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3章 公主花车起火(1)

    那辆花车是蓝色的船帆造型,上面有座帐篷支起来的小房子,周围摆放着紫色的菊—花。

    这艘船帆花车做工并不精致,一看就是临时搭建起来的。

    而在那顶帐篷小房子里,则坐着咬牙切齿的绫罗和她的一双儿女。

    贝思妒恨地看着前面的公主花车,眼里几乎喷出了火,“可恶!母亲,那辆花车我之前求了父王好几次都没有坐上,凭什么要给她坐?!”

    贝特嘲讽地咧嘴,“凭什么?就凭她是长公主呗。”

    这句话令贝思更加抓狂起来,抡起拳头砸向贝特的脑袋,“你再敢多说一句试试!”

    贝特知道自己说到了贝思的痛楚,吐了下舌头躲过贝思的拳头。

    没能打中贝特,贝思很是愤愤不平,指着贝特告状,“母妃,你看他!”

    “够了!”绫罗的脸色很不好看,厉声训斥正在打闹的姐弟俩,“他们一个个坐在华丽的花车上,就我们的花车是临时搭建的,而且还三个人挤在一起!你们还有心思打闹,是不是嫌我心里还不够堵得慌?!”

    被骂得灰头土脸的贝思和贝特不敢再打闹,愤愤不平地看着外面荣宝儿的花车,脸色气得难看到不行。

    尤其是贝思,她昨晚气得一整晚都没睡好,现在看到荣宝儿坐在她梦寐以求都坐不上的花车,气得整个人都快要爆炸!

    这个该死的安娜,夺走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

    贝思疯狂地妒恨着荣宝儿,眼睛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跟贝特对视了一眼,抿嘴无声笑了起来。

    贝特愣了下,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跟着无声地咧嘴笑了。

    哼哼,出去游行吧!他们还等着看好戏呢!

    四辆花车终于缓缓驶出王宫,来到了早已经围满了人的街道上。

    宽敞的街道两旁站满了人,他们都是前来等着围观的百姓。

    等几辆花车刚驶出王宫,翘首以待的人们就响起了如雷鸣般的掌声。

    “快看呐,国王的花车出来了!是我们的吉祥物金象!”

    “是啊,王妃的金孔雀花车还是一如当年的华贵啊!”

    “快看快看,那辆粉红色独角兽就是长公主安娜的!真的太漂亮了!”

    “我也想坐独角兽花车,妈咪,公主的花车好漂亮。”

    “嘘,这话可不能说,那辆花车是只有安娜公主才可以坐的,安静看就好了,乖。”

    人群里响起吵杂的议论声,对已经二十多年没有过的盛况交口称赞。

    荣宝儿安静坐在花车内,美丽的脸庞隐隐可以从小宫殿打开的窗户露出来,更是令围观的百姓赞叹不已。

    “快看,那就是我们的安娜公主!”

    “天呐,她居然长得这么美,比我们的王妃还要漂亮!”

    “那当然,那可是我们的福星安娜公主呢!二十二年了,她终于回来了,我们T国肯定会因为她的归来变得更加强大!”

    人群的议论声传入荣宝儿的耳中,令她微红了脸颊。

    她从来没觉得自己长得有多美,这些称赞声有些夸张了。

    不过,T国的人还真是热情可爱呢,她很喜欢。

    花车又走了一阵,荣宝儿想到昨天王妃的伤势,很是担心地问向身后的宫女,“我可不可以从花车上下来,去看看我的妈咪?”

    宫女愣了下,显然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不过好在她们反映敏捷,很快就说道,“公主,花车要绕着王宫三圈的,等三圈后会暂时停下修整队伍,然后再去册封的圣殿,你可以趁着修整时下来。”

    “好。”荣宝儿轻轻点头,“现在已经几圈了?”

    “两圈,再有一圈,整个队伍都会停下来修整队伍,不过公主下车时,要记得带上面纱。”

    宫女说着,将车内备着的面纱拿了出来。

    荣宝儿默默点头,任由宫女帮她戴上了面纱。

    很快,花车车队已经绕着城堡走了三圈,果然像宫女之前说的那样停下来修整。

    荣宝儿趁机下了车,来到了王妃的花车前。

    她的速度很快,加上两辆花车离得很近,等荣宝儿进了王妃的花车内,外面却没人注意到。

    王妃爱琳正靠在迷你寝殿内闭目养神,听到动静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穿着粉红色公主裙的荣宝儿。

    她温柔地低声笑了,“安娜,你今天这身衣服,可真是漂亮极了。”

    荣宝儿的耳根微红了下,“妈咪,你确定不是在取笑我么?我都已经二十二岁了,居然还要穿粉红色。其实我觉得亮蓝或者淡紫更适合我。”

    爱琳脸上的笑意更浓,“可是公主裙就是粉红色啊,而且我觉得我的宝贝女儿穿什么都漂亮呢。”

    荣宝儿有点害羞地笑了下,知道自己说不过爱琳,连忙转移话题,“妈咪,你身上还带着伤,参加庆典真的没问题么?”

    爱琳昨天受了伤,就算王宫里的医官医术再高明,也不可能一晚上就恢复好的,这就是荣宝儿担心的原因。

    “没事,这可是我宝贝女儿的册封庆典呢,我肯定是要到的。”

    爱琳身上的伤仍痛得厉害,不过她却坚持要来,金利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了。

    这会儿爱琳看到荣宝儿关切自己的眼神,心口暖洋洋的,就连伤口都不觉得痛了。

    荣宝儿看着爱琳的脸色并不好,因此对她的话并不怎么相信,“妈咪,你真的没事么?可是我看着你的脸色怎么那么不好?”

    说着,荣宝儿从茶几上抽了张湿巾,小心翼翼帮爱琳擦了下额头的汗,“看看你额头上都有汗了,是疼的还是热的?”

    爱琳心里格外的暖,笑着冲荣宝儿摇头,“哪有疼那么厉害,这是热的。”

    荣宝儿的手顿了下,知道爱琳是不想让自己担心,T国现在的天气秋高气爽,哪里会被热到呢。

    不过她也没戳穿,而是攀着爱琳的手臂,靠在她身旁,“妈咪,我可不可以跟你坐同一辆车?”

    爱琳有些惊讶,“是不是不喜欢那辆粉色独角兽?早知道你不喜欢粉色,就让人提前换成别的颜色。”

    “不是,妈咪,我只是想陪着你,坐在你旁边。”荣宝儿软着嗓子,笑着央求道,“好不好嘛?我只想跟妈咪坐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