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493章 二十多年的仇恨缠绕,造就了他钢铁之身…
    第1493章 二十多年的仇恨缠绕,造就了他钢铁之身…

    但萨猛地从沙发上坐起来,才发现额前和后背已经浸透了冷汗,意识到自己又做起了曾做过无数次的噩梦。

    都已经多少年了,他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做过那样的噩梦了?

    是因为昨晚吧?

    昨晚他贴得云尚如此的近,却仍是没能用冰冷的匕首刺穿他的喉咙!

    但萨满是戾气地眯起眼睛,他是狄柯斯家族最后的幸存者,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为了手刃云尚!

    当年云尚走后,并不知道在满是狼藉的海面上,管家抱着他离开了那场修罗地狱。

    他记住了眼前的满地血腥,记住了被灭族的血海深仇,更没敢忘了父亲狄柯斯临死前塞给他的那副骷髅面具。

    这副面具是当年但萨的姑姑露丝临死前戴着的,被当年的炮火削去了一半,只剩下半张而已。

    年幼的但萨将那半具面具塞入怀里,跟着管家搭乘一艘破船离开了S国,从此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他记住了父亲狄柯斯临死前的嘱托,心里暗暗发誓,早晚有一天,要亲手为自己的父亲狄柯斯和姑姑露丝报仇雪恨!

    苦难最能令人成长,在接下来的这十几年中,但萨和管家隐姓埋名,努力苦练枪法和刺杀的身手。

    他的父亲狄柯斯惨死的一幕每晚都在他梦中重现,令他这些年不敢松懈半点,疯了似得严苛要求自己,只想让自己变得无比强大,然后切掉云尚的头,来祭奠自己惨死的父亲和姑姑!

    牢记家族仇恨的但萨很快长成了少年,性格也变得残忍暴戾,阴险毒辣。

    为了能够更加迅速地壮大自己,他改名换姓进入了M国的黑—帮。

    在帮会里,他很快因为冷酷无情的杀戮手段,以及刀枪不入的狠戾本事,坐上了有实权的第二把交椅。

    所有人都对他敬畏不已,尊称他为黑塔。

    这些年来,他帮帮会做了不少罪大恶极的事,不仅收服了许多手下,还学会了淬炼毒药,并且在不久前成功炼制了焚寂三号。

    这种毒药,是但萨专门用来培养死士的毒药。

    服用这种毒药的人,将会完全听命于主人,不管多么艰难的任务,都会不择手段去完成。

    并且在完成任务后,死士就会咬破嘴里的牙齿,引燃体—内的黄磷,自燃焚体。

    这样就能消灭掉所有的线索,令对手摸不清任何头绪。

    成功炼制好焚寂三号后,但萨就开启了针对云尚的复仇计划。

    他永远无法忘记自己的父亲狄柯斯在自己面前被炸得血肉横飞的一幕,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要血债血偿!

    但萨密切关注着云尚的动向,自然也没有漏掉对云昊天的监视。

    几个月前,宋翎找到他的时候,他才知道宋翎的仇人是云尚的儿子。

    很好,他们有共同的敌人,那么就让他们来共同对待。

    他给了焚寂三号让宋翎成为廉微的听命人。

    廉微之前吞服的毒药,就是他一手炼制的焚寂三号!

    只是,廉微的动作实在太慢,慢到但萨失去了所有的耐性。

    他无法忍受云尚就近在眼前,却只能在暗处看着他过得安稳的折磨!

    就在昨晚,他探查到云尚深夜外出跟旧友聚会,看着喝得醉醺醺的云尚出来,再也忍不住心底的戾气,靠过去给了云尚几刀!

    只是可惜的是,但萨低估了云尚的实力,即便他出手狠辣迅速,也只是刺中了云尚的腰肋而已,并没有能顺利要了他的性命。

    原来他还没有老,而自己的父亲却死了二十几年……

    下一次,哼哼,他一定会让云尚父子血债血偿的!

    但萨从房间里走出来,无声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他刺杀云尚时戴着那半块骷髅面具,肯定会被云尚给意识到身份的。

    不过没关系,就算他意识到了又如何?依旧找不到他的任何影踪!

    傍晚时分,在明朗解药的效用下,云尚终于渐渐恢复了神智,神情疲惫地醒了过来。

    他幽幽睁开眼睛,就对上苏倩担忧的视线。

    她的眼里满是担忧和关切,脸上的容颜美丽一如往昔。

    “老婆……”

    云尚低低出声,苏倩立即握住他的手,“感觉好些了没?”

    “嗯,”云尚轻嗯了声,之前那种眩晕感似乎缓解了不少,就是腰肋间仍有些刺痛。

    不过这点小伤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云尚挪开视线,看向守在一侧的云昊天,缓缓问道,“查清楚了么?那人应该是狄柯斯当年的儿子,现在长大成—人,回来找我寻仇了。”

    云昊天沉稳点头,“阿成已经查清楚了,袭击你的人,是M国黑—帮里有着“黑塔”名头的但萨,就是狄柯斯的儿子。他行踪飘忽不定,为人心狠手辣,我已经派人去追踪了。”

    云尚没有出声,之前他看到那副熟悉的骷髅面具时,就知道它是狄柯斯家族的标志,猜出了袭击他的正是当年的漏网之鱼。

    看来当年他还是太仁慈,没有及时斩草除根,这才给自己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云叔叔,你身体还有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明朗走过来,轻声叮嘱着云尚。

    明朗这一整天都忙着给云尚配制解药,之前他并没有把云尚中的毒当回事,直到真正去调配解药时,才发现这种毒剂十分罕见。

    他一连调配了十几种解药,都不能顺利将这种毒剂给完全清除掉。

    因此云尚一醒来,明朗就立即过来询问他身体的状况。

    云尚早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完全恢复,不过为了不让苏倩担心,他淡然地摇头,“暂时没觉得有什么,挺好的。”

    “那云叔叔,我先帮你检查下—身体,怎么样?”明朗说着,就耐心帮云尚检查起了身体。

    随着各项检查的进行,明朗的眉头越皱越高。

    他之前就隐约猜到自己并没能完全解开云尚体—内的毒,如今看起来,确实证实了这种猜测。

    看来云叔叔只是不想让苏阿姨和昊天担心而已,明朗倍感压力,检查完云尚的身体后没有再多说什么,离开书房继续去研究解毒剂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