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07章 让她们走, 她们肯定会投奔但萨…
    第1507章 让她们走, 她们肯定会投奔但萨…

    而现在不去追难道让任玲母女就这样跑了!

    云昊天嘴角勾起一抹笑,他怎么可能让她们跑了。

    他故意让她们离开,这个时候任玲只会投靠但萨。

    那个但萨没有落网,也找不到他的下落,他似乎藏的很紧。

    任玲这会儿带着宋一曼逃出去,不会去找别人,肯定会回到但萨的身边。

    到时候,就是他收网的时候了!

    管家已经明白云昊天的意思,对他更是佩服不已,“少爷,我就这就带人跟着。”

    夜色静寂如海,灰头土脸的任玲扶着昏沉沉的宋一曼,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心急如焚。

    她一边走一边警惕地回头,身旁会被云昊天的人给重新抓回去。

    刚才那惊魂的一幕吓得任玲差点少了半条命,幸好她将炸药解开的快,否则真的要跟着廉微一同死在那阴森可怖的地下水牢里了。

    那个廉微真是又笨又蠢,居然疯了一般夺走炸药,想要拖着她一起死?!

    呵呵,她任玲早已经从地狱里爬出来了,在云昊天和荣宝儿没死前,怎么敢这么早死去呢?

    她的一生早就被毁了个彻底,就算与魔鬼为伍,也一定要搅得云昊天后半生不得安生,搅得荣宝儿永无宁日!

    任玲心里恨恨地想着,扶着昏沉沉的宋一曼走得艰难。

    昏暗的夜色华凉如水,原本昏迷的宋一曼被扶着走了好打一会儿路,终于幽幽醒转。

    她有些茫然地睁开眼睛,看到搀扶着自己的任玲,惊愕地叹气,“玲儿?妈咪居然看到了你?是因为死了么?”

    任玲被说的鼻头一酸,“不是,妈咪,你还活得好好的,我把你从地下水牢里救出来了。”

    宋一曼惊愕地顿住脚,“我自由了?玲儿,你怎么做到的?”

    没有谁能比宋一曼更了解地下水牢的阴森坚固了,她被关进去好多天,一度以为自己这辈子都可能要老死在里面。

    任玲眼里闪过狠戾的决绝,将当时的情况简单复述给宋一曼听,“我带了炸药去的,云昊天不想被炸死的话,就必须放我们离开!”

    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宋一曼却听出了里面的惊心动魄。

    她不是小孩子,知道云昊天绝对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如今自己的女儿能够带着自己离开那里,足可以证明当时的情形有多么的凶险。

    宋一曼眼前闪过女儿要查炸药与云昊天对峙的一幕,心疼不已,“玲儿,是妈咪没用,还要害得你用性命做赌注……”

    自从任玲的爹地死后,她们母女俩相依为命,这才发现世道居然是如此的艰难。

    宋一曼偏激地想着,却从来没想过自己和任玲做得有什么不对。

    看着伤感的宋一曼,任玲来不及多说什么,只顾着连声催促她离开,“妈咪,现在还不是说话的时候。我们刚离开那处城堡没多远,必须加快脚步,免得被云昊天的人给追上。”

    “对对对,我们赶紧走!”宋一曼只要一想到云昊天的冷酷,就吓得浑身颤抖不已,恨不得生出双翅膀来飞走,“快些,一定不能再被云昊天给抓回去!”

    母女俩不敢再多说什么,仓皇着在漆黑的夜色中奔逃着,身形恐慌不已,好几次都差点摔倒在路上。

    她们一边往前拼命赶路,一边庆幸并没有被追上来。

    却不知道城堡里的管家悄然带着人,紧紧跟在她们身后几十米处。

    任玲和宋一曼半点不敢停歇,在夜色中疲于逃窜,直到天边蒙蒙亮时,终于来到了海边。

    管家带着人不敢靠近,躲在远处向云昊天汇报情况,“少爷,她们已经逃到了海边,看情况是想要偷渡离开这儿。”

    云昊天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你守在原地,我立即让阿成过去接应你。”

    “是。”管家闻声挂断电话,躲在远处继续监视着任玲和宋一曼。

    跑了几乎一夜的母女俩看到终于来到海边,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瘫软躺在满是鹅卵石的海边,累得气喘吁吁。

    “太好了,现在离城堡那么远,终于不用担心云昊天再追上来了!”宋一曼满脸都是劫后余生的窃喜。

    任玲也觉得自己累得几乎没了半条命,“没错,看来我们终于甩掉了他们!不过现在还不能松懈,等下会有船过来,我们立即乘船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明明已经逃到了海边,任玲心里却仍是觉得有些心惊肉跳,总觉得很不踏实。

    她暗自嘲讽自己太怯懦,居然会被云昊天给吓成这样,可能是因为刚才跑得太厉害,所以心里才这么不安稳吧!

    听到可以乘船离开,宋一曼这才稍稍放心下来。

    被关在水牢里的那几天成为了她一辈子的噩梦,她宁愿死也不愿意再被关进去了。

    母女俩疲惫地躺在鹅卵石上躺了半个多小时,海边偷渡的私船终于摇了过来。

    这是任玲昨晚就联系好的,只等到了时间,就送她们离开这儿。

    任玲听到水声,撑着酸痛的肢体坐起来,伸手将仍躺着的宋一曼拉了起来,“妈咪,我们的船终于到了。”

    宋一曼立即面露喜色,“到了好,到了好啊!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没错,咱们走吧!”任玲搀扶着宋一曼来到那条私船上,对摇船的船家低声吩咐,“立即带我们出海,离开这儿。”

    “好嘞,”船家满口答应下来,随口问道,“既然收了你的钱,自然会送你去你想去的地方。你要去哪儿尽管吩咐。”

    任玲扭回头,看向身后那些比人还要高的海边植被,轻声道,“送我们去S国港口。”

    “行,你们坐稳,咱们出发!”船家悠然点头,用竹竿撑起渔船,慢慢朝着大海深处划去。

    这艘不大的渔船渐渐驶离岸边,在即将到来的黎明的晨曦中,载着任玲和宋一曼,朝着港口的方向驶去。

    上了船后,蜷缩在船头的宋一曼很快沉沉睡去。

    她毕竟上了年纪,又因为急于逃命跑了大半宿,这会儿确认自己终于安全,就不管不顾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