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490章 仇恨,从这一刻拉开序幕……
    第1490章 仇恨,从这一刻拉开序幕……

    那名男子手脚腕被束缚在墙上,身上所有能看到的地方,都被那些作呕的男女给塞得满满。

    糜、乱的一幕令云尚看得眉头越皱越高,他明显看出这名男子脸上并没有任何欢愉的表情,身上青筋条条暴起,正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虽然那名男子被蒙去了五官,可是却看得云尚越来越担忧,因为那人的身形越看越像他最疼爱的弟弟云毅!

    “爷爷?这是?”云尚不敢置信地问向重病的爷爷,不等他点头,已经确认了视频中那个正在承受野蛮凌—辱的男人,正是自己的亲弟弟——云毅!

    “咳咳,咳……”云老太爷虚弱地咳嗽几声,这才无力地说道,“昨天,我收到了别人邮过来的这部视频,一眼认出了他就是失踪了好几个月的云毅啊!尚儿啊,你到底得罪了谁?他们为什么要用这种不堪的手段来折辱我们云家人啊?!”

    面对云老太爷的质问,云尚自己也是摸不清头脑。

    自己虽然生意上颇有树敌,但是他们也只是背后里憎恨他而已,并没有那个胆量跟他对抗,更不要说用这种下三滥的无耻手段了。

    不过眼下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云尚立即将平板收了起来,并且郑重跟自己的爷爷保证,“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云毅给救出来的!至于这个幕后捣鬼的人,我一定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头发花白的云老太爷缓缓点头,老泪纵横不已。

    他就是被这部不堪入目的视频给气病的!

    云毅是他们云家的子孙,而他们云家声名赫赫十几代,宁死也绝不能遭受这种耻辱!

    云尚此刻的心情跟云老太爷是一样的,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跟云毅联系,还以为云毅是躲去哪里逍遥去了,怎么都想不到他居然会遭受这样的折磨。

    震怒到极点的云尚浑身蓄满杀机,气恼地转身看向跟在身后的随从,厉声吩咐道,“立即找出寄来这部视频的人,还有拍摄的地点!”

    “是!”

    随从正要离去,云尚低声命令道,“慢着,都给我留下活口!我要让他们千百倍尝试下被人折磨凌—辱的滋味!”

    这句话低沉血腥,布满了浓重的杀机,带的室内的空气跟着跌入了冰点。

    一众随从自然不敢怠慢,立即按照云尚的吩咐去办。

    他们带走了那部平板,按照邮寄来的信息找到了寄件人,然而寄件人却说自己只是受人之托,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盛怒的云尚自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那名寄件人,在他身上用了三天刑,终于从寄件人嘴里挖出来一个叫四脚蟾蜍的网友。

    原来这部视频是四脚蟾蜍从暗网里接到的任务,然后又随机分派给了寄件人,目的就是为了混淆视线,令云家人查不出任何的线索。

    云尚抓到线索自然不肯放过,命令自己的随从继续深挖细查,终于在两天后,彻底查清了那帮人的身份背景。

    当云尚的随从将幕后主使的名字说出来时,云尚被惊讶地久久合不拢嘴。

    他怎么都想不到,三年前抱着死去的露丝离去的狄柯斯居然卷土重来,而且卑鄙的没有对自己下手,而是派人绑走了宣城的云毅,然后百般折磨凌—辱!

    “立即找出那个地点,所有参与折磨云毅的,都不要轻易让他们死去!我要让他们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

    云尚的眼里满是嗜血的戾气,恨不得立即找出狄柯斯,将他给碎尸万段。

    三年前他就不该有一念之忍,放了狄柯斯回去!

    当时就应该直接连狄柯斯一并就地正法的!

    在云尚的吩咐下,云家的保镖很快找到了拍摄那部不堪入目视频的地点,抓获了一十三名参与这件事的男男女女。

    深夜,云家人秘密将被折磨了好几个月的云毅送回了云家的城堡内。

    云尚脚步沉重地朝着摆在城堡内的一张担架上走去,眼里早已蓄满了心痛的泪水。

    他的弟弟云毅此刻早已经被折磨的体无完肤,不但没有了站起来的力气,就连神智都变得疯癫不已。

    昔日的弟弟是怎样的一个人,他都知道,他帅气明朗,爱憎分明……

    如今躺在担架上的云毅形容憔悴的像只厉鬼,哪里还有半点当年玉树临风的俊朗模样?

    看着瘦到皮包骨的云毅,云尚心痛地伸出手,想要握住他的手给他安慰,哽咽道,“阿毅,是哥哥没有照顾好你,对不起。”

    担架上的云毅眼神浑浊不已,身上布满了毒品的针孔和各种被器具凌虐过的伤痕。

    他看到云尚伸过来的手,吓得大叫不已,“不要,不要,请你们不要这样对我!”

    这声疾呼像把利刃割在云尚的心上,他眼中的泪水再也无法控制,扑簌簌滚落下来。

    “对不起,阿毅,一切都是哥哥的错。你好好修养,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云尚说着,不忍再看担架上的云毅,立即让人把他送往医院救治。

    他大步朝着跪在不远处的那些混蛋走去。

    地上跪着的,都是这些天肆意侮辱云毅的男男女女,他们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带着唇环鼻钉,一个个黑着眼圈,涂着浓重的眼影,活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唯一与恶鬼不同的是,他们丝毫不敢嚣张,而是畏畏缩缩靠在一起,怕的浑身都在颤抖。

    云尚走过去,从随从身后拿过把***,怒火攻心地冲着那些罪无可赦的人扣下了扳机。

    “砰!砰砰!”

    枪声接连响起,紧接着响起的,是那些人的惨叫讨饶声。

    “我的胳膊,我的胳膊被打断了,好痛!”

    “求求你不要杀我!”

    “不要杀我,这跟我们无关啊!我们都是依着狄柯斯的命令行事的。”

    这些人的胳膊和腿部都被云尚的子弹打穿,浑身血流如注,却不能立即死去。

    云尚的目的就是要刑罚他们,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结果了他们的性命呢?

    他冷眼看着浑身鲜血淋漓的那些混蛋,挥手吩咐城堡里的保镖,“把他们都押到水牢里,伤口随便包扎下,一定不能让他们轻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