镶满宝石的王冠在镜子里折射出璀璨的光,晃得荣宝儿有点眼花。

    她低头看了眼身上穿着的粉红色千层公主裙,嘴角微微有些抽搐。

    不是说要参加册封大典么能不能不要把她打扮成古代的风格?

    好歹她也是现代成年人,却穿了一身的粉红色,就连王冠上的宝石都是粉红的,会不会太少女心了?

    虽然荣宝儿也承认这身行头十分减龄,但是身为已经是美少女妈咪的她,总觉得穿着这身衣服有点扮嫩的嫌疑。

    她有些不自在地扯了下身上的粉红星光裙,随口问道,“这样真的好么?”

    一旁的宫女正帮她戴珠宝首饰,听到问话连忙谦卑地点头,“那当然,公主,这可是长公主才能穿的册封礼服,听说贝思公主闹了好几次,都被国王给无视了。”

    话音刚落,这名宫女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把私下里的闲话给说了出来,吓得连忙跪在地上认错,“公主,刚才小的是乱说的,你千万不要当真。”

    荣宝儿随和地伸出手,将这名吓得浑身发抖的小宫女从地上拉了起来,“你只是随口说说,不用吓成这样。”

    “谢谢公主,谢谢公主。”

    小宫女吓得早已经出了一身冷汗,再也不敢多说什么。

    荣宝儿刚才的瞌睡劲儿终于压了下去,她想了下小宫女的话,眼前闪过昨天站在绫罗旁边的贝思妒恨的眼神,眉尾微微上扬。

    看来今天的册封大典,自己肯定会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的。

    如果换成以前,荣宝儿可能会放弃今天的册封,去过不被人记恨的平淡日子。

    不过现在的她却不会再这么想了,因为有些东西,不是你躲就能躲得掉的!

    她的身份是从出生就注定好了的,尊贵荣耀的同时,也注定了会招来有心人的妒恨和暗害。

    就像二十二年前,明明还只是个婴孩的她,就被人丢进皇宫的河道里,差点丧命的惊险。

    就像昨天那名压根就不认识的咖啡匠人,那狠绝凶戾的行刺。

    如果不是自己的妈咪奋不顾身,当时倒下去的,肯定就是她了。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此刻的荣宝儿比谁都清楚,当她答应戴上王冠的这一刻,就要承担起这个身份所带来的一切荣耀和阴谋。

    在这个金碧辉煌的王宫内,角落里肯定潜藏着见不得光的阴谋诡计,而她决定不再退缩,勇敢去面对!

    荣宝儿的眼神变得坚决起来,没错,她会尽快让自己变得强大,再也不会让昨天妈咪喋血当场的一幕重现!

    “公主?我们已经收拾好了,可以出去坐上游行花车了。”一名宫女见荣宝儿在愣神,小声提醒着她。

    荣宝儿轻轻点头,站起身走出寝宫。

    她完全不用担心身后那些繁复的裙摆落在地上,因为有两名宫女正小心翼翼地捧着。

    刚才在收拾妆容的时候,荣宝儿已经听宫女们简要说了下今天册封的流程。

    她要跟在国王和王妃花车后面,坐着公主用的花车在王宫外绕行三圈,然后再赶去专门进行册封仪式的圣殿,在众人的注视下完成册封仪式。

    之前的公主册封仪式大都是长公主12岁时进行的,而荣宝儿的册封却因为她的失踪,迟到了整整十年。

    荣宝儿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册封时穿的礼服都是粉红色,那是因为十二岁的小女孩,正是喜爱粉红的年纪啊!

    只是,既然公主礼服可以专门定做,为什么就不可以让她再重新选个沉稳的颜色呢?

    这样粉—嫩的颜色,真的不会被围观的百姓们说她扮嫩么?

    荣宝儿在心里暗暗吐槽了声,这才在宫女的搀扶下,坐上了那辆早已经等待她多时的花车。

    这辆花车被打造成粉红色独角兽的造型,上面驮着栋迷你的公主寝殿,周围点缀着娇艳欲滴的火红玫瑰。

    这栋迷你寝殿细节精致到令人赞叹,简直就是荣宝儿现在住着的寝殿的等比缩小版。

    在独角兽花车的前面,是四匹通体雪白的彪美骏马,正昂首挺胸等待阔步前行。

    荣宝儿坐进那座迷你寝殿里,从窗户里往外看了下,发现花车周围已经站满了肃穆的卫兵,个个精神抖擞。

    “出发!”

    负责引导花车的礼官中气十足宣布后,花车徐徐前行。

    荣宝儿知道,这是要去跟国王和王妃的花车汇合。

    王宫的通道内站满了要参加这次庆典的人,虽然人头攒动,不过却井然有序地跟着花车前行。

    花车走了几十米,就到达了王妃的寝殿,停了下来。

    荣宝儿再次往外看了下,就看到前方拐角处,有一艘活灵活现的孔雀花车,上面的迷你宫殿赫然是王妃住着的那栋,周围堆满了色彩艳丽的巨大花球,正争奇斗艳开除淡粉稍带银光的重瓣。

    荣宝儿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花,好奇地问了下坐在自己身旁的宫女,“那些是什么花?怎么那么漂亮?”

    “回公主,那是皇后花,是南非国王特意赠给国王的,也叫普蒂亚花。等会儿你还会儿看到种金黄色的,也是这个品种,但是比这个更加艳丽,别名叫帝王花,是专门用来装饰国王的花车的。”

    宫女耐心解释后,荣宝儿忍不住往前看去,果然在王妃的孔雀花车前不远,看到了国王专门乘坐的巨象花车。

    T国人最喜欢大象,他们相信大象会为他们带来福气和运道,就连国王的花车都用巨象来做造型。

    在巨象花车周围,果然堆满了大朵大朵金黄色的帝王花,那些花跟皇后花有些相似,却开得分外霸气,难怪会被成为帝王花。

    荣宝儿只看到了花车,却没有看到国王和王妃,知道他们肯定分别坐在了各自的花车内。

    她稳了稳心神,为即将到来的游行深吸了口气。

    不知道等下花车走出王宫,外面等待的会是怎么样的场景。

    荣宝儿有些忐忑地坐在花车内,却不知道在她的花车后面,其实还有另一辆花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