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492章 他就是当年的漏网之鱼—但萨…
    第1492章 他就是当年的漏网之鱼—但萨…

    云昊天有些纳闷地抬起头,他还从来没听过自己妈咪用这样郑重的口气说话呢。

    在云昊天的记忆中,苏倩是个性格直爽的女子,脸上永远都是堆着笑容,不会有任何沮丧或者凝重的表情。

    可是刚才她走进书房时,说话的底气明显有几分不安。

    知母莫若子,云昊天立即从书桌后面站了起来,“妈咪,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苏倩向来是藏不住心事的,被云昊天这么一问,眼泪差点滚下来,“你爹地他,被人偷袭了。”

    “什么?”云昊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最近是怎么了,云家到底是被什么人给盯上了?!

    “爹地他现在情况怎么样?我现在就过去!”

    云昊天说着,就快步朝二楼书房走去。

    苏倩跟在身后,亲声道,“他腰上中了两刀,已经包扎好了。具体的,等你去了就知道了。”

    云昊天提起来的心这才稍稍松懈了下,他三步并做两步,很快来到二楼的书房,直接推门走了进去,“爹地,你怎么了?”

    云尚抬起头,看到站在自己跟前的高大儿子时,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真的有些老了。

    他有些疲惫地轻笑了下,“没事,看来真是老了,居然被人用刀给捅了。想当年啊,这些不入流的角色压根就近不了我的身。”

    云昊天来不及听云尚说这些,只关心他的伤口,“爹地,给我看下你的伤势严不严重,我现在就把明朗给喊来。”

    云尚掀起刚包扎好的伤口,轻轻摇头,“没事,只是刀伤而已,不严重……”

    他的话还没说完,眼前一黑,无力倒在了书桌上。

    这下可把苏倩给吓得够呛,眼泪唰啦滚落下来,“老公!”

    云昊天也吓得不轻,连忙将倒伏在办公桌上的云尚给扶了起来,“爹地,你没事吧爹地?”

    他嘴里问着,手已经贴上了云尚的脉搏,发现强劲有力,这才稍稍放心,“没事妈咪,爹地只是暂时昏过去了,我现在就让明朗过来。”

    苏倩明显已经没了主意,只知道一个劲儿点头,“好,好,快叫明朗过来。”

    明朗匆忙被喊了过来,帮昏厥的云尚检查了一番,这才说道,“昊天,云叔叔的体—内有些轻微的毒素,这是导致他昏迷的主要原因。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那些毒素是因为刀伤引起的。”

    “那人居然在刀上涂了毒药?可真够狠毒的!”云昊天气得咬牙切齿,“这种毒药你有没有把握解开?”

    明朗信心满满点头,“问题应该不大,我现在就配制解药,估计到了下午,云叔叔就可以醒过来了。”

    “那好,你快去配制解药。有些事我必须去查清楚,看看究竟是谁在背后搞鬼!等我把他给揪出来,一定让他死无全尸!”

    云昊天说着看向苏倩,“妈咪,刚才爹地有没有告诉你,最有可能偷袭他的人是谁?”

    苏倩得知云尚并没有什么大碍,这才恢复了之前的镇定。

    她擦拭掉脸颊上的泪痕,轻声说道,“刚才倒是提了一句,应该是当年狄柯斯家族的漏网之鱼。”

    “狄柯斯家族?”云昊天从来没听过这个家族。

    “嗯,”苏倩再次点头,将二十年前的恩怨逐一给云昊天讲述了一遍。

    云昊天认真听完,沉吟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妈咪,你不用担心,一切有我呢。现在明朗去配制解药,你先陪着爹地,我这就派人去查清楚,看看那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人到底是谁!”

    苏倩眼下早已经心乱如麻,自然是云昊天说什么她就听什么的,连连点头,“好,那人躲在暗处,我们在明处,防不胜防,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放心吧妈咪,我很快就会回来。”云昊天走出二楼书房,将阿成喊来,命令他务必以最快的速度查清楚,偷袭云尚的人是谁。

    阿成领命而去,云昊天这才朝着书房走去,如今自己的爹地仍在昏迷中,他挂牵地放不开手脚。

    一切,先等他的爹地云尚清醒了再筹谋!

    ——————

    与此同时,在一处阴暗偏僻的楼层内,一名戴着半张骷髅面具的男人正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他的眉头紧紧皱着,似乎在做一场狰狞的噩梦。

    在梦里,高大的他似乎回到了年幼时的模样,成为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幼童。

    他站在甲板上,紧张地看着自己的父亲跟别人对射,手指因为害怕正微微轻颤。

    耳畔枪火四射,死神笼罩了整个游轮,年幼的他第一次深切意识到,自己随时都会死去。

    就在这时,他父亲将一张面具塞进他的怀里,厉声叮嘱他,“但萨!永远记住今天这一幕!如果我死了,一定要为我报仇,为整个狄柯斯家族复仇!”

    没错,这名男子正是但萨,是狄柯斯唯一的幼子。

    梦境中年幼的他惶恐地搂着怀里的面具,然后被管家抱入船舱,躲在了最坚实的防弹舱体—内。

    舱体—内有一扇小小的出气孔,小小的他清晰无比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狄柯斯,疯了似的跟船下的那些人对射。

    然后,随着声震天巨响,年幼的他眼睁睁看着自己高大的父亲被热浪席卷,然后撕成了血肉,纷飞在枪林弹雨中。

    热浪扑面袭来,泪水模糊了但萨的视线,他死死瞪视着眼前的一切,记住了自己父亲惨死的最后一幕。

    原来死亡,是这么的血腥。

    等一切归于平静后,小小的他被管家抱着从防弹舱体—内走出来,眼前是无边的血腥和满地的残肢断臂。

    管家牵着但萨的手,面色凝重无比,“小主人,记住,你是狄柯斯家族最后的血脉。记住今天发生的一切,记住这些血海深仇!等你长大,一定要亲手为老主人复仇!”

    梦中管家的目光是那样的严厉,看得年幼的但萨浑身打颤,不过却没忘了一个劲儿地点头。

    是的,他是狄柯斯家族最后的血脉,以后活着的每一天,都将是为了复仇而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