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08章 贱人, 你泄露了老子的藏身之处…
    第1508章 贱人, 你泄露了老子的藏身之处…

    任玲却怎么都睡不着,心里百感交集。

    当初她带着妈咪衣着光鲜地坐游轮回来,如今却不得不狼狈地乘着小渔船逃离。

    呵呵,这一切都是被云昊天给逼迫的!

    任玲想到这儿,眼里闪过仇恨的光芒,嘴里咬牙切齿道,“云昊天,我任玲这一辈子,跟你不死不休!”

    这句话很快被海风给吹散,渐渐远去的渔船带走了满身戾气的任玲。

    天大亮的时候,船家已经载着任玲离开了E国,划向S国的海面。

    任玲却在这时指着S国和E国的交接处,指示船家朝那里划去,“我们不去港口,转向那里。”

    船家随即调转船头,“去哪儿都行,反正钱你已经给过了,我肯定会把你们给送到。”

    任玲冷着脸没答话,这个船家是她临时找的,心里并不信任。

    之前临上船时,她并没有告诉他确切要去的地方,这会儿才突然调转方向。

    在任玲的引导下,船家将她们送到了跟S国接壤的E国边境,在一片荒芜的海边靠了岸。

    任玲从身上解下个小巧的口袋,丢给没有上岸的船家,“这是你的另一半酬劳,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当然,祝你一路顺风。”船家接过那枚小钱袋掂了掂,笑着挥手跟任玲道别。

    渔船很快按照原路返回,任玲心里却隐隐有几分不安。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刚才那名船家笑得有些过于灿烂了些。

    可能是因为自己给了他很多钱的缘故吧!毕竟那些钱可以保证他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了。

    任玲将这些没有的思绪甩出脑海,催促跟她一同上岸的宋一曼,“妈咪,咱们走吧!”

    宋一曼看着眼前荒芜的海滩,有些失望地垮下肩膀,“玲儿,我们不是要去S国的码头么?怎么来到这么个破地方?”

    任玲快速扫视了下四周,这才小声说道,“妈咪,这里就是但萨的大本营。没人知道他藏身在这里,我们只有躲在这儿,才是最安全的。”

    宋一曼想起云昊天那无孔不入的手段,立即赞同地点点头,“没错没错,还是这里最安全。”

    “所以等下你说话时一定要注意,不要惹怒了但萨。”

    任玲的口气有几分悲凉,“妈咪,你要记得,不管等下遇到什么,都没有活着重要。唯有活下去,我们才能有机会复仇。”

    宋一曼不明白自己的女儿为什么突然失落,她是知道但萨的,也知道他跟自己的女儿关系很不一般,不然也不会给女儿那么多钱,让她们潜伏在E国。

    既然他们之间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为什么自己女儿提起但萨时,眉间却藏着怎么都掩盖不住的畏惧呢?

    宋一曼的心不由沉了下来,看来她们是刚出虎穴,又入了狼窝。

    可是眼下已经没有第三条路可选,眼前的路再艰难,也必须要咬牙走下去。

    宋一曼想通了这点,笑着给任玲鼓励,“傻孩子,放心好了,妈咪活了大半辈子,什么风浪没有见过?走吧,不管前面是什么,妈咪都不会搞砸的。”

    任玲僵硬地点点头,满心酸楚地领着宋一曼继续往前走去。

    她走得胆颤心惊,比起云昊天来,她心里其实是更惧怕但萨的。

    如果说云昊天是不能招惹的君王,那但萨就是潜伏在黑暗中的恶魔。

    他毫无廉耻和人性,被惹急了绝对会将对方啃噬的尸骨不存!

    可是眼下她必须依仗但萨的力量才能安全,根本没有资格去计较鱼恶魔为伍。

    只是,但萨到底会用怎样的手段对她,她的心里还真的没谱……

    任玲边走边想起但萨凌—辱自己时那些污言秽语,以及说过的要拉着自己妈咪一起快活的无耻言论,心沉到了谷底。

    可是眼下,她真的没有办法选择了啊……

    妈咪,对不起,如果但萨真的对你做出那么无耻的事,我该用什么来保护你?

    任玲悄悄看向对此毫不知情的宋一曼,心里满是不安的愧疚。

    如果自己的妈咪真的遭到但萨这样的对待,那她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

    就在任玲百感交集时,走在荒芜海滩上的她们,突然被十几条枪给围了起来,“站住!再走我们就开枪了!”

    任玲举起手,声音灰败无比,“告诉但萨,任玲回来了。”

    宋一曼立马学着任玲的样子举起手,“对对对,我们是来投奔但萨的。”

    围住任玲和宋一曼的,正是但萨平时负责巡视海滩的手下。

    他们中间有认识任玲的,知道她是他们首领的女人,立即将他们朝着隐蔽的基地带了过去。

    很快,他们就带着任玲和宋一曼,来到了藏身在S国北部贫民窟的基地。

    但萨看着悄然离开,然后带着宋一曼回来的任玲,大步走到她身边,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你这个蠢货,既然离开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任玲设想过见到但萨后的无数种可能,却怎么都没想到,她会被但萨在众目睽睽下甩了一巴掌,尤其还当着她妈咪的面!

    她的嘴角被打得渗出血迹,右脸很快浮肿出五根手指印,却只能捂着火辣辣的脸小声解释,“我独自救出妈咪,只能带着她来到这儿。”

    “愚蠢的女人,你难道就不怕中了云昊天的诡计?他但凡有点头脑,只需要派人紧跟在你后面,就能顺利摸到我这儿!”

    但萨暴跳如雷,一脚踹向任玲的肚子,将她踹飞了出去,“你要是把尾巴带过来,泄露了老子的藏身处,老子弄死你!”

    任玲被踹飞三米远,然后重重摔在地上,捂着被踹痛的肚子脸色煞白,“我当时是炸毁了水牢跑出来的,甩开了云昊天他们,而且来的时候后面并没有人跟踪。”

    “蠢货就是蠢货!你***就不能长点脑子?他如果存心想放长线钓大鱼,会被你发现?”

    但萨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性,恨不得再冲上去给任玲几脚,活活踢死这个没用的女人。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三两步来到任玲身旁,扬脚就是一记重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