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18章 他失踪一个星期,突然回来…
    第1518章 他失踪一个星期,突然回来…

    看着这些语气恶劣的短信,荣溪重重叹了口气,推开公寓门走了进去。

    这栋公寓早不是之前他刚搬进来时候的样子了,里面空荡荡的,除了最基本的家具,所有的摆饰都早已经被荣溪给拆走换钱了。

    荣溪将刚拿回来的一万多块丢在沙发上,自己懒散躺了上去,带着对云昊天有增无减的怨气睡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黑蒙蒙一片,稀疏的星辰散乱挂在上面,就连月亮都不怎么明亮,只有道月牙而已。

    “人呢?快给老子做饭,老子饿了!”荣溪从沙发上站起来,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喊了起来。

    他回来时明明还很早,这会儿天都已经黑了,负责给他做饭的女佣呢?

    荣溪在公寓里转了一圈,却根本没有找到女佣,厨房里也没什么吃的,冷清清一片。

    这下可把荣溪给气坏了,可恶的云昊天,不仅不给他钱,还调走了给他做饭的女佣!

    荣溪越想越生气,却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进来时反锁了公寓门,这才导致女佣没能顺利进来做饭。

    窗外的月色晦暗不明,将面容扭曲的荣溪映得狰狞无比。

    他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抬头看着那弯灰蒙蒙的月,低声咒诅道,“云昊天,这是你逼我的!既然你们让我走投无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荣溪拿上刚从云昊天手里讨回来的一万多块,趁着无边的夜色离开了公寓,很快消失不见。

    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就好像他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似得,消失的无影无踪。

    次日一大早,女佣就来公寓敲门,才发现门时虚掩着的。

    她推门走了进去,终于发现荣溪已经离开,就赶回了城堡,把这件事上报给了云昊天和荣宝儿。

    对于荣溪的离开,云昊天并没有什么感触,心里反倒有几分庆幸,庆幸宝儿再也不用因此而愁眉不展。

    他知道荣溪还会回来的,但是既然走了,就让宝儿过几天安稳的日子。

    一旁的荣宝儿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心里却多少有几分失落的。

    哪怕她心里对荣溪再如何失望,他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在她内心深处,还是期盼着他能抛掉赌博的恶心,重新开始新的生活的。

    云昊天看出荣宝儿心情有些低落,连忙搂着她的肩,“走,我带你去门散散心。”

    荣宝儿却推开了云昊天的手,“不用了,我有点累,想去休息一会儿。”

    说完,她就朝楼上的卧室走去。

    看着远去的那道闷闷不乐的背影,云昊天叹了口气,转身去了公司。

    如今宝儿心情不好,就让她独自静静也好。相信很快她就会想透彻,心情也会跟着恢复过来的。

    一个礼拜后。

    荣宝儿心底那股子不舍终于完全淡漠,生活也跟着慢慢回到了以前的节奏。

    她已经彻底想清楚,大概自己这辈子都不会享受到父女亲情的,那就将自己缺失的加倍补偿给曦儿好了!

    这天,荣宝儿刚下班,还没有赶回城堡,意外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掏出来看了眼,发现是串陌生的号码。心里虽然很奇怪,仍是摁下了接通键,“哪位?”

    “宝儿,我是爸爸啊!”电话里响起消失一个多礼拜的荣溪的声音。

    荣宝儿很是意外,握着手机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不是走了么?怎么又回来了?”就知道他会回来,这时又问她要钱了。

    荣宝儿气的不行。

    “宝儿,爸爸是离开了几天,是因为到了你妈咪的忌日,回去祭拜她的。”电话里的荣溪说的极为诚恳,“每年到了这个时候,爸爸都会去你妈咪坟上坐上几天,告诉她你的近况。宝儿,以前都是爸爸的错,现在爸爸终于意识到自己错了,你能过来看看爸爸么?我们父女俩好好聊聊,顺便我跟你讲讲你妈咪的事。”

    听到荣溪提起妈咪,荣宝儿的心剧烈波动起来。

    这些年荣溪从未提过半句有关妈咪的事,如今突然说起来,是真的想要诚心悔改的吧?

    她原本有些生气荣溪的突然失踪,这会儿骤然听到他要告诉自己有关妈咪的事,立即点头答应下来,“好,我这就过去看你,你现在在哪儿?”

    “就在之前的公寓里,我有那里的钥匙。爸爸老了,没什么地方可以去,不住那儿又能住哪儿呢?”荣溪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苍凉的味道。

    荣宝儿的心柔—软下来,“好,我马上赶过去,你在那儿等我。”

    “宝儿,你真是爸爸的好女儿啊!这些年爸爸都疏忽了照顾你,都是爸爸的错,对不起。”荣溪说着,状似无意的向荣宝儿打探,“对了,云昊天等下跟你一起过来么?如果他也来的话,我再多烧点菜,咱们三个坐在一起好好聊聊。”

    荣宝儿摇头,“他还是算了吧,我今天下班早,他估计还在公司,就不让他去了,我马上就赶过去。”

    “也好,也好。”荣溪高兴地连连点头,“爸爸就在公寓里等你,快些过来。”

    两人切断电话,荣宝儿就调转方向,朝着公寓的方向走去。

    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听过任何有关妈咪的事,只知道自己刚出生,妈咪就死了。

    不知道妈咪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荣宝儿怀着憧憬朝公寓赶去,等到了地方,就看到荣溪正坐在沙发上,面前摆好了仍冒着热气的饭菜。

    看到荣宝儿过来,荣溪一脸的痛心疾首,“宝儿,这些年是爸爸对不起你,没能照顾好你,更没能让你过上好日子。这几天我仔细想了下,终于给想明白了,我不应该去赌啊!宝儿,你能原谅爸爸么?”

    一番话说得荣宝儿感动的差点掉泪,她看着头发花白的荣溪,感触道,“爸,只有你以后不赌了,我和昊天会好好孝顺你,让你过个安逸的晚年。”

    “好,不愧是爸爸的好女儿,永远都是那么的善良大度。”荣溪悲伤的看着荣宝儿,然后拉着她坐在了沙发上,“来来来,快坐快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