,毒性十分强烈。只需要小小一滴,就可以轻松夺走百十人的性命。我们已经将带有毒药的调料给替换出来,而且确保廉微并没有发现。”

    听完保镖的汇报,云昊天冷冽的眸子里瞬间泛起杀机。

    很好,看来廉微的狐狸尾巴终于要露出来了!

    他就等着她现原形,再给她致命一击!

    云昊天轻轻点了下头,慢悠悠道,“很好,你们继续盯着她的动向,看看她究竟还有什么手段。”

    “是。”两名保镖幽灵般退出书房,按照云昊天的吩咐继续盯梢廉微。

    书房内恢复了平静,云昊天站起来走到彩绘的落地窗前,眼中冷凝成霜。

    廉微,就怕你不出手!

    只要你出手,我绝对让你后悔这辈子来到这个世界上!

    此刻的佣人房内,廉微正焦灼地走来走去。

    她刚才亲眼看着荣宝儿吃了晚餐,而且津津有味,相信再用不了多久,餐厅内就会乱成一团,云家人也将彻底横尸当场。

    只要一想到荣宝儿将会七窍流血而亡,廉微的心里就止不住的舒畅。

    她仅剩的独眼噙满了激动的泪花,无声仰头望天:哥哥,你再等一会儿,我这就送荣宝儿下去陪你!

    只是廉微没想到的是,她在佣人房里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却根本没听到外面有丝毫的骚乱。

    不应该啊,难道全都死了?

    廉微疑惑地走出房间,悄悄来到餐厅旁,发现那里早已经人去楼空,静悄悄一片。

    这是都死了?还是都回去休息了?

    廉微正疑惑着,肩头被人轻轻拍了下,“廉微,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吓了一跳的廉微连忙回头,就看到荣宝儿正笑吟吟站在自己身后。

    “荣……”廉微差点脱口而出质问荣宝儿有没有死,幸好及时改了口,“宝儿姐姐,我还不累,随便走走。”

    荣宝儿牵着曦儿的手朝着卧室所在的城堡走去,“那好,我先送曦儿回去休息,你也别玩太晚,好好休息,晚安。”

    “好的,宝儿姐姐,晚安。”

    廉微硬着头皮说出自己都要恶心百倍的话,这才扭身朝着自己的佣人房走去。

    不可能的!

    她刚才明明把那包药粉亲手倒入了调味料中,不可能没有效用的!

    除非,除非那包药剂根本就没有少爷说得那么有效!

    廉微恼恨地捶了下墙壁,这招不行,看来她必须另想别的办法了。

    原本以为会顺利看到荣宝儿惨死的廉微被现实打击的不行,她闷着头坐在窗户旁,苦苦思索着要怎样才能顺利手刃了荣宝儿。

    可是一直想到天边布满繁星,她都始终没能有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不知觉的,夜色越发深沉起来。

    在窗边坐了好几个小时的廉微终于动了下,起身看了眼时间,发现此时正是凌晨两点半。

    这是夜晚最静怡的时刻,也是人睡得最沉的好时机。

    廉微一横心,推开门走了出去。

    既然下药没有什么效用,倒不如直接过去扭断了荣宝儿的脖颈!

    她相信自己完全可以轻松扭断荣宝儿细嫩的脖子,就像折断天鹅的颈子那么轻松!

    打定了主意,廉微悄无声息地走出自己所在的佣人房,朝着荣宝儿住着的城堡走去。

    婆娑的树影在夜色的掩映下变得招展,平添了几分冷郁的阴沉。

    廉微一路走得无声,就像在夜色中穿行的幽灵,掩藏掉锋利的爪牙,等着在最好的时机发出致命一击!

    整个城堡内都格外的安静,廉微小心避开了两队巡夜的守卫,逐渐接近荣宝儿和云昊天居住的那座圆顶城堡。

    廉微贴着城堡墙根慢慢挪动,时刻警惕着周边的动静,尽量让黑夜遮掩掉自己所有的行踪。

    她抬头看了眼三楼,发现那里只亮着昏黄的灯光,想来荣宝儿早已经陷入了沉睡。

    很好,荣宝儿,今晚就用你的血祭奠我的哥哥!

    廉微嘴角勾勒出一抹冷酷的笑,悄然无息继续往前挪动。

    这座圆顶城堡前守着四名保镖,在现在这个时间段,像廉微这种佣人是绝对不允许再出入的。

    廉微直接放弃从大门进入,来到城堡右侧的一处彩绘落地窗前,悄悄向上推开道缝隙。

    这道窗户是她下午时预留好的,这会儿只要神不知鬼不觉地钻进去,就一定能够手刃荣宝儿!

    复仇的强烈念头驱使着廉微,令她推开窗户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

    随着“吱呀”一声轻响,那扇窗户被廉微轻轻推开,已经明显能够钻进去人。

    廉微冷笑一声,踮起脚尖就朝那扇缺口爬去。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黑暗中跃出,拽着廉微的腿将她给硬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