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16章 养老可以,但是给钱没有!
    第1516章 养老可以,但是给钱没有!

    这下算是彻底把荣溪要钱的目的给打碎,荣溪气得发狂,“哼!说来说去就是搪塞的话罢了!我不要你们养,你们定期给我钱,每个月十万,我自己养自己!”

    荣宝儿走过来正好听到两人的对话,被荣溪给气得浑身发抖。

    她连忙冲云昊天摇头,“昊天,千万不能给他钱。前几天他拿走了十万块,现在已经输了个光。”

    被揭了老底的荣溪恼羞成怒,气冲冲瞪向荣宝儿,“你这个不孝女,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容易么?啊?!还供你上了大学,你现在就这么对我?”

    荣宝儿心里最后一丝对亲情的渴望荡然无存,黑亮的眸子直视着荣溪,大声戳穿荣溪所谓的辛辛苦苦,“你把我养大是没错,可是你管过我么?我小时候好几次差点被饿死,你都跑去哪儿了?是邻居阿婶给我饭吃我才长大,而我上学的钱,都是我自己辛苦赚的!你自己扪心自问,除了给了我这条命,真的有管过我一天么?!”

    荣宝儿越说越心酸,过往那些年的艰难重现眼前,她自己都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怎么扛过来的。

    如果不是她有着份爽朗的性格,只怕早就被生活给压垮了!

    面对荣宝儿的声声质问,荣溪哑口无言,有些难堪地清了清嗓子,“宝儿,话也不能这么说。爸爸这不是没什么本事么?但是不管怎么样,你也得承认我是你爸爸,没有我哪来的你啊?你要是不赡养我,是会遭报应的。”

    一旁的云昊天面色沉沉站在原地,一颗心早就痛的千疮百孔。

    他没想到在荣宝儿开朗乐观的性格下,居然有着那样心酸的过往。

    他的女人居然是这样活过来的,居然要靠吃百家饭才能不挨饿,要靠自己挣钱才能负担读书的费用……

    荣溪他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父亲,那些年到底都在做什么?!只怕一直都在当个烂赌鬼吧!

    云昊天心里对荣溪更加不满起来,他皱起眉头看向荣溪,“伯父,我是看在你是宝儿父亲的面子上尊称你一声伯父。现在我告诉你,要钱没有,但是我可以提供吃住给你。如果你愿意,就住在宝儿之前住的公寓,我会安排人去照顾你,赡养你的余生。”

    听到云昊天用这么生疏的口气拒绝了他要钱的请求,荣溪气得破口大骂,“云昊天,我知道你是整个M国的商业帝王,区区几万块对你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罢了!好,你不给钱也可以,我的女儿我要带走!你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不能住在一起,我也绝对不会同意让宝儿嫁给你!”

    看着态度陡然变得强硬的荣溪,云昊天知道这才是他的本来面目。上次之所以做出那么慈爱的慈父模样,完全是为了能顺利从自己手上拿到钱而已。

    云昊天目光冷森地盯视着荣溪,语气讥讽道,“这就是你身为父亲的慈爱?呵呵,宝儿有她的人身自由,你没有资格说这种话,嫁不嫁更不是你能说了算的。”

    “小子,别以为你有钱就了不起!我女儿的婚事当然我说了算!”荣溪气得伸手拽住荣宝儿的手,“走,跟我离开这儿!”

    荣宝儿甩开荣溪的手,跟他划清界限,“上次我已经说过了,我们的父女情分早就被你卖掉了!我不再是你的女儿,你走吧!”

    “你敢!”荣溪的戾气上来,扬手准备打荣宝儿,就看到云昊天正用森冷的目光瞪视着自己。

    他是个人精,知道自己眼下没什么依仗,如果硬来根本讨不到任何好处,索性急中生智使出最后的杀手锏!

    只见他扬到半空中的手一顿,面色扭曲地收回来捂住心口,蹲在地上哀声呼痛,“哎呀,我的心口好难受,别不是心脏病犯了。不行不行,要死了要死了,哎呀!”

    说完,荣溪就顺势躺在了地上,眼睛也跟着闭了起来。

    这下还真把荣宝儿给吓了一跳,她虽然知道自己的父亲积习难改,可是猛地看到他倒在地上,还是担心地蹲了下来,“爸,你怎么样?”

    荣溪故作虚弱地睁开眼睛,“我不行了,你别管我,就让我死在你面前好了。”

    荣宝儿刚才真被吓了一跳,这会儿看到荣溪眼里怎么都无法遮掩的神采,才知道自己又上了当。

    她气得站起来直跺脚,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摊上这么个父亲!

    云昊天早已经将荣溪的伎俩给看得一清二楚,他扬手喊来两名保镖,吩咐他们把荣溪抬起来,“送他到之前的公寓去,顺便带一名女佣给他做饭,等他身体养好再说。”

    这次他已经给了荣溪足够的台阶下,如果荣溪再不领情,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荣溪心里清楚今天是要不到钱了,索性顺水推舟住下,反正来日方长,他有的是时间慢慢要!

    两名保镖将荣溪送去荣宝儿之前居住的公寓,顺便从城堡里带走了名女佣,让她负责照顾荣溪的饮食起居。

    等到了公寓,荣溪随意转了圈,眼睛一闪就有了来钱的门路。

    云氏果然不愧是首富啊,连厕所里的马桶盖都是最高档的,更不要说公寓里随处可见的那些华丽摆设了。

    只要他随意拿件出去,还发愁没钱么?

    荣溪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他不再去城堡找荣宝儿,而是将公寓里那些高档的饰品拿出去置换,每次都能换回不少的赌资。

    负责照料他饮食起居的小女佣敢怒不敢言,每天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哪天自己也被荣溪给典当了。

    就这样,荣溪逍遥赌钱的日子又过了一个多礼拜,活得十分惬意。

    不过赌钱的运气从来不肯好好关照荣溪,这天他赌红了眼,输得很惨,转眼就欠了赌—场三百多万。

    写下欠条的荣溪从赌—场回来就在公寓里翻了个底朝天,可是里面的东西都被他置换的差不多,根本不可能再去换个三百万回来!

    他转来转去想不到好主意,只好将主意又打在了荣宝儿的身上,直接又去了城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