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2章 赌徒父亲出现了…

    他沙哑的声音,荣宝儿心都融化了。

    “讨厌。”

    荣宝儿害羞地闭上眼睛,安心窝在云昊天怀里,心里悄然无声道:能顺利回来,真好。

    云昊天低头凝视着怀里娇羞的小女人,心情格外舒展,“讨厌什么?嗯?”

    荣宝儿再也不敢说话,决定窝在云昊天怀里装死,一张脸却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

    两人回到城堡,曦儿正好被管家接了回来。

    她看到云昊天,立即像鸟儿般飞奔了过来,“爹地!”

    云昊天轻轻放下怀里抱着的荣宝儿,弯腰将曦儿抱着举起,笑得一脸慈爱,“曦儿真乖!”

    曦儿伸出小手,抓了抓云昊天的头顶,学着他的语气点头,“嗯,爹地很讲信用,说好过两天回来,真的回来了!”

    站在一旁的荣宝儿看着逗趣的父女俩人,笑得眉眼弯弯。

    眼前的温馨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岁月静好,如果时光能够一直这么温情脉脉下去,将是怎样幸福的人生啊!

    荣宝儿心情感触不已,主动将手搭在云昊天臂弯,跟他一起带着曦儿朝城堡的客厅走去。

    深夜。

    整个城堡早已经陷入了香甜的梦乡,三楼的卧室内却春意盎然,温情绵绵。

    窗外月色深浅不一,溶溶光华泄了满地,将整个世界都给笼上层轻纱……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云昊天都忙着重新修振城堡。

    上次的地下室被任玲炸开了一个小缺口,令云昊天意识到这栋有着千年历史的城堡已经饱经风霜,到了必须修葺的时候了。

    毕竟他马上就快要给自己深爱的女人一场盛世婚礼,必须要用最崭新的一切来迎接这场盛典!

    城堡的重新翻新工作进行的有条不紊,云昊天闲暇时就陪着荣宝儿,牵着她的手走遍城堡内每一处角落。

    铺满繁花地毯的室内回荡着两人爱的旋律,久久才终于停歇下来。

    荣宝儿虚脱地靠在云昊天身上,嘟着嘴控诉,“可恶,你明明是带我来参观的。”

    云昊天温柔帮荣宝儿穿好衣服,眼神柔情似海,“对啊,难道不是么?”

    看着一本正经说着谎话的云昊天,荣宝儿自知就脸皮的厚度来说,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只好无奈的偃旗息鼓。

    摊上这么位主儿,她只有吃瘪的份儿。

    云昊天终于将两人收拾好,这才牵着荣宝儿的手走出收藏室,来到了城堡的后花园。

    “去盛来些冰镇酸梅汤。”云昊天牵着荣宝儿坐在后花园的秋千架上,冲一旁正在洒扫的女佣吩咐了声。

    “是。”女佣轻轻点头,转身去办云昊天吩咐的事。

    没过一会儿,女佣就端来了城堡内秘制的冰镇酸梅汤。

    这个季节虽然已经到了深秋,秋老虎还是有几分厉害的。

    尤其是他们刚运动过,挥汗如雨后自然极度缺水,来杯冰镇酸梅汤直觉浑身的毛孔都舒畅起来。

    荣宝儿放下手里的冰镇酸梅汤,眼神悠然扫向繁花似锦的后花园,总觉得这几日的生活太过和谐宁静。

    她抿唇笑了下,自己还真是劳碌命,这才消停了几天而已,居然就觉得太闲了。

    “在笑什么?嗯?”云昊天长长的食指勾起荣宝儿下巴,笑得帅气养眼,“说,是不是偷偷在心里编排我?”

    荣宝儿笑着摇头,“哪有?”

    “分明就是有!你说不说?不说我咬掉你的鼻子!”云昊天说着,用手将荣宝儿箍入自己怀里,使坏的挠起了她的痒痒肉,“说不说?说不说?”

    荣宝儿被挠得眼泪几乎掉下来,连声求饶,“真没有,快住手啊!”

    两人正在玩闹着,刚才送冰镇酸梅汤的女佣走了过来,谦卑弯腰道,“少爷,门外来了位老人,他说是荣小姐的父亲。”

    这句话成功令云昊天停了下来,“宝儿的父亲?”

    “没错,少爷,来人是这么说的,他现在就等在城堡门外。”女佣低声说道。

    云昊天这才想起,自己当年之所以阴差阳错跟荣宝儿有了肌肤之亲,完全拜她那个烂赌鬼的父亲所赐!

    那时的宝儿还在读书,居然就被她父亲给卖给了个恶心的糟老头!

    云昊天只要一想到那时的事,就忍不住有些心有余悸。

    如果当初不是自己遇到了宝儿,只怕这时的她不知道成了副什么模样!

    他顿时沉下脸,“走,我去会会他!”

    荣宝儿整个人则呆滞在原地,她如何都想不到,自己消失了那么久的父亲居然会突然出现!

    看着陡然冷凝下脸色的云昊天,她连忙伸手拉住了他,“不要去!我自己去就好了!”

    在荣宝儿的记忆里,她的父亲好赌成性,这些年音讯全无,如今却突然出现,肯定不是因为顾念父女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