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02章 将老子伺候舒服了,就给你报仇…
    第1502章 将老子伺候舒服了,就给你报仇…

    阿成惭愧地低下头,“总裁,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当初我们都被警方给骗了,任玲她并没有死,而是宋一曼买通了狱警造出来的假象。现在的宋翎就是当年被送进监狱诈死出来的任玲!”

    听着阿成绕口令一般的说辞,云昊天的脸色阴沉下来,“她居然没死?”

    “是的,属下抓住宋一曼后,就立即去了警局调集当年任玲的死亡记录,这才发现她根本就没有死!现在还变更成男人的身份秘密生活在城南。”阿成越说声音越低,“只是属下带人去城南宋家时,并没有能抓住任玲,是我办事不力。”

    “哼,”云昊天轻哼了声,眼眸里杀机四起,“你确实办事不力,回头记得去领罚。还有,尽快抓住任玲,查清楚她怎么会跟但萨勾结在一起的!”

    这个该死的任玲,真的是个该千刀万剐的祸害!

    当初她想要伤害宝儿没有成功,如今居然和她的母亲勾结了但萨来对付他?更是罪该万死!

    “云昊天,你毁了我们的家,毁了我们原本平静的生活!”宋一曼听到云昊天还要派人抓自己的女儿,气得破口大骂,“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害得我们家破人亡,你会遭报应的!”

    “是么?”云昊天凌然不惧地瞪视着宋一曼,“跟你们比起来,我只是班门弄斧罢了。论起报应,你们现在不是已经尝到了自己酿的苦果了么?告诉你,不属于你们的东西,费尽心机也是白搭!”

    “放屁!云昊天,你这个……”宋一曼咒骂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阿成利索的给卸掉了下巴。

    阿成冲着一旁的保镖挥手,“把她的嘴巴给堵上,如果再敢骂,就剪掉舌头!”

    “看管好她们,依着任玲的性子,肯定会来救人的。那就做好请君入瓮的准备吧!”

    云昊天叮嘱完这些,就转身离开了水牢。

    这里的气味太过熏人,他一秒钟都不想再多待。

    与此同时,在偏僻的一处民宅不远,任玲的身影遥遥出现。

    她还穿着身为宋翎时的贵族少爷服饰,只是上面布满了褶皱,头脸上也风尘仆仆的,再不见当初的半点贵气。

    任玲为了来到这儿,足足走了四个多小时,早已经累得精疲力尽。

    她慢慢走到门口,缓缓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民宅内静悄悄的,任玲也只是来过两次而已,对这里还不怎么熟悉。

    她摸索着往前走,在路过一间房转弯时,被人用胳膊勒住脖子,猛地往后拖去。

    任玲被吓了一跳,很快恢复正常。

    因为她知道在这里的只有但萨,而凭着但萨那狡黠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再让其他人接近这范围三米之内的。

    果然,下一秒任玲的耳垂就被湿腻腻的舌头裹住,耳畔响起了阴测测的声音,“你来这儿做什么?”

    任玲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想起自己被但萨凌虐时的恐怖。

    她下意识朝后面退了一步,躲开但萨那暧—昧的姿势,这才气冲冲道,“你之前给的什么焚寂三号,根本就没有用!你还说什么研制成功了,那为什么廉微不但没能杀了云昊天,还把我的家都给端了?!”

    但萨阴险地盯视着宋玲,一脸的不信,“不可能,只要吃下焚寂三号,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不可能?我特么差点被云昊天给抓走了!你知道他的手段有多么毒辣么?”

    任玲越说越生气,胸脯被气得剧烈起伏着,“当年我如果不是被他逼得走投无路,又怎么可能会遇到你?怎么会成为你的,你的……”

    “我的什么?说啊!”息怒无常的但萨盯着宋玲不停起伏的胸口,脑海中想起了之前压住宋玲的美妙滋味。

    他喉结滑动了下,将宋玲说不出口的话给说了出来,“你是不是准备说,成为了我的玩物?”

    宋玲原本正气得不行,却在看到但萨虎狼般的眼神后后知后觉怕了起来。

    她连忙摇头往后退去,“不,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

    再没有谁比她更了解但萨的暴戾和变—态了,她宁愿重新回到监狱里,也不想被但萨给凌虐!”

    “误会?呵呵,误不误会的,老子还真的很久没能爽爽了!”但萨说着目露凶光,一把抓住吓得脸色苍白的宋玲,将她扛在肩头,朝着屋内走去。

    宋玲吓得浑身颤抖,连声求饶道,“不,不要,求求你不要。”

    但萨反而笑得更加猖狂,“你为什么总是学不乖呢?在男人耳中,你的不要才是真正的邀约!”

    说着,但萨就扛着宋玲三两步走回到自己住的房间内,粗暴的将她给丢在床上。

    任玲被摔得七荤八素,还来不及爬起,就被犹如饿虎扑食般的但萨给重重压在了下面。

    但萨眼里满是不加掩饰的欲、望,大手粗暴撕下了宋玲身上的西装,随意丢在地上,“女人,等伺候老子爽够了,再去给你报仇!如果你那个徐娘半老的妈咪还没死的话,到时候可以跟咱们一起快活!”

    衣服被撕坏的宋玲再也无法控制内心的恐惧,回忆起了自己被但萨反复凌虐的惨痛过来,不由惊呼出声,“求求你放过我,可不可以放过我?”

    “我放过你,谁又放过我呢?”但萨才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他粗鲁地抓住宋玲刚被扯散的头发,甚至都来不及撕掉她所有的衣服,就重重冲了进去。

    “唔……”

    任玲痛苦地皱起眉头,眼泪瀑布般倾泻而下。

    之前她刚遇到但萨后,就被他给玩得半个月下不了床,这次只怕也难逃一劫……

    不和谐的声音在小小的房间内回荡着,中间夹杂着任玲低泣的求饶声,反而刺激的本就残暴的但萨越战越猛,用手在任玲果露的肌肤上掐出一道道青紫的痕迹。

    这是场令人不忍直视的强b,柔弱的任玲压根就不是但萨的对手,很快就被他折磨的就只剩下半条命。

    她怎么也没想到她这一生就这样毁了又毁……她的人生彻底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