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29章 荣溪:你真的是爸爸从宫外河畔捡到的…
    爱琳王妃激动地朝着荣宝儿走过来,喜极而泣,伸手就想将她拥入自己怀里。

    面对朝着自己扑来的陌生人,荣宝儿连忙后退两步闪过,等她看清来人的长相后,整个人都愣怔在了原地。

    这个正对着自己惊喜不已的女人,为什么看上去那么的眼熟?她好像在哪儿见过似得?

    爱琳王妃扑了个空,之前一路走来的担忧瞬间化成眼泪滚落下来,“安娜,你是我的小安娜啊!我是你的母妃啊!”

    金利国王连忙扶住身形摇摇欲坠的爱琳王妃,生怕本就身体孱弱的她被眼前的一幕给刺激到。

    他眼神宠溺地看着眼前荣宝儿,耐心解释道,“不用怕,我是这里的国王金利,她是我的王妃爱琳。而你,是我们失踪了已经二十二年的小公主——安娜。”

    听了金利国王的解释,荣宝儿更加迷惑不解起来。

    明明眼前的金利国王说的每一个字她都能听得懂,可是为什么合在一起,她却弄不明白这些字的意思呢?

    爱琳王妃看着不肯相信自己的荣宝儿,心如刀绞,哽咽着点头,“孩子,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是你的母妃啊!不信你看看我,再看看你自己,我们除了眼睛,简直长得一模一样啊!”

    荣宝儿这才明白过来,难怪自己刚才觉得爱琳王妃如此熟悉,原来她的相貌,跟镜中的自己是那么的相似。

    可是仅凭外貌,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他们的说辞。

    天下相像的人那么多,她只是个有着赌徒父亲的普通女孩,怎么可能会是尊贵无比的公主呢?

    想清楚了这点,荣宝儿冲着金利国王缓缓摇头,“抱歉,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你们一定是弄错了。我叫荣宝儿,我的父亲叫荣溪,请问他现在在哪儿?”

    听到荣宝儿提起荣溪的名字,金利国王仔细想了下,这才想到荣溪正是不久前揭榜想要拿到赏金的那个人!

    金利国王连忙示意荣宝儿不用紧张,“你不用怕,这里就是你的家。荣溪他并不是你的亲生父亲,当年你神秘从王宫里消失,是他从宫外的河道里把你捡上来的。”

    这些话瞬间将荣宝儿震惊到呆若木鸡,她不敢置信地连连摇头,“不不不,你们一定是弄错了。我真的不是你们的什么公主,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有个嗜赌成性的父亲。不信你们可以把我父亲叫过来对峙,他现在在哪儿?也在这座,呃,这座宫殿里么?”

    荣宝儿就算再迟钝,也已经明白了此刻的自己正住在王宫里。

    尤其是对面站着的中年男女,他们身上那种皇室贵气,令周遭的一切饰物都黯然失色。

    不过这些离她都太遥远了,远的根本就不像真实,他们一定是弄错了什么!

    见无法说服荣宝儿相信自己,金利国王无力地叹了口气,“孩子,你是不是以为我们在骗你?也好,我现在就让人把那个叫荣溪地带上来,让他自己告诉你真相。”

    金利国王的话音刚落,就有侍卫走出爱琳王妃的寝宫,朝天牢去了。

    荣宝儿有些不安地看着对面站着的金利国王和爱琳王妃,心里纷乱如麻。

    她一定是小时候看多了公主故事,这才会做出这么荒诞的梦吧!

    公主,这怎么可能呢?

    爱琳王妃柔弱地靠在金利国王怀里,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儿却不能相拥,心里满满都是酸楚。

    遗失的这二十多年来,她错过了宝贝女儿的成长,所以她不认自己也是情有可原的。

    现在上苍垂怜,终于把女儿送到了自己的身边,她怎么能奢求女儿一下子就能跟自己相认呢?

    就在这时,被关进天牢已经半个下午的荣溪终于被带了过来。

    他没想到自己索要赏金的希望破灭个干净不说,居然还被关进了天牢,原本身上那股子隐隐的嚣张跋扈,终于消退的干干净净,在金利国王面前变得恭敬无比。

    没等侍卫长将他摁跪在地上,他自己就干脆地跪了下来,冲着金利国王连连叩头,“尊敬的金利国王,请你一定要调查清楚,公主当年失踪的事真的跟小的无关!我也是再次踏上t国,才明白她就是贵国丢失多年的安娜公主!小的真的是被冤枉的啊!”

    荣宝儿愣怔地看着跪在地上叩头不已的荣溪,迟疑了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爸爸,你在说些什么?”

    荣溪猛地回头,发现荣宝儿居然已经醒了过来,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如纸。

    原本想着拿到赏金就溜走的他这会儿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他跟云昊天随便要个几百万,也不该带着她回到t国被金利国王怀疑!他真是被钱财迷了心窍啊!

    如果荣宝儿将自己这些年苛待她的事告诉金利国王,只怕他脖子上的脑袋就保不住了!

    荣溪越想越害怕,冲着荣宝儿抹起了眼泪,“宝儿,我不是你的爸爸,你是我当年在t国皇宫的河道里捡回来的。前不久我终于打听到你很可能是t国的安娜公主,这才特意把你送了回来。爸爸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一定不会怪爸爸的,对不对?

    荣溪的话令荣宝儿如遭雷击,原来,她并不是荣溪的亲生女儿……

    原来他一直以来都知道,所以才会一次次想要把自己卖掉,去置换那些令人作呕的赌资!

    荣宝儿的心凉飕飕的,多年来的委屈和不解终于在此刻真相大白,令她无法控制自己趋将崩溃的情绪,晕红了眼圈。

    “爸爸,我真的……真的是你捡来的?”

    “没错,我当年经商从这里路过,听到有婴儿的啼哭声,就在皇宫外的河道里把你捡了上来。”

    荣溪生怕荣宝儿会质问自己这些年的苛待,连忙做样子挤出几颗浑浊的眼泪,“这些年爸爸虽然养大了你,可是却无时无刻想要为你找到亲生父母。如今终于帮你找到了,我也就放心了。”

    “这么说,我真的是他们的女儿,是这个国家的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