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10章 做最后垂死挣扎的宋一曼和任冷…
    第1510章 做最后垂死挣扎的宋一曼和任冷…

    阿成却没有那么傻,他来之前就被云昊天吩咐过,说但萨浑身带毒,绝对不能跟他近身搏斗。

    因此,面对但萨的挑衅,阿成不屑地摇头,“老子是直男,对你没性—趣,是不是男人也不需要你证明!”

    说着,阿成一扬手,团团将但萨围住的保镖们立即抛撒出一张大网,将但萨成功困住。

    但萨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杀伐了半生,居然连架都没打,就被张渔网给牢牢束缚住,气得破口大骂,“妈的,你们这些小人!有本事放老子出来打一场,这样算什么本事?!老子不服!”

    阿成等众人将但萨用渔网捆得不能动弹,这才轻蔑地走过来,一脚踩在他头上,“我们是来要你的命的,谁稀罕你的服气?跟你这种浑身带毒的败类,必须要用非常手段才行。”

    “放开我!你们这些混蛋,快放开老子痛快打一场,你们这些没种的玩意!”

    但萨继续叫嚣着,恨不得将眼前的阿成给碎尸万段,“老子记住你了,等我出来,一定要弄死你!将你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这还真是个好主意。”阿成压根不理会但萨的挑衅,巧妙的用脚踢向但萨的下巴,将他的下巴给卸了下来,“终于不吵了,世界真安静啊!”

    但萨的下巴被踹下来,痛得额头渗出冷汗,闷哼了声昏了过去。

    阿成不屑地吐了口唾沫,“呸!这种尿性也配当扛把子?!毒呢?嗯?不是制毒高手么?你特么的把毒放出来啊!”

    就在这时,一架飞机盘旋而下,停在了不远处。

    等飞机停稳,云昊天从里面走了出来,衣着光鲜的他气场大开,宛如盛世君王。

    阿成立即向云昊天高声汇报,“总裁,我们已经顺利抓住了但萨,这都要多亏了你之前发过来的传真。”

    云昊天慢慢走过来,看了眼躺在地上,几乎被渔网捆成粽子的但萨,这才转头看向阿成,“这样做是对的,但萨阴险狡猾,绝对不能给他半点可趁之机。”

    “放心吧总裁,我卸掉了他的下巴,他痛昏过去了。”

    阿成的话音刚落,刚才还躺在地上昏死的但萨居然从地上暴起,攥着把锋利的匕首捅向云昊天。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谁也不知道但萨是怎么割断了那些渔网,又是从哪儿掏出来的匕首!

    阿成甚至连惊呼都没来得及发出,就看到但萨持刀捅向云昊天!

    就在千钧一发之刻,只见云昊天临危不乱,伸手握住但萨刺过来的手腕,然后一带一送。

    “咔嚓!”

    “噗!”

    骨头的脆响声过后,是利刃入肉的沉闷声响。

    只见但萨的手腕硬生生被云昊天折断,然后被云昊天握着断掉的手腕,将利刃刺—入了但萨自己的胸膛!

    那把匕首太过锋利,刺—入胸膛都没有手腕的痛来得迅速。

    但萨的下巴被卸掉,只能发出呜呜呜的痛呼,然后身形踉跄地后倒在地上。

    这惊险的一幕看得阿成满头冷汗,连忙冲上去狠踹向但萨,直到将他踹得奄奄一息,这才愤愤不平停下来,“混蛋!差点就被你骗过去!”

    幸好他家总裁身手绝佳,不然但萨刚才的偷袭,根本就不可能躲得过去!

    云昊天一脸淡定,仿佛刚才被偷袭的人并不是他似得。

    他优雅地从口袋里掏出真丝手帕,轻轻擦了下手,然后将手帕丢在了但萨的脸上,“你太脏,不配跟我打!”

    完全被碾压的但萨只剩下微弱的气息,这会儿又被云昊天给奚落,气得一口血从口中喷了出来,染红了脸上洁白的真丝手帕。

    在场的人没谁同情他,反而都对他投来鄙夷的目光。

    阿成静静听了会儿,发现但萨老巢的枪声渐渐停了,这才恭敬向云昊天请示,“总裁,看来那些但萨那些余党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嗯,我们过去看看。”云昊天淡然应了声,在阿成的带领下,朝着但萨的老巢走去。

    奄奄一息的但萨则被人头下脚上地拖着前行,身后留下触目惊心的血迹,那是从他胸口流出来的。

    刚才的他逃出来时走得有多惬意,这会儿就有多狼狈。

    不过这些但萨已经来不及体味了,因为他已经只剩下了半口气而已,随时都有可能断气。

    云昊天他们走了一会儿,就来到但萨的老巢,站场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除了满地的残值断臂,还有几十名被俘虏的但萨手下。

    阿成走过来请示云昊天,“总裁,我们在地下室发现了被绑着的任玲和宋一曼。”

    “带过来。”云昊天冷声迎了句。

    “是。”阿成冲不远处的保镖挥手,“把她们带过来!”

    等任玲和宋一曼跪在云昊天面前时,百感交集,不胜唏嘘。

    她们突然很庆幸云昊天的到来,因为随着但萨的覆灭,她们也免于被羞辱的浩劫。

    看着高高在上的云昊天,任玲这时候才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和云昊天之间的距离是那么的遥远。

    他是高贵不可侵犯的商业帝王,而此时的她,却卑贱的犹如污泥。

    任玲再也说不出半个字,甚至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

    她就那样直直凝视着云昊天,想要将他的身影深深印在心底。

    直到这一刻,她才深深意识到,自己之前有多恨云昊天,此刻就有多爱他!

    他始终都是自己烙印在自己心上的刻骨铭心,无法抹去,只能欺瞒自己去痛恨!

    宋一曼却没有任玲那么复杂的心情,她忙着向云昊天磕头求饶,“昊天,看在我曾经是你妈咪好朋友的份儿上,求求你放过我们母女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跟你作对了!”

    云昊天却没有做声,而是挥手命令阿成,“给她们给痛快吧!”

    有些人注定不配得到谅解,否则招来的,将是更加歇斯底里的复仇。

    云昊天不想给未来埋下任何隐患,唯有死亡,才是告慰他那些无辜惨死的手下的唯一慰藉。

    “不,求求你不要杀我!只要你放了我,我愿意给你们做牛做马,不要杀我,不……”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