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4章 公主花车起火(2)

    二十二年了,荣宝儿才第一次知道跟父母撒娇是多么的幸福。

    爱琳宠爱荣宝儿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不答应她?

    她笑呵呵点头,“好好好,只要你高兴,坐在那里都可以。”

    荣宝儿开心地笑了起来,随口问道,“那我不回去那辆车上,也没事吧?”

    “当然没事,你是我们整个王国最尊贵的公主,想坐在那儿都可以。”

    “嗯,那我就陪在妈咪身边,哪儿都不要去。”

    母女俩热切地说着贴心话,游行的花车队伍重新走了起来。

    王宫距离圣殿大概有十公里,因为围观人群太多的缘故,花车队伍走得十分缓慢。

    此时的T国虽然已经是秋天,不过等太阳挪到半空中时,还是热的厉害。

    再加上今天的太阳格外的好,热辣辣照下来,照得花车都跟着有些烫手。

    荣宝儿和爱琳坐在花车内,完全体会不到外面的炽—热,正低声说着热络话。

    长长的花车车队又往前走了一段,人群中突然发出惊呼声,“糟了!那辆花车起火了!”

    “天呐,是粉红色的独角兽!那是长公主安娜的车!”

    “侍卫快去救火啊!不要烧到我们的安娜公主!”

    人群骚乱起来,只见那辆粉红色的独角兽花车,突然在阳光下燃烧起来。

    这辆独角兽是用松香木做成的,一旦起了火势,瞬间大了起来,熊熊燃烧的火焰烧的周围的侍卫都不敢近身,只能站在远处用东西尽量扑灭。

    然而独角兽越烧越旺,火势凶猛的根本扑不灭,很快就将上面的迷你寝殿给吞噬进火海,而且越演越烈。

    游行的队伍乱成了一团,一大半的侍卫都忙着灭火,另一半则负责维持秩序,将其他花车带离,免得受到波及。

    围观的人群更是惊呼连连,眼睁睁看着那辆粉红色的花车被烧成了一堆残骸。

    等坐在王妃花车内的荣宝儿意识到外面情况不对时,她刚才还坐着的花车已经被烧的只剩下一团焦黑。

    “妈咪,你先在这里坐着,我出去看看。”

    荣宝儿意识到不对,轻声叮嘱了爱琳,自己则转身想要下车看个究竟。

    爱琳虽然还没弄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却已经意识到事情不太对。

    她有些担心地拉住荣宝儿的手臂,“小心点,外面肯定不安全。”

    “妈咪放心,爹地还可以保护我。我出去看看,很快就回来。”

    荣宝儿说完,就戴好面纱,从王妃的车内走出来。

    她刚出现,原本喧哗的人们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他们刚才还以为可怜的安娜公主已经被火海吞噬,却没想到她居然好端端从王妃的马车上走了下来。

    “快看,安娜公主在哪儿!她还活着!”

    “是啊,太好了,安娜公主居然没有事,她还真颗福星呢!”

    “谢天谢地,真是老天庇佑我们T国啊!”

    围观的人们齐声欢呼起来,引得脸色阴沉的国王扭转过头,这才看到从王妃花车上走下来的荣宝儿。

    他的女儿一如既往的完美,令周遭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金利国王阴沉的脸色陡然变晴,心有余悸地摸了下自己被吓得差点停跳的心脏。

    刚才他听到动静就从金象马车上下来,就看到安娜公主的花车正熊熊燃烧着。

    当时他跟周围的人们一样,还以为荣宝儿被大火给吞没了,整颗心都坠入了冰窟里。

    现在荣宝儿完好无缺出现在金利的面前,令他那颗冷到极点的心瞬间欣喜若狂起来。

    “太好了,安娜,你没事真是太好了!”金利开心地搓着手,然后伸出手臂,轻拥了下荣宝儿,“我的小公主,父王、刚才还以为,还以为……”

    金利哽咽地说不出话,他刚找回安娜不久,已经再也承受不住失去她的恐惧了。

    “没事的爹地,我刚才在妈咪的花车里。”荣宝儿轻声安慰着金利,眼角的余光扫向被烧成残骸的花车,觉得后背阵阵发麻。

    她不敢相信,如果刚才不是自己因为担心妈咪下了车,现在已经被大火烧成了什么样子!

    金利国王心有余悸地看着荣宝儿,歉意道,“今天的事是一场意外,你放心,父王一定会严查此事!”

    说着,金利就威压地看向自己身旁的侍卫长,厉声道,“去把做花车的工匠给我押过来!”

    “是!”

    侍卫长转身离开,没一会儿就把负责制造这次花车的工匠给提溜了过来。

    他将那名工匠头往地上一扔,然后重重踹了下工匠的腿弯。

    工匠早就被吓得没了魂,不等侍卫长踹,就双腿一软跪了下来,重重磕起头来,“国王饶命,这件事跟我无关啊!真不是我干的啊!”

    金利危险地缩起眼眸,“不关你的事?整个花车队伍都是由你来负责督办,现在你告诉我跟你无关?哼!”

    侍卫长再次踹了那名工匠一脚,“给我老实点!把事情都给说清楚!”

    “是,是,我说,我说。”那名工匠怕的浑身发抖,颤着嗓子磕磕巴巴道,“国王,这真不是小的干的啊!那辆花车确实是我们连夜打造出来的没错。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金利震怒不已,“来呀,把这个不肯说实话的家伙给我丢进牢房里去!”

    “不要啊国王!小的说!小的说!”花车工匠怕得要命,竹筒倒豆子般将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那辆粉红色独角兽确实是由我们制作的,可是贝思公主和贝特小王子昨晚曾经过来过,并且把我们全都给赶出去了。小的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不敢怀疑啊!”

    “混账!”金利大脚将工匠踹倒在地,“不敢怀疑?T国祖训,所有的花车制作都不可以让王室人员靠近!你居然把这句话当耳边风?!”

    匠人被踹得匍匐在地上,赤白着脸不敢出声。

    他只是一名小小的工匠而已,哪里能做得了公主或者王子的主呢?

    别说只是让他们离开正在制作中的花车,就算是要砍了他的脑袋,也是天经地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