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35章 昊天:宝儿,我怎么又把你弄丢了…
    第1535章 昊天:宝儿,我怎么又把你弄丢了…

    爱琳始终没有多看安利一眼,而是拉起荣宝儿的手,朝着寝殿走去,“走吧,咱们回去。”

    金利站在原地,所有的好脾气都被爱琳给磨了个光,今晚如果不能解释清楚绫罗的事,他肯定会憋疯的!

    “安娜,父王和你母妃有些重要的事要谈,你可以先回自己的寝宫么?”金利轻声跟荣宝儿说完后,就一把将错愕不已的爱琳给打横抱了起来,然后大踏步离开了荣宝儿的视线。

    “金!利!你放我下来!”

    “你先听我说完!”

    “混蛋!放我下来!”

    “先听我说完再说。”

    两人的争执声越来越远,荣宝儿站在原地看得瞠目结舌。

    所以,她的爹地和妈咪,感情其实很恩爱的吧?

    只是身为国王的爹地地位太过崇高,所以才会有了另外的女人,而妈咪之所以那么冷漠,肯定也是因为那个眼神不善的妃子吧?

    这……这到底哪跟哪啊?

    她怎么就卷入这样古代宫廷争斗中了?好像她学着电视剧里穿越了一样。

    荣宝儿的眼前划过晚宴前见过的绫罗,想起她看向自己时那怨毒的眼神,知道绫罗绝对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古代电视里那些宫斗剧什么的荣宝儿倒是看过不少,可是她却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只不过眼下她是T国的失踪多年归来的公主,她的突然出现,肯定挑动了这个国度内某些人敏—感的神经吧?

    荣宝儿突然打了个冷颤,觉得后背凉飕飕的。

    她看了眼花园四周,刚才还觉得异常漂亮的花园,这会儿却因为只剩下她一个人显得格外的死寂。

    这里是高墙深宫,想必跟电视上演的差不多,在不知名的角落里,肯定有不少的亡魂吧?

    荣宝儿越想越觉得后背发凉,她连忙抱紧自己的双肩,快步朝着记忆中的寝宫方向走去。

    在夜色里,她的脚步凸显的格外清晰,也令在这个陌生大环境内的荣宝儿走得胆颤心惊起来。

    她边走边小声念叨着云昊天的名字,“云昊天,你这个笨蛋,到底知不知道我被带到了这儿?赶紧快来找我啊!”

    花园内晚风拂动,吹起阵阵花香。

    谁也没看到,在荣宝儿离去后,有道背影正怨毒地凝视着她,恨不得用目光将她片片凌迟!

    这道鬼祟的身影瞪视着荣宝儿离去,这才转过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而此刻的E国,正被荣宝儿念叨的云昊天突然打了个喷嚏。

    他整个人消沉地靠在卧窗上,看着外面明亮的月色,扬起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烈酒灼喉,却暖不热云昊天因为遍寻荣宝儿不着的凉寒的心。

    他苦涩地勾起抹惨笑,寂寥地看着窗外的月色,低声呢喃着,“宝儿,刚才是你在念叨我么?你到底在哪儿?为什么我每次都把你弄丢了……”

    云昊天的低喃在卧室内响起,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叩叩,叩叩叩。”

    卧室的门在这时被敲醒,然后响起了苏倩关切的声音,“昊天,你睡下了么?”

    苏倩最近很担心云昊天,不忍心看着他这样消沉下去,眼看着他都回来那么久了,可是每天都借酒消愁。

    尤其是云昊天眼里那对荣宝儿浓郁的思念,看得苏倩心疼的不行。

    云昊天不是没有听到苏倩的声音,却静静靠在卧窗窗台上,压根不想说话。

    “睡了么昊天?”苏倩再次问了声,她明明看到云昊天的卧室里亮着灯,难道是已经睡了?

    卧室内依旧静悄悄的,云昊天颓废地靠在冰冷的窗台上,半句话都没说。

    苏倩静静在门外站了一会儿,只好无奈地转身走了。

    听到苏倩的脚步声远了,云昊天仍旧像失去了灵魂的木偶似得,靠在窗台上一动不动。

    他就那样静静躺着,眼睛无声望着窗外,低声呢喃着,“宝儿,你到底在哪儿?如果你也思念我的话,能不能到我的梦里来?告诉我你到底在哪儿?像上次那样给我信息好不好?”

    窗外的月色华凉依旧,就连满天的星辰都跟着黯然下来,却没谁能回应云昊天此时的疑问。

    斗转星移,凉寒的夜色渐浓,然后转淡,天边渐渐出现了鱼肚白。

    云昊天看着天边那一抹鱼白,这才疲惫地闭上了双眼。

    他等了一晚,等着荣宝儿能够到他的梦里来,可是却在这凌晨到来十分,才终于疲惫地睡去。

    ————————

    T国。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泄下时,荣宝儿就醒了过来。

    对于这个陌生的国度,她还很不能适应,外面有些微微的动静就很快醒了过来。

    昨晚她从花园走回去后,却因为不认识路走到了爱琳王妃的寝宫。

    荣宝儿并没有走进去,而是直接去了安娜公主的寝宫,就坐落在爱琳王妃寝殿的后面。

    整个公主寝宫被装修成柔嫩的粉红色,少女心十足的同时又格外的大气,处处都彰显着皇室高调风范。

    荣宝儿随意洗漱了下,换了身崭新的睡袍就昏沉沉躺下睡了。

    晚上她睡得很不安稳,不知道是换了陌生的环境还是因为太思念曦儿,总觉得在睡梦里总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似得。

    因此外面刚一天亮,她就警醒地从睡梦中醒来。

    荣宝儿晃了下睡得昏沉的脖子,正准备从床上走起来,就听到细碎的脚步声走了过来。

    隔着粉红色的纱幔,她看到有群宫女正端着洗漱用的东西走了过来。

    “公主,你是要起床了么?让我们来服侍你吧?”

    宫女们的问话令荣宝儿头大的揉了下太阳穴,她不由想起昨天晚上,也是这么大的阵仗。

    唉,虽然这里是现代化十足的皇宫,可是里面的那些规矩礼节,真的让她很不能适应。

    她是有手有脚注重隐私的现代人好吧,不需要别人服侍洗漱,更不用她们帮自己穿衣服,能不能把那些陈旧的破规矩都给扔了?!

    荣宝儿一把掀开罩着公主床的粉红纱幔,挥手让那些明明穿着得体的现代衣裙,却恪守着陈腐规矩的宫女们离开,“不用,我自己可以。还有,以后都不用再这样,我有手有脚,完全可以照顾自己,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