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17章 荣溪:给我三百万,不然……
    第1517章 荣溪:给我三百万,不然……

    这一次,荣溪没在城堡外闹腾,因为他知道自己再闹也进不去索性耐着性子候在外面,等着荣宝儿回来。

    守门的领队看到荣溪出现,立即走到城堡内,给正在公司上班的云昊天打了个电话,“少爷,荣溪他又来了。”

    云昊天正在公司里签署文件,闻言重重将文件放在桌上,沉声吩咐道,“给我看好了,不准他进去城堡里面,我马上就回来。”

    “是。”守卫领队挂了电话,低声将云昊天的吩咐传达了下去。

    云昊天不想让荣溪纠缠荣宝儿,火速从公司回来,没用多久就回到了城堡外。

    荣溪看到云昊天的车高兴的不行,快步朝着他走过来,“嘿嘿,女婿啊,我想宝儿了,打算进去看看她。”

    云昊天果断摇头,“看宝儿就算了,你是不是又输了钱?别以为你偷偷变卖公寓里的东西我不知道。”

    被揭穿的荣溪脸上没有半点尴尬,反而理所当然道,“我老了,没什么经济来源,你们又不肯给我,那我除了换点钱花,还能怎么办?”

    看着蛮横不讲理的荣溪,云昊天懒得跟他多说,“那些花了就算了,以后我也不会再让人购置放进去。说吧,你今天来想做什么?”

    荣溪倚老卖老仰着头,语气十分不痛快,“我说女婿啊,你就是这么跟你岳父说话的?你不尊重我,就是不爱我女儿!既然不爱我女儿就别纠缠她,我好重新给她找个好老公。”

    云昊天顿时黑沉下脸,“如果你特意跑来是说这个的,恕我不能奉陪。还有,我再重申一遍,宝儿有她自己的自由,你无权干涉!”

    不怒自威的云昊天令荣溪突然没了底气,他想到了来这儿的目的,做出随和的样子摆摆手,“算了算了,我毕竟是长辈,就不跟你多计较了。这样,你先给我三百万,让我拿去应应急。”

    云昊天挑了下眉尾,“多少?”

    “没多少,也就三百万而已。”荣溪脸上瞬间笑开了花,看来这三百万是稳拿了的。

    “三百万?你当是手纸?”云昊天嘴角扬起抹嘲讽,“很多上班族辛辛苦苦许多年才能挣到三十万吧?你居然要三百万还说的这么轻松?”

    开什么玩笑,问他要三百万,然后好拿去继续赌么?

    他云昊天不是没钱,三百万在他眼里不算钱,但是他这个岳父是个无底洞。

    云昊天转回车内,捞出自己随意丢在车座上的真皮公文包,“零花钱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些,至于三百万,你就别想了。”

    荣溪完全没仔细听云昊天在说什么,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云昊天手里的钱包,恨不得劈手将那鼓囊囊的钱包给夺到自己手里。

    云昊天随意抽出一沓钱,递给荣溪,“这里大概有一万多,你拿去零花。”

    荣溪气得差点吐血,“我欠了赌—场三百万,你居然才给我一万?这是打发要饭花子的么?”

    “那是你的事,跟我无关,我并没有让你拿钱去赌。”云昊天说着将刚掏出的钱重新装了回去,“既然你不要,那就算了。”

    “你——!”荣溪咬牙切齿看向云昊天,“你这个臭小子,居然敢耍我!?刚才还口口声声说要给我钱的!”

    云昊天作势要将钱包丢回车内,“没错,可是被你拒绝了不是么?”

    “好!好!”荣溪怒极反笑,“你不给我,我去找宝儿要!我就不信,她会眼睁睁看着我被赌—场的人砍死!”

    “不用找了,我就在这儿!”荣宝儿气恼的声音从荣溪身后传来,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早已经将两人刚才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对于自己嗜赌成性的父亲,荣宝儿已经再不抱任何幻想。

    尤其是她刚才听到荣溪居然又欠了赌—场三百万,更是令荣宝儿失望透顶。

    她板着脸看向荣溪,目光疏离冷淡,“我已经说过无数次,咱们早就没了父女情分。别人追债也好,别人砍杀也罢,都跟我无关。”

    这些话说的荣溪脸上挂不住,他气急败坏跺脚,“宝儿,你真的就这么绝情?眼睁睁看着爸爸要被追债的逼死,也见死不救?”

    荣宝儿缓缓摇头,脸上满是失望,“多少次了?爸,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我已经对你绝望了,也不会再相信你说的任何话。你说我不孝也好,忤逆也罢,一切就当都是我的不对,你也没生过这个女儿。”

    看着语气郑重的荣宝儿,荣溪终于明白过来,自己的女儿再也不是当年的那么软弱可欺。她变得有了主心骨,也有了自己的小性子。

    而这一切的源头,大抵都是因为那个站在她身旁,高贵不可侵犯的男人吧!

    “好,很好,你们要跟我划清界限是吧?那好,我走!永远的消失在你们眼前!”荣溪恨恨说道,却并没有转身,而是冲云昊天伸出手,“既然如此,把车票钱给我,我卷铺盖走人,这下总行了吧?!”

    “当然可以,你好自为之。”云昊天缓缓点头,将刚装进去的那沓钱重新掏了出来,放在了荣溪手上。

    但是他淡定他绝对不会走,云昊天早就看穿他的戏码。

    一万多块刚拿到手,荣溪就气冲冲转身,大步离开了城堡。

    他边走心里边气得不行,这两个可恶的家伙,居然就用一万块来打发他?也太侮辱人了吧?!

    尤其是财大气粗的云昊天,简直抠门到令人发指!

    对云昊天来说三百万算什么?居然不肯给!这是要把他往绝路上逼啊!

    荣溪越想越气,心里对云昊天的不满越发强烈。

    他气冲冲离开城堡回到公寓,还没来得及进去,就收到了十几个催债的电话。

    荣溪根本不想接,全部给无视过去后,催债的短信接踵而至。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尤其是三百万赌债,一个字儿都别想少!”

    “别想着能赖账,所有有过这种想法的,都被踹进地狱了。”

    “三天之后,如果我们不能顺利收回欠款,就割掉你的狗头,带走你的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