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31章 为什么当年不直接杀了她!
    第1531章 为什么当年不直接杀了她!

    绫罗看着脚下的遍地狼藉,气喘吁吁坐在寝殿的软椅上,一双刻薄的眉毛拧得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小王子贝特和公主贝思在这时走了进来,看到被砸得乱糟糟的绫罗寝殿,很是奇怪。

    贝特已经十五岁了,他长得比绫罗还要高,面容却像极了绫罗,一脸的阴柔,压根没有金利国王的男儿气概。

    他走到绫罗跟前,低声问道,“母妃,是谁惹你生气,怎么发这么大火?”

    贝思比贝特大五岁,二十岁的她已经是个大姑娘,如今正忙着挑选未婚夫,每日穿的花枝招展,心思更是像极了绫罗,心胸狭窄,言语刻薄。

    不过看到自己的母亲发这么大火,她也跟着轻声问道,“对啊,母妃,这究竟是怎么了?我去把惹你生气的人手脚都给剁了。”

    绫罗气冲冲抬起头,眼神怨毒不已,“你们这两个不争气的,难道不知道失踪了二十多年的安娜已经回来了么?!”

    对于安娜的归来,贝思和贝特是知道的,不过他们却没像绫罗想那么多,异口同声地惊诧问着,“知道啊,她回来又怎么样呢?”

    “哼!没用的东西!”绫罗越想越生气,“你们难道忘了这些年你们父王对爱琳的宠爱,还有对安娜失踪的念念不忘?如今安娜回来,爱琳那个贱人肯定会恢复混沌的神智,如果再让她受宠生下儿子,到时候贝特的地位就岌岌可危。而这,是我宁死也不愿意看到的!”

    绫罗住在王宫里二十多年,却始终被金利国王冷落,被他宠幸的日子扳着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

    这还是在爱琳王妃疯癫的情况下!如果等爱琳恢复了往日的神智,她和孩子们岂不是更要被冷落?

    绫罗想到偌大的后宫就只有她和爱琳两个女人,更加坚定了自己刚才的担忧。

    金利国王是个重感情的人,可惜他的爱,却全部放在了爱琳的身上。

    这种妒恨长年累月的折磨着绫罗,如果不是爱琳被金利国王保护的太好,她早已经暗中将爱琳给杀死无数次了!

    如今安娜的回归对绫罗来说是最大的危机,她相信只要爱琳一句话,自己就会被金利国王给扫地出门!

    不,她宁愿死,也绝对不要被赶走!

    绫罗越想越惶恐,紧紧抓住贝思和贝特的手,“这几天你们一定要乖一点,讨你们父皇的欢心,母妃绝对不能给爱琳可趁之机,被她抓到任何把柄刁难我们。”

    看着忧心忡忡的绫罗,贝思和贝特这才意识到危机感。

    之前他们只觉得安娜公主回来就回来,自己多个姐姐也没什么不好的,如今听绫罗这么一说,才终于明白了这件事的严重性。

    “母妃,不如我们私下里找人……”贝特没再继续说下去,而是横手在自己脖子上比划了下,做出灭口的手势。

    绫罗吓得连忙四处看了看,发现自己寝殿里的宫女都不在,这才放心地松了口气,轻声责备贝特,“记住,这种话绝对不能再说第二次!你现在是王储,绝对不能让他们抓到任何把柄!”

    母子俩正说着话,就听到宫女的禀报声,“太尉大人到。”

    老迈的太尉罗克走了进来,看着满屋子的瓷器碎片不悦地皱起眉头,厉声呵斥身边紧跟着的宫女,“你们是怎么伺候王妃的?还不赶紧把这里打扫赶紧?”

    虽然绫罗目前仍是侍妾的身份,可是太尉罗克每次都会在宫女面前称呼她为王妃。

    因为他笃信,王妃这个位置,迟早都会是他女儿的囊中之物。

    宫女们吓得不敢多言,连忙去打扫被砸得狼藉的寝殿,罗克则跟绫罗使了个眼色,领着贝思和贝特,走进了他们用来议事的密室内。

    绫罗关上密室的门,转过身向太尉罗克诉苦,“父亲!你都知道了吧?安娜那个早就该死的东西居然回来了!你当年到底怎么安排的,为什么会出这种纰漏?!”

    看着眼睛因为怨毒而猩红的绫罗,太尉严厉地看着她,“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里有半点王妃的尊荣?如果你刚才砸了寝宫的事情传到金利的耳中,他会怎么看你!?”

    “我……”

    在严厉的太尉面前,绫罗一改方才的飞扬跋扈,不甘心道,“父亲,这原本就是不应该出现的事。肯定是你的人当年办事不利,安娜早就应该死得透透的!她根本就不该回来!”

    “祸从口出这句话,你怎么就是不记得呢?!”太尉罗克狠狠瞪了绫罗一眼,“幸好这里只有贝思和贝特,都是我们自己人,如果这话被人听了去,我们有多少脑袋够掉的?!”

    说着,太尉罗克才无奈地叹了口气,“当年我命人将年幼的安娜偷出来,谁知道半路里金利国王命令戒严整个王宫,我的人被逼无奈,才将她给丢进了河道里。我原本以为她早已经葬身在河底,谁知道她命大,居然被过路的商人给救了,还活着找了回来,真是可恨!”

    “那个叫荣溪的太可恨了,破坏了我们整个计划,我恨不得杀了他而后快!”绫罗越说面容越狰狞,“当年我们能把安娜险些弄死,如今也可以把她弄死第二次!

    “快收起你这种肤浅的想法,赶紧跟我去爱琳的寝殿,恭贺安娜公主的归来。”

    太尉罗克说着,眼里闪过抹阴狠,“唯有先麻痹对手,才能顺利吃掉,这个浅显的道理难道还需要我来教你么?”

    他的话令气得抓狂的绫罗陷入了沉思,久久才终于舒缓咬牙切齿的表情,“好!”

    贝思和贝特互相对视了一眼,跟着点了点头,跟着太尉罗克以及绫罗朝着爱琳王妃的寝殿上去了。

    他们一行四人赶到爱琳王妃的寝殿前时,奢华的王宫内早已经亮起了璀璨的灯光,将昏暗的也照射的如同白昼。

    金利国王和爱琳王妃正陪着满脸茫然的荣宝儿坐着,他们只有目光凝视着失而复得的宝贝女儿,怎么都看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