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1章 但萨落网……

    宋一曼和任玲拖了下去,伴随着一声枪响,结束了她罪恶的一生。

    任玲反倒没有宋一曼那么歇斯底里,她看了眼软软倒地的妈咪,用手拢了下自己耳畔的碎发,淡定看向持枪的阿成,“请给我留最后一丝尊严,不要打爆我的头。”

    即便要死,她也想在他面前死得有尊严一些!

    阿成微微点头,这么简单的要求,他自然可以满足。

    “砰!”

    枪声再次响起,任玲并没有觉得痛,反而觉得太阳穴有些灼—热,然后整个世界都天晕地转了起来。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

    真好,终于不用再带着得不到的恨活下去了……

    任玲的眼睛缓缓闭合,所有的过往都随着生命的消散一笔勾销。

    阿成命令手下们将任玲和宋一曼的尸体装进裹尸袋,这才走过来请示云昊天。

    “总裁,任玲和宋一曼已经伏法,但萨要怎么处理?”

    “到底是故交一场,把她们运回去掩埋了吧。”

    云昊天轻声说道,然后仰头看向天幕,“至于但萨,乔斯洛之前说他会亲自带走,相信这会儿应该到了的。”

    云昊天的话音刚落,飞机的盘旋声就自他耳畔响起,十几架军用飞机缓缓自天幕落下。

    身着迷彩军装的乔斯洛从停好的飞机内跳下来,信步走到云昊天跟前,“真有你的,居然真的抓住了但萨,要知道我们军方已经通缉了他七八年!”

    “这都要靠你发来的传真,不然也不会这么的顺利。”云昊天淡然答了句,并没有半点居功自傲。

    乔斯洛笑着捶了云昊天一锤,“得了,咱们也别互相吹捧了!拿下了这个心腹大患,跟我去痛快喝一场!”

    “好!”云昊天豪气万丈,一口答应了下来。

    乔斯洛满意地点头,对自己的手下招手,“将但萨用直升机带走,还有他的那些手下,全部上镣铐关到重刑犯监牢里去!”

    “是!”

    身着迷彩服的士兵们立即按照乔斯洛的要求,将奄奄一息的但萨牢牢铐了起来,然后装进一个大铁笼抬上了飞机。

    至于但萨的那些手下,也被带上了镣铐,统统被飞机运走。

    等处理完一切,云昊天命令阿成将但萨的老巢一把火给烧了个干净。

    反正这里地处荒芜的贫民窟,除了但萨再没有别的人居住,烧了反而痛快。

    在火光中,云昊天和乔斯洛结伴跳上了停靠在海边的游轮,惬意地靠在船头对饮起来。

    乔斯洛笑得豪爽,仰头将手里的红酒一饮而尽,“我们真的有好多年没见了,兄弟,你最近如何?”

    云昊天跟着举杯饮尽,这才跟着笑道,“托你的福,我不但找到了心爱的女人,还有了全世界最可爱的女儿。”

    “真的?”乔斯洛很为云昊天高兴,开心地捶了他胸口一拳,“可以啊,动作够快的!我当年就说了,这个世上并不是只有念恩一个,还有许许多多好女人的。”

    听乔斯洛提起乔念恩,云昊天恍然隔世,如今的他居然连念恩的模样都记不清了。

    “是啊,我当年太过执着,好在现在已经释放了自己的心,也终于找到了愿意跟我共度一生的女人。”

    云昊天十分感慨,举杯问向乔斯洛,“对了,乔叔叔和颜阿姨身体好么?你怎么样?还有念恩和杰克他们呢?”

    “他们身体棒极了,忙着满世界的溜达。念恩她很好,心儿越来越漂亮优雅,肯定像极了念恩小时候的。杰克和小菊已经有了二胎,正忙着当全职奶爸。至于我嘛,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地,也比之前更忙了。”

    乔斯洛说着笑了起来,“我们大家都比你多个宝贝,你也要给力些,赶紧迎头赶上才行呢!”

    云昊天笑着点头,“那当然,不但要赶上,还要超过你们!我们云家的基因可不是盖得!到时候婚礼请你们,我们再好好聚一聚!”

    “好啊,原来是先上车后补票,不知道坑了哪家的姑娘。”乔斯洛笑着摇头,然后衷心道,“祝你幸福。”

    云昊天再次斟满两人的酒杯,“好!我们都要幸福,长长久久幸福下去!”

    两人开心的笑声伴着酒香在海面上回荡,飘出很远很远,经久不散。

    顺利将被逮捕的但萨交给乔斯洛后,云昊天就带着人折返回了城堡。

    他们风尘仆仆回到城堡外,还没来得及进去,就看到荣宝儿正翘首以盼站在薰衣草花田后。

    她穿着一身跟薰衣草花田相得益彰的粉、嫩套装,整个人看上去就像花中精灵般楚楚动人。

    云昊天索性从车内走出来,顺着薰衣草花田,朝着荣宝儿走去。

    看到云昊天大步朝自己走来,荣宝儿脸上顿时露出笑容,跟着迈起步子,朝着云昊天快步走来。

    此刻正是日暮时分,天边的火烧云映红了大半个天空,薰衣草的芬芳几乎充斥了整个世界。

    在如火如荼的绚丽花海中,荣宝儿和云昊天终于在路径中央相逢,然后荣宝儿轻轻一跃,扑入了云昊天的怀抱。

    “你终于回来了,谢天谢地!”

    荣宝儿欣喜的感触令云昊天朗声笑得开怀,“当然,我答应了要回来陪着你。”

    说着,他抱着荣宝儿在花海路径中旋转起来,贴近她耳畔说的深情款款,“这辈子你都别想抛下我。”

    荣宝儿的世界幸福的天旋地转,整个人信赖地窝在云昊天怀里,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别离后的欣喜。

    云昊天离开的这两天,她虽然嘴里没说什么,心里却担忧他的安危担忧到睡不着,生怕云昊天会中了但萨的歹毒诡计。

    当他神情俊朗出现在自己眼前时,那一刻荣宝儿真的感觉到整个世界都明朗了。

    她这时才意识到自己一直隐藏的心意,明白了不知觉的,她已经依赖这个男人成为了习惯,悄然无声被他偷走了心。

    云昊天抱着荣宝儿转了好几圈,这才拥着她大步朝着城堡走去,边走边偷偷咬着荣宝儿的耳朵,“想我没?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