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0章 荣宝儿失踪(1)

    他抬头看了眼外面逐渐黑沉的夜色,黑着脸掏出了手机。

    不行!都这么晚了,他去接她回来!

    云昊天想着就拨出了荣宝儿的电话,可是电话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听。

    居然没人接电话?云昊天心里莫名烦躁起来,接着又拨了出去。

    可是他一连拨了五遍,荣宝儿的手机只是不停地响而已,却始终没有接通。

    云昊天的眼皮突突跳了起来,心头闪过荣宝儿被任玲推下悬崖的一幕,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妈咪,你先在家照顾曦儿,我去宝儿公司里看看,把她给接回来!”

    云昊天说着就要出门,一名女佣刚好端着拌好的水果沙拉过来,奇怪地说道,“少爷,不对啊,荣小姐早就下班了,我在城堡外面的花田遇到她走回来啊!”

    “把话说清楚。”云昊天沉下脸,意识到事情很不正常。

    女佣被黑沉着脸的云昊天吓了一跳,畏惧的将白天遇到荣宝儿的事给细细说了出来。

    “是这样的,今天轮到我去花田修剪,下午的时候看到荣小姐拎着包走回来。当时差不多五点钟,应该是下班了的。”

    云昊天眉头皱得高高的,“然后呢?”

    “然后我看到荣小姐接了个电话,听到她喊爸爸,然后还说了什么公寓之类的。后来我就看到荣小姐转身离开了花田,应该是去公寓了吧?”

    女佣声音越说越低,生怕会受到责罚。

    身为佣人,她们是不能私下里关注主人的私生活的。

    云昊天脸色一凛,想起下午时荣溪的那通电话,疯了似地朝外面跑去。

    一道可怕的念头在他脑海中闪过,令他的脸色惨白如纸。

    不!不会的!

    荣溪是宝儿的亲生父亲,虎毒不食子,不会对宝儿下手的!

    云昊天跳上自己的跑车,驱车朝着公寓驶去,一路都在不停安慰着自己不要瞎想。

    可是他却始终无法说服自己,毕竟当年荣溪就曾经为了还赌债毫不犹豫把宝儿给卖了!

    再加上傍晚时荣溪突然狮子大开口问他要一千万,云昊天心里就越发的不安起来。

    他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公寓,不等车停稳就冲了下来,三两步冲过去踹开了公寓的门。

    “咚!”

    公寓的门被重重踹开,正在屋内打扫卫生的女佣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问道,“少……少爷,怎么……怎么了?”

    “荣溪呢?!”云昊天断喝问道,他浑身蓄满肃杀,眼睛因为担心都弥漫起了层绯红,看上去很是吓人。

    女佣吓得连忙摇头,“我……我不知道,荣老他今天放了我一天假,让我晚上时再回来,我刚回来不久。”

    “那宝儿呢?你见到宝儿没有?!”云昊天再次厉声质问,声音大的就像打雷似得。

    女佣畏惧地缩了下肩膀,然后再次摇头,“没……没见到,不过这里似乎有个少奶奶的包。是我刚才收拾沙发时发现的,昨天我还没发现。”

    说着,女佣就将已经被自己收起来的包拿给云昊天,“就是这个。”

    云昊天的心陡然沉入海底,他认得这个包,这还是早上宝儿出门时他亲自帮她搭配的!

    这么说,她真的来过公寓,而且已经见过了荣溪!

    可是现在她人呢?荣溪又去了哪儿?!

    心乱如麻的云昊天连忙打开荣宝儿的包,发现里面装着些化妆品和些零钱,再没有其他东西。

    她的手机呢?怎么不见了?

    云昊天立即问向女佣,“你只发现了这个包而已?就没有再发现别的?比如手机?”

    女佣脸都吓白了,生怕云昊天怀疑自己私藏东西,“少爷,我真的只发现一个包而已,其它的都没看到,更没有看到什么手机。”

    云昊天也不出声,掏出手机再次拨出荣宝儿的电话。

    电话叮铃铃响着,却并没有人接通,也并没有在公寓内响起。

    云昊天再也无法压抑心中的担忧,赶紧改拨电话给了阿成,“立即给我锁定宝儿的手机,立刻,马上!”

    阿成正在吃饭,听到云昊天的吩咐赶紧放下饭碗,“是,我现在就去追踪定位。”

    很快,阿成就锁定了荣宝儿手机的确切位置,立即汇报给云昊天,“总裁,荣小姐的手机被锁定在距离公寓二十公里的沙滩上。”

    云昊天的心瞬间提了起来,“立即把具体—位置发给我!”

    “是!”阿成听出不对,哪里还敢怠慢,立即将具体的定位发给云昊天,“总裁,我现在就朝哪里赶过去。”

    “嗯,等下我们在那里碰头。”云昊天说完,就一阵风似得冲出了公寓,看得小女佣目瞪口呆。

    云昊天一路将车子开得几乎飞起,很快按照阿成发来的定位位置赶到了那片沙滩上。

    偌大的沙滩上亮着昏黄的夜灯,上面并没有任何的行人,只有周围的呼呼海风和翻卷的细碎浪花。

    云昊天赶紧拨出荣宝儿的电话,耐心在长长的沙滩上寻找起来。

    没过一会儿,他就听到了荣宝儿的手机铃声,急忙循着找过去,惊愕的发现她的手机掉落在靠近海边杂乱无章的岩石缝里。

    手机仍在不停唱着铃音,信号灯发出一明一暗的亮光,正如此刻云昊天担忧不已的心。

    他弯腰将手机从石缝里捞出来,将它紧紧攥在手里,然后站起身茫然四顾。

    可是眼前除了广袤的大海和平整的沙滩,哪里都没有荣宝儿的身影?

    “宝儿——你在哪儿——?!”

    云昊天急得拢起手,大声呼喊起荣宝儿的名字。

    可是回应他的只有他自己的回声,以及始终不停拍打着沙滩的浪花。

    云昊天固执地站在岩石上,继续坚定呼唤着荣宝儿的名字,就好像只要他不放弃呼喊,荣宝儿下一秒就会突然出现似得。

    长长的回音在沙滩上回荡着,经久不息,然而奇迹却始终都没有出现。

    他再次拨打了荣溪的电话,显示关机了。

    力竭的云昊天终于停止了呼唤,就看到阿成已经带着人赶了过来。

    “总裁,有没有找到荣小姐?”阿成的脸色同样焦急不已,没有谁比他更清楚荣宝儿对云昊天的重要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