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33章 小时候的期盼成真:有了爸爸妈妈的关爱…
    第1533章 小时候的期盼成真:有了爸爸妈妈的关爱…

    太尉罗克为了避嫌,硬是在王宫里转了一圈才走回绫罗的寝宫。

    他还没走进去,就听到绫罗摔砸东西的噪音,不悦地摇头走进去,“绫罗,你为什么就是不能改了自己沉不住的坏毛病呢?”

    绫罗手里正举着件从Z国风精美瓷器,看到罗克走进来,怏怏放了下来,“父亲,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你又不是没看到爱琳已经清醒了,刚才还副装出来的大度,真是让我恶心!”

    罗克瞪了绫罗一眼,看了下寝宫内只有他们一家人,这才低声不耐烦道,“这就是身居高位的特权,等你成了王妃,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绫罗的脸色灰败的厉害,“父亲,这二十多年我都小心翼翼伺候着金利,可他从不肯正眼瞧我。现在爱琳居然从疯癫中恢复了清醒,以后更不会有我出头的日子。”

    “哼!”罗克冷哼了声,“我们能让她疯第一次,就能让她疯第二次。只要有心,没什么是做不到的。”

    绫罗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她一直以为爱琳这些年的疯癫是因为丢失了安娜公主,可现在听起来,似乎另有隐情。

    “父亲,莫非?”绫罗试探地问了句,眼睛警惕地扫视了圈四周。

    罗克立即挥手,止住了绫罗的询问,“有些事不该你知道的,你不要问。你现在给我记住,不要轻举妄动,尽量搞好跟爱琳的关系。还有刚回宫的安娜,哼哼,你必须要赢取她的信任。”

    比起摊在明面上的怀疑,突然倒戈的信任才最为致命!

    绫罗为难地皱起眉头,“不行,父亲,我看到爱琳被金利呵护成宝贝的样子就恨不得撕碎了她。我做不到跟她和睦相处,做不到。”

    罗克再次狠狠瞪了绫罗一眼,“做不到也得给我去做!别以为你曾经做过的那些蠢事我不知道,想要保住现在的富贵,从今天起,先给我夹起尾巴做人!”

    绫罗脸色瞬间惨白如纸,“父亲,你知道,知道……”

    “哼!愚不可及!”罗克重重哼了声,厉声叮嘱道,“记住我的话,藏起你心里那些妒恨!只要没用的女人才只知道争男人的宠爱!之前的事我已经处理干净了,你给我聪明点,不要再玩火自—焚!”

    给绫罗敲了警钟后,罗克这才神色匆匆地离开了王宫。

    今天发生的事太过突然,他必须回去好好理理才行。

    迟早有一天,他罗克家族要成为这金王宫的新主人!

    等罗克走后,刚才还戾气冲天的绫罗整个人无力地瘫软在沙发上,肩膀颤抖的厉害,一张脸更是毫无血色。

    全程目睹了自己母亲跟外公争论的贝思和贝特十分奇怪,不知道外公到底说了什么,居然将向来性格强势的母亲给吓成了这样。

    贝思走过来,轻声问道,“母亲,外公他刚才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怎么害怕成这样?”

    “对啊,母亲,之前外公不是还说,这整个T国未来都是我的么。等我当了国王,你就是这里最尊贵的人,还有什么好怕的?”贝特一脸的盛气凌人。

    绫罗抬头看了眼围绕在自己跟前的女儿和儿子,强行摁住心里的那种惶恐。

    没事的,父亲刚才说他已经将那件事给善后了,完全不用再担心会被任何人给捅破!

    她绫罗生来就是要当王妃的,绝对不会被任何人任何事给打败!

    不仅如此,她生下的宝贝儿子,一定会是这个王国的新主人!

    绫罗恶狠狠将刚才被戳穿旧事的胆怯给抛开,努力冲贝思和贝特露出僵硬的笑,“没事,外公的话是对的。这段时间你们多跟安娜公主亲近,绝对不能给别人留下你们排斥她的坏印象,记住没有?”

    “嗯。”贝思和贝特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不过他们向来最听绫罗的话,都乖巧地点点头。

    反正只是点个头而已,又没什么困难的。

    至于以后她们能不能跟那个讨厌的安娜相处愉快,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看到两人点头,绫罗那颗被刺激过度的心这才终于安稳了些。

    她已经在这座冰冷的王宫里虚耗了二十多年,就算豁出去命不要,也一定会把自己的儿子亲手送上国王的宝座!

    一定!

    相比起绫罗寝殿的满地狼藉,此时爱琳的寝宫内却一片祥和。

    因为终于找回了自己丢失二十多年的女儿,爱琳王妃心中的喜悦可想而知。

    她吩咐厨房做了很多精致的菜肴,恨不得一晚上就能将自己亏欠了二十多年的母爱给弥补回来。

    “安娜,来,坐到母妃身边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爱琳王妃温柔地牵着荣宝儿的手,拉着她走到欧式餐桌前,优雅地坐了下来。

    视妻如命的金利国王更是开心得合不拢嘴,他觉得自己这辈子的好运气都攒在了今天,不仅找回了丢失多年的女儿,而且深爱的爱琳也跟着恢复了神智,上苍真是待他不薄。

    他亲自帮爱琳和荣宝儿摆好银质餐具,然后体贴的帮两人各自盛了碗餐前甜羹。

    T国的风俗饮食基本和M国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就是晚餐正式开始前,会有道餐前甜羹和几碟开胃小菜。

    金利看向荣宝儿,笑得一脸慈爱,“安娜,快尝尝这些合不合你的胃口,不合适我再吩咐他们换掉。”

    “是啊,快尝尝这些餐前小点,都是T国最传统的小食。”爱琳温柔地跟着点头,满脸都是慈母的笑。

    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两人,荣宝儿那颗彷徨无依的心渐渐落了下来,觉得有丝丝温暖在心间慢慢扩散。

    她还记得在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每到晚上的时候,别的同学家都围在一起热热闹闹吃着晚餐;只有她脖子上挂着把钥匙,坐在公园里喝西北风。

    那时候的她最希望的,就是能够和爸爸妈妈围在一起,有说有笑地吃顿饱饭,哪怕没有菜喝粥也可以的。

    当年的她甚至还傻乎乎觉得,自己运气不好摊上了个赌鬼父亲,气跑了母亲,害自己从来没有享受过一天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