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25章 二十二年前,我捡到安娜公主并将她养大…
    产下公主不足百日的爱琳王妃得知可爱的安娜公主失踪,被这个消息刺激到悲痛欲绝。

    她整晚整晚的哭泣,流下的眼泪几乎要将整个王宫给淹没。

    同样伤心的金利国王只好暂时放下手中的政务,耐心陪伴沉浸在悲痛中的爱琳王妃。

    可是不管他如何劝解,都无法—令王妃从失去爱女的悲痛中走出来。

    原本体质就孱弱的爱琳王妃因为极度的悲痛,很快消瘦下去,整个人变得痴痴呆呆。

    每天都抱着安娜公主出生时的小被褥,除了痛哭之外,再没有别的表情。

    金利国王使出了浑身解数,都没能令爱琳王妃从这种悲痛中走出来,更是自责不已。

    可是不管他怎么做,都无法—令安娜公主重新回来,她就像融化的雪花,无声无息的从t国消失,再也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

    由于爱琳王妃陷入了疯癫状态,痛苦的金利国王再也懒得去打理朝政,整个王国陷入了一片黑暗。

    就在这时,身为t国的太尉主动站了出来,将自己的爱女绫罗亲自送到了国王的身边。

    有些老态的太尉言辞恳切地恳求国王,“国王,老臣知道安娜公主的失踪令你伤痛至极,也能体味你的悲痛。可是国王,整个王国都需要你振作,你的臣民们需要你振作!”

    金利国王一言不发地站着,对太尉的恳求不予回应。

    太尉眼睛转了下,将打扮靓丽的女儿绫罗从身后拽了出来,这才继续说道,“如今爱琳王妃情绪失控陷入了疯癫状态,已经不适合再担任王妃一职,老臣举荐自己的爱女绫罗为你分忧,让她暂时代替王妃一职,为你分担国务。”

    金立国王冷冷掀起眼皮,“依太尉的意思,是想要废掉王妃?”

    “国王,王妃是一国之母,实在不适应让行为举止已经疯癫的王妃担任,老臣……”

    太尉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就被金利国王砸中了一个细瓷的茶碗,“我的爱女毫无踪迹,爱妃因为伤痛神智癫狂,你却怂恿我废掉王妃?!滚!带上你的女儿给我滚!”

    被骂得灰头土脸的太尉狼狈带着女儿绫罗离开,只留下坐在空荡荡大殿里的金利国王。

    金立国王原本以为自己的震怒会让蠢蠢欲动的太尉有所收敛,却没想到在一个月圆之夜,喝醉了的他居然被绫罗爬上了床。

    当时的他醉的厉害,绫罗又模仿着王妃平日里最爱的花香和妆容,令醉酒的他以为王妃振作了起来,跟她温存了一整夜。

    酒醒后的国王懊恼不已,可是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只好派人将绫罗接入了王宫内,算是给了她一个交代,却从此没再碰过她。

    谁知道三个月后,只跟金利国王有过一夜温存的绫罗肚皮很争气,居然有了身孕。

    看着跪在自己脚下哭泣的绫罗,金利国王为了维护自己的血脉,只好答应娶她当侍妾。

    谁知道太尉对此却十分的不满意,直接跪在金立国王面前,态度谦卑地恳求着,“国王,如今绫罗已经有了王室血脉,老臣恳请重整后宫,立她为新王妃。”

    其他大臣跟着呼啦啦跪倒一片,齐声跪在地上叩头请求,“请国王重整后宫,另立新王妃!”

    看着脚下这片臣子,金利国王的眼睛因为愤怒变得猩红不已,他猛地站起来,厉声道,“本王这辈子只要一个王妃,那就是爱琳!绫罗要么做侍妾,要么等生下王室血脉驱逐出宫!”

    撂下这句话,金立国王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大殿。

    态度异常坚决的国王令太尉终于明白了他坚守的底线,再也不敢提立绫罗为王妃的事情。

    九月初九,已经被接进王宫的绫罗被立为侍妾,于当年冬天产下一名公主,被金利国王赐名为贝思。

    贝思公主的到来并没有令金利国王走出失去爱女的悲痛,他虽然将绫罗封为了侍妾,却根本不肯去她的寝殿,仍旧全心全意照料着神智疯癫的爱琳王妃。

    长相妖媚的绫罗心中气恼,却又无计可施,好几次想要接近爱琳王妃,下手除掉取而代之,都被金立国王派来的人给拦下来。

    金利国王将爱琳王妃保护的滴水不漏,严禁任何人接近。哪怕她早已经神智疯癫,他也愿意用自己的所有给她打造出安全的壁垒。

    时间就这样在绫罗的妒恨中悄然过去,贝思公主一晃都四岁了。

    整整四年,成为侍妾的绫罗也守了四年活寡,哪怕她频频出现在金利国王面前,却连他的手指都碰不到。

    不甘心的绫罗终于又觅到了时机,再次在金利国王醉酒后爬上了他的床,并且肚皮争气到成功在贝思公主五岁时,生下了一个儿子,被赐名为贝特。

    五岁的贝思和尚在襁褓里的贝特终于暖化了金利国王那颗伤痛的心,他的脸上渐渐有了几分笑脸,对绫罗的态度终于柔和了几分,不过仍是精心照顾着疯癫的爱琳王妃。

    只有在夜深人静时,金利国王才会露出遗憾的面容,深深思念着自王宫神秘消失的安娜小公主。

    一晃眼,已经二十二年过去了,如今的金利国王早已不复当年的年轻俊朗,不过他对爱琳王妃的爱却始终唯一,也始终没有放弃追寻安娜公主的下落。

    ————————

    思绪翻涌的金利国王从当年的陈年旧事中回过神,眼神锐利地盯视着跪在地上的消瘦男人,“欺骗国王可是要掉脑袋的,你最好考虑清楚后果。”

    “是的,尊敬的金利国王,我是看到贴在王宫附近的榜文才敢找过来的。”男人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我敢对天发誓,我养大的女孩绝对就是当年的安娜公主!”

    金利国王尽力压制住内心的波动,不动声色道,“哦?你为何如此肯定?”

    男人连忙从身上掏出张金边榜文,“你看,这上面说,公主是在春末消失在皇宫里的,她肌肤胜雪,秀美星目。我的养女就是从皇宫的河道内捡来的,我还留着当年她的贴身襁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