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23章 宝儿,你真的又要抛下我了么…
    童声稚语的拷问,令云昊天早已经痛到麻木的心疼得无法呼吸。

    这半个月来,他不眠不休的疯了似的寻找宝儿,可是却没有半点收获。

    如今面对曦儿清澈的目光,他恨不得以死谢罪。

    他不敢想象,如果宝儿真的再次被荣溪给卖掉,自己该如何是好。

    “曦儿乖,不哭,爹地保证,一定会把妈咪给找回来,好不好?”云昊天即便心痛到快要死去,却仍是按捺住心底的伤痛,柔声哄着正哭泣不已的曦儿。

    “不嘛!曦儿要妈咪,曦儿不想妈咪被坏人卖掉!呜呜呜,妈咪那么胆小,肯定会害怕的!曦儿要妈咪啊!”

    曦儿哭闹的话令瘦到脱形的云昊天几乎无法站立,他心痛地仰起头,不想让曦儿看到自己眼眶里的泪水。

    苏倩和云尚已经走了过来,连忙将曦儿接过来柔声安抚,“曦儿乖,你妈咪只是去旅游了,等过段时间,爹地就会把她接回来的。”

    “骗人!”曦儿鼻子哭得红红的,摇头不相信苏倩的话,“我上次看到奶奶偷偷在哭,说担心妈咪被人卖掉!奶奶以为我睡着了,可是我根本就没睡着,曦儿好想好想妈咪!曦儿要妈咪回来!呜呜呜……”

    苏倩被曦儿哭得跟着掉下眼泪,心疼的将自己年幼的孙女搂在怀里,“曦儿不哭,相信奶奶,我们一定会把你妈咪给找回来的!”

    “对,曦儿的哭声会被妈咪给听到,她会更担心的。不要哭了好不好,爷爷发誓,一定会把曦儿的妈咪给好好找回家。”云尚跟着红了眼圈,心里很不是滋味。

    曦儿抽泣着靠在苏倩怀里,肩膀仍因为刚才的痛哭耸动不已,“嗯,曦儿不让妈咪担心,曦儿不哭。只要妈咪回来,曦儿就不哭了。曦儿好想好想妈咪啊!”

    云昊天在曦儿的哭声中垂下头,内心愈发自责不已。

    云尚适时走过去,轻拍了下他的肩头,“我们云家的男人,怎么能被这么点小事给打倒呢?宝儿她肯定没事,他父亲就算再渣也不可能威胁她的生命,而且宝儿那么聪明,她一定还在某个角落等着你去接她回来。”

    云昊天颓废的情绪瞬间挥去,没错,他怎么能在曦儿面前泄气呢?应该给她最坚实的保障才行!

    他将仍在小声啜泣着的曦儿从苏倩怀里接过来,低头吻了下她嫩嫩的小脸,然后注视着曦儿哭红的眼睛郑重宣誓,“宝贝,你相信爹地,我一定会把你妈咪给找回来的!”

    曦儿泪眼朦胧地看向云昊天,心里的担忧被云昊天眼中的坚定逐渐打消。

    她认真盯视着云昊天好一会儿,这才慢慢点头,“嗯,曦儿相信爹地,一定能把妈咪接回来的。”

    “一定!”云昊天郑重点头,将怀里的曦儿搂得紧紧的。

    无论寻找宝儿的希望有多么渺茫,他都会继续坚持下去,哪怕穷尽余生!

    云昊天抱着曦儿整理好思绪后,这才关切地问向云尚,“爹地,你身体之前中的那些毒,还没有完全消散么?”

    云尚为了能让云昊天住在家里调养段时间,不得不硬着头皮道,“嗯,明朗说还要调养个小半个月,才能完全康复。其实我感觉问题不是很大,如果你着急去寻找宝儿,就……”

    “不用,我回来时有留下阿成继续寻找。这小半个月,我暂时留在家里好了,顺便也好好看一下公司的事。”

    云昊天说着嘴角扬起抹苦涩的笑,“最近我把自己弄得太过狼狈,如果给宝儿看到,肯定会取笑我的。我要用最好的面貌去接她回来。”

    看到抱着曦儿振作起来的云昊天,担忧不已的苏倩和云尚这才稍稍安心了些。

    就这样,云昊天就在家里住了下来。

    虽然他仍因为担忧荣宝儿脸上没什么笑色,却恢复了最基本的衣食住行,按时吃饭睡觉。哪怕那些饭菜他吃起来如同嚼蜡,却仍是强迫自己硬咽下去。

    他消瘦的脸色因为得到食物的滋养慢慢变得红润起来,可是整个人变得越发沉默寡言,脸色木然冷淡,看不到半点笑容。

    这样的云昊天令苏倩十分的担忧,她知道如果找不会荣宝儿,自己的儿子只会比现在更加的消沉。

    他这是和上次一样,失去了念恩的个时候,也是这样的消沉。

    可是人海茫茫,想要找到被蓄意藏起来的荣宝儿,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呢?

    为了能让云昊天早些从沉郁的心情中走出来,苏倩私下里给明朗和顾西爵分别打了电话,拜托他们多开导下云昊天。

    深夜,云昊天被明朗和顾西爵送了回来。

    他是被他们拉去喝酒的,可是喝到满身酒气的他才发现,如论自己灌进去多少烈酒,都无法麻痹心中的痛,更无法排遣对宝儿的思念。

    明朗和顾西爵一左一右架起云昊天,将他送回卧室的床上,“小心,慢慢躺下来。”

    云昊天无力地挥着手臂,“我说过不用你们送,真的,我根本没喝醉。”

    说着,他闷闷指向自己脑袋,然后又重重戳着自己的心口,“如果我真的喝醉了,为什么会脑海里还是宝儿的笑容?为什么我的心还钝疼钝疼的?!”

    看着满身酒气的云昊天,明朗和顾西爵无声地叹了口气。

    他们跟与云昊天这么多年的兄弟,却在短短的时间内,看到他遭受两次失去荣宝儿的打击,心里很为他着急。

    可是着急又有什么用呢?

    对于荣宝儿的突然失踪,他们义愤填膺,同时又有着同样的无力感。

    没想到和气开朗的荣宝儿居然会有这样的爹地,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人心隔肚皮啊!

    “好啦,你今晚喝了很多酒,赶紧睡吧。”

    “有事就打电话给我们,不管凌晨还是半夜,随叫随到。”

    明朗和顾西爵各自又叮咛了云昊天两句,这才并肩走了出去。

    外面夜色早已深重,明朗边走边摇头,“如果始终找不到荣宝儿,昊天以后的日子该多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