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38章 荣宝儿遇刺,爱琳挡刀…
    第1538章 荣宝儿遇刺,爱琳挡刀…

    不过爱琳并没有把这种情绪给表现出来,而是始终用恬静的笑容掩藏着一切。

    她把所有的情绪都藏在了画笔下,对着自己最疼爱的女儿一笔笔临摹。

    一名宫女这时走了过来,将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放在了爱琳不远处的桌角上,“王妃,你最爱的咖啡。”

    “嗯。”爱琳轻轻点了下头,继续专注的绘画。

    她没有什么别的爱好,最爱的就是绘画和喝咖啡,王宫里有名特意为她研制咖啡的匠人,二十多年来都风雨无阻的为她磨制最香醇的咖啡。

    最后一笔线条落下,爱琳满意地端详着画板上栩栩如生的画像,笑得格外恬静,“还不错。”

    “已经画好了?”荣宝儿还是第一次当绘像的模特,连忙站起来去看。

    只见画板上的画像灵动甜美,神态举止没有一处不像她的。

    “哇,真的好美,我说的是画像,太美了。”荣宝儿由衷地赞赏了句。

    爱琳淡然笑了下,端起桌上宫女的咖啡,递给荣宝儿一杯,“这是我最爱的手工研磨咖啡,你也尝尝。”

    “好。”荣宝儿接过咖啡,深吸了口,鼻腔里瞬间满溢了咖啡独特的香醇气息,“好香啊!”

    “当然,所以我都上瘾了,一喝就是二十多年。”爱琳说着低下头,优雅地喝了一小口。

    荣宝儿跟着喝了半口,却做不到爱琳那么优雅的举止,不过嘴里却充斥了咖啡的丝滑香浓。

    就在这时,爱琳举着咖啡的手却定在了半空中,“不对,这咖啡的味道怎么跟以前不一样了?”

    荣宝儿疑惑地看向手里端着的咖啡,没觉得跟以前喝过的那些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唯一的不同,就是这杯咖啡太浓厚香醇,秒杀她之前喝过的所有。

    “先别喝了,放在这儿。”爱琳将咖啡杯放在桌上,板着脸吩咐一旁站在的宫女,“去把给我研磨咖啡的匠人叫来,我有话问他。”

    “是。”宫女应了声,走出了爱琳的寝宫。

    荣宝儿跟着放下咖啡,轻声问道,“是有哪里不对么?”

    “味道不对,虽然我之前疯癫了二十多年,却从未断过咖啡,太熟悉它那独特的味道了。今天的这杯,很不对劲。”爱琳说着,朝另一名宫女挥手道,“去把医官请过来。”

    这名宫女跟着离开,“是。”

    荣宝儿站在原地,突然觉得刚才还温馨的宽敞寝宫内,气温瞬间冷肃下来。

    难道,这杯咖啡被人下了药?

    这个想法、令荣宝儿吓了一跳,她无法想象,会有谁敢对王妃下手。

    爱琳看出了荣宝儿脸上的不安,轻轻握住她的手,“不怕,一切都有母妃在。”

    很快,两名宫女就将研磨咖啡的匠人和医官给带了过来。

    爱琳坐在沙发上,吩咐走进来的医官,“看下这杯咖啡,有没有什么问题。”

    “是。”医官连忙将桌上的咖啡端了起来,仔细检查。

    他将咖啡倒进自己带来的银质器具里,然后轻轻尝了下一点,仔细品了下,“王妃,咖啡并没有任何问题。”

    爱琳眼中闪过抹惊讶,看向跪在地上的匠人,“我记得之前帮我煮咖啡的并不是你。”

    虽然爱琳疯癫了二十多年,但是没疯癫前的记忆她还是有的,当年为她熬制咖啡的,绝对不是眼前这个人!

    那名匠人吓得瑟瑟发抖,“王妃,我是昨天才新来的,做事一直尽心尽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爱琳微皱起眉头,“之前那名匠人呢?”

    “小的不知道啊王妃,听说……听说他是喝醉了酒,摔进河道里淹死了。”

    熬制咖啡的匠人早已经吓得魂不附体,整个人仍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爱琳朝两人挥挥手,“这里没你们的事了,都下去吧。”

    “是。”医官冲爱琳弯腰致敬,转身离开。

    那名匠人却仍趴在地上,不敢起来。

    爱琳疑惑地看着仍跪在地上的匠人,“你可以走了,为什么还不起来?”

    “王妃,小的不敢,是不是小的煮的咖啡有什么问题,你一定要告诉小的。”那名新来的匠人诚惶诚恐地说着,突然从地上跃起,朝着离他最近的荣宝儿冲去。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荣宝儿只来得及看到抹刺眼的白光闪过,然后听到声闷哼,“唔。”

    只见爱琳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时,用身体挡在了荣宝儿面前。

    而那抹荣宝儿看到的白光,正是新来的匠人手里握着的利刃,此刻正刺在王妃的后背上!

    “妈咪!”

    荣宝儿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坏了,始终都叫不出口的“妈咪”在此刻冲口而出。

    她连忙扶住爱琳摇摇欲坠的身形,眼泪早已经模糊了视线,哽咽着摇头,“妈咪,你怎么了?你怎么能为我挡刀?”

    “因为,你是我的女儿啊。”爱琳痛得脸色苍白,却仍然露出抹最温暖的笑,“这世上哪有母亲不疼自己孩子的?”

    虽然爱琳背后中了一刀,可是整个人却开心的不行。

    因为她刚才真真切切听到了荣宝儿喊她“妈咪”,虽然并不是皇室里称呼的“母妃”,可是爱琳更喜欢“妈咪”这种亲昵的称呼。

    荣宝儿噙着泪看向爱琳背后,那里刺着一把刀柄,刀身已经完全没、入了爱琳的脊背。

    殷红的血触目惊心,正顺着刀柄缓缓淌下。

    整个寝宫内都被这突发的一幕乱成了一团,有宫女立即跑出去,去找金利国王。

    而刺中爱琳王妃的匠人,早已经被反应过来的侍卫给摁在地上,用脚死死踩在脸上,“老实点,不许动!”

    匠人根本都没有挣扎,烂泥般倒在地上,已经断了气。

    原来他知道不管自己这一刀刺出去后果如何,都会没命,直接咬破了牙齿里早就藏好的毒药。

    当金利国王赶到时,就看到荣宝儿正扶着脸色腊白的爱琳坐在沙发上,爱琳背后仍戳着那把晃眼的匕首刀柄。

    这一幕令金利的直接变了脸色,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像被不知名的大手给攥住了一样,痛得几乎不能呼吸。

    “爱琳,爱琳你怎么了?!”金利飞奔过去,却不敢将爱琳拥入怀里,生怕会加重了她的伤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