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34章 爱琳,对不起,我错了…
    第1534章 爱琳,对不起,我错了…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像豆芽菜似得自己真是傻的可爱。

    她能够顺利长这么大,真的要感谢老天垂怜,没让荣溪早早就把自己给卖掉。

    “安娜,怎么不吃?是不合胃口么?”爱琳看到荣宝儿拿起筷子却没有夹菜,生怕她吃不惯餐前甜点,扬手冲一旁站着的宫女道,“公主好像不怎么喜欢这些甜点,都撤下去吧,让厨房上正餐。”

    “是。”

    两名宫女将餐前甜羹和开胃小菜撤了下去,然后吩咐厨房上正餐,很快就将纯白的欧式餐桌摆的几乎都要摞不下。

    荣宝儿从当年的记忆中回过神,就发现自己跟前的那碗甜汤不见了,取之而代的,是满桌子丰盛的菜肴。

    她茫然地看向爱琳,“刚才那碗汤呢?”

    爱琳的目光始终放在荣宝儿身上,看到她疑惑不解的神情,笑得眉眼弯弯,“母妃刚才以为你不喜欢,命人撤了下去。来人,吩咐厨房再做道刚才的甜羹,给公主端上来。”

    “不用,不用这么麻烦。”荣宝儿这才知道自己无意中摆了道乌龙,连忙冲爱琳王妃摇头,“我只是随便问问,不用这么麻烦的。”

    爱琳看向荣宝儿的眼神里满满都是宠溺,“你是我最疼爱的安娜公主,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只是碗汤而已,怎么能叫麻烦呢?”

    说着,爱琳伸出手,温柔的帮荣宝儿将她耳畔垂下来的碎发理到了耳后,细声细语道,“你是这个国家最尊贵的公主,享用的一切,都理所当然是最高档华贵的。”

    荣宝儿坐在软软的靠背椅上,突然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终于也是个有了爹地和妈咪的孩子。

    这样的感觉,她从未在自己身上感受到,永远都是怀着羡慕的目光注视着周围的同学的。

    他们开心时有父母站在一旁搂着大笑,沮丧时有父母站在背后喊加油,就连调皮捣蛋了永远都会有父母赶过来善后。

    而她,却什么都没有,永远都只有醉酒后荣溪的谩骂和责打。

    荣宝儿静静坐在那里,感受着爱琳王妃和金利国王始终笼罩在她身上的目光。

    那些目光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柔和,纯净到没有丝毫的杂质。

    这,大概就是她从小就渴求,却从来没有体味过的——亲情吧!

    荣宝儿的心口逐渐变得温暖起来,那种她憧憬奢望已久的感觉像块火炭似得,将她的心口捂得热热的,烫的她的眼角都跟着酸涩起来。

    爱琳一脸欣喜地坐在荣宝儿身边,忙着给她夹菜,根本不知道此刻的荣宝儿早已经心潮翻涌。

    “来,尝尝这些合不合胃口,不合适撤下去再换。”

    金利跟着夹菜,逐一放在爱琳和荣宝儿的餐碟内,“慢慢吃,小心烫。”

    荣宝儿看着自己面前转瞬就被堆得满满当当的餐碟,鼻头的酸涩更加厉害起来,吸了吸鼻子才压下眼角逐渐想要弥漫起来的薄雾,努力调整情绪,“谢谢,我们一起。”

    晚餐在和谐的气氛中展开,这历经二十二年的分离的一家三口,终于在今夜吃上了团圆饭!

    等晚宴结束,宫女立即送上了厨房静心准备的餐后水果。

    看着眼前摆盘精美的水果拼盘,荣宝儿遗憾地摇摇头,“不行了,吃得太饱,真的吃不下了。”

    爱琳立即笑着点头,“那就不吃好了,安娜,可以陪母妃到处走走么?”

    荣宝儿看着始终笑得和蔼的爱琳王妃,轻轻点了下头,“好。”

    金利跟着站起,自发走到爱琳王妃跟前,伸手想要将她的手握入自己掌心。

    还记得爱琳王妃清醒时,他们时常在夜色中静静漫步在王宫的花园里,如今距离那些携手并肩前行的日子,已经不知觉的过了二十多年。

    只是金利的手刚伸出去,爱琳就不着痕迹地收了回来,握住荣宝儿的手,只顾着柔声跟她说话,“走吧,我们去花园里转转。”

    金利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再没谁比他更了解看似柔弱的爱琳了,她的无声疏远,是因为他没有遵守大婚时许下的承诺。

    绫罗的存在,到底是成了他们夫妻间最大的障碍。

    金利的右手垂下来,暗暗握紧,眼中神色晦暗不明,谁也不知道此刻的他心中是多么的懊悔。

    如果当年他没有喝醉,清醒后的爱琳怎么可能会对自己这么失望?

    可是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如果,他不但喝醉给了绫罗机会,还给了她两次机会……

    荣宝儿陪着爱琳在王宫的花园里漫步,周围的路灯溶溶投在园内的奇花异草上,格外的漂亮。

    “爱琳,我……”

    金利追上荣宝儿和爱琳,张嘴想要解释绫罗的存在。

    爱琳却根本不给他机会,牵着荣宝儿的手调转方向继续往前走,“安娜,我们去那边走走。”

    金利原本伸出想要搭在爱琳肩头的手尴尬地僵在半空中,目送两人转身离开。

    他有些气恼地将拳头捏得咔咔作响,长腿快速追上前面的妻女,伸手揽住爱琳的脚步,“爱琳,我们必须坐下来好好谈谈。”

    荣宝儿就算再笨,也知道自己不合适再待下去,尴尬地看向爱琳,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

    虽然她很喜欢眼前这淡淡的亲情,可是那声妈咪梗在嗓子里,却怎么都喊不出来。

    荣宝儿尝试了几次,都做不到叫爱琳妈咪,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我……我有些累了,可不可以先回去?”

    “累了?正好我也累了。安娜,今晚就留在我的寝宫好不好?母妃想好好跟你说说话。”

    爱琳王妃柔声说着,眼睛始终没有多看金利一眼。

    “可是……”荣宝儿将目光看向虽然站在一旁,表情焦灼不已的金利,欲言又止。

    她猜到两人应该是发生了争执,可是身为他们的女儿,她却不知道自己这时候应该说些什么缓和的话。

    “爱琳,我们好好谈谈,好么?”金利再次诚恳地说着,眼神里写满了忧愁。

    之前他还觉得自己得了老天的眷顾,现在却在头疼该怎么向爱琳解释绫罗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