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13章 宝儿,之前都是爸爸的错…
    第1513章 宝儿,之前都是爸爸的错…

    如果当初他对她有一丝丝疼爱,就不会狠心将她抵债给年过半百的糟老头,然后拿着钱不管不顾的离开!

    明明他已经离开了这么多年,如今突然回来,她绝对不会再像当年那样受他摆布!

    云昊天看出了荣宝儿脸上的黯然,知道她想起了之前那些难过的日子。

    他用力扣紧荣宝儿的十指,无声给着她力量,这才缓缓道,“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人再来伤害你!”

    荣宝儿心里温暖如春,看着云昊天缓缓点头,“好!”

    当年的她年幼无依,才会被自己父亲险些卖掉;如今她已经找到了这辈子最坚实的臂弯,再不会有人来侵扰她的一切!

    两人十指相扣走出城堡外,就看到门口站着位穿着黑青色套装的老头,正焦躁的在城堡外踱步。

    那老头瘦骨嶙峋,灰白相间的头发油腻杂乱,身上的套装也灰扑扑的,看上去就是丢在人群里就再也找不出来的寻常人。

    他正来回走着,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立即转过身,眼里闪着激动的光,“宝儿?爹终于找到你啦!”

    云昊天这才看清了老人的容貌,只见他耷眉瘪眼,稀疏的眉宇间带着显而易见的狡诈和贪婪,一双眼睛更是盛满了自私无情。

    哪怕此刻的他笑得多么故作和蔼,都只是皮相上的扯动而已,根本就没有抵达心底!

    云昊天一眼就看穿老人的伪装,却并没有说破,而是静静站在荣宝儿身旁,看他到底想要有什么目的。

    荣宝儿定定站在原地,一时间百感交集。

    没见到自己的父亲荣溪时,她的心里盛满了对他的不满和幽怨。

    可当她真的看到头发花白不已,穿得也破旧寒酸的他,心里酸楚的厉害,眼睛跟着湿—润起来。

    不管怎样,他终究是养大她的父亲,看到他过得这么落魄,怎能不令荣宝儿百感交集?

    五年了,已经整整五年了,他也变得更加苍老了……

    荣宝儿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想到当年父亲把自己卖出去就带着钱离开的一幕,心里那口不甘梗在嗓子里,赌气板起了脸,“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说着,荣宝儿转身就想离去。

    她觉得自己如果再不走,就再也无法控制住眼底那些即将汹涌而出的泪意。

    看着荣宝儿转身要走,荣溪顿时着急起来。

    他连忙伸出手,想要拽住荣宝儿的衣服,却在云昊天的怒视下怏怏缩回了手,可怜巴巴的苦苦哀求道,“宝儿,当年千错万错,都是爸爸的错!我知道你在生爸爸的气,可是当年爸爸欠了那么多赌债,如果不还,真的会没命的啊!”

    荣宝儿顿住脚,脸色十分难看。

    即便明知道这是自己当年被卖的真相,可是听到自己的父亲这么说出来,还是切切实实伤害到了她!

    所以他为了保命,就可以把自己当货物一样贩卖么?!

    她猛转过头,控诉地看向荣溪,恨恨道,“你的命最金贵,没什么能比得上!在当年你将我狠心卖掉的那一刻,我们之间就再也没有父女情分了!”

    荣溪浑浊的眼睛尴尬地缩了缩,生怕荣宝儿会丢下自己走掉,可是又碍于云昊天在场,不敢伸手去拽她,只好继续做出副可怜相,“宝儿,都是爸爸混蛋,爸爸不好,你不要生爸爸的气好不好?这些年爸爸一直都很挂念你,找了你很久,才终于打听到你在这儿。”

    对于荣溪的话,荣宝儿半个字都不想相信!

    没谁能比她更了解自己父亲的秉性了,他之所以满世界找自己,肯定是想让她帮着偿还赌债的吧!

    因此,荣宝儿不想再多费唇舌,而是直截了当问了句,“又欠债了?”

    “什么?”荣溪正满脸哀求,听到荣宝儿这么说,低头搓了搓手,“是啊,欠的也不是很多,三万多而已。宝儿啊,真不是爸爸好赌,我还不是想让咱们父女俩过上好日子?等爸爸有钱了,就接你……”

    对于荣溪的这番言辞,荣宝儿直接打断,“够了,收起你的演技吧!当年你把我几万块就卖了出去,就该想到我们父女已经不再有任何情分!”

    “宝儿,你真的不打算搭理爸爸吗?”荣溪眼里滑过抹惊恐,老泪纵横道,“爸爸这次欠的那些人比上次的还要可恨,他们说三天之内我要是拿不出这么多钱,就要卸掉我一条手臂!”

    “跟我无关。”荣宝儿努力强迫自己狠心,她知道,想让自己父亲戒赌,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荣溪急得抹起了眼泪,“宝儿,你这次一定要帮帮爸爸啊!爸爸年纪大了,如果真被人卸掉一条手臂,还有什么活头啊!自己的亲生女儿见死不救,我……我干脆碰死在这里算了!”

    说着,荣溪就闭上眼睛,做出想撞城堡的样子。

    “五万,我给你五万。从今以后好自为之,也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荣宝儿心灰意冷的闭上眼睛,再也不想多看自己父亲一眼。

    “真的?”荣溪脸上瞬间露出微笑,连连点头道,“好好好,还是我们家宝儿好!只要你帮爸爸度过这次难关,爸爸保证再也不去赌了。”

    荣宝儿无望地摇头,从小到大,这句话她已经听了无数遍,早已经麻木了。

    “这是最后的情分,你好自为之吧!不要再去赌了,拿去做点小生意,好好过日子。”荣宝儿说着,就转身看向云昊天,“我身上暂时没有这么多现金,你能不能先借给我五万块钱?”

    云昊天冲门口站着的守卫挥手,淡然道,“回去让管家送十万块现金过来。”

    “是。”守卫立即转身走向城堡内,很快没了踪影。

    荣溪的眼睛在听到十万时贪婪地亮了起来,他不由重新打量了下云昊天,觉得站在自己跟前的,赫然是一座金山。

    “嘿嘿,小子真大方,你是我家丫头的男人吧?”

    荣溪笑着跟云昊天套近乎,“还别说,你真有眼光,我家丫头是个有福气的女孩,肯定能帮你开枝散叶,坐拥财源滚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