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45章 金利大怒: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儿女!
    第1545章 金利大怒: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儿女!

    金利虽然气得不行,也想通了这一点。

    他猛地转过身,冲侍卫长厉声命令,“快去把贝思和贝特给我带过来!”

    “是!”侍卫长连忙转身,朝着绫罗坐着的花车走去。

    刚才外面那么大的动静,绫罗和她的两个孩子却没有从花车上下来,而是安静地坐在车内。

    绫罗早已经听到了外面的那些叫嚷,也知道是安娜公主坐的花车突然着火了。

    不过她才懒得去看这个热闹,省得自己到时候再成了怀疑对象。

    她有多想坐上王妃的位置,心里就有多妒恨爱琳,自然也将安娜一起记恨着,恨不得安娜被烧成残骸。

    “烧吧!烧死那个该死的东西!看她还敢不敢回来跟贝思争抢!”绫罗在心里无声地咒骂着,嘴角得意地扬起,只等着最后尾声落下过去看热闹。

    在车内安稳坐等安娜被烧死的绫罗并没有注意到,自己那一对平日里就爱凑热闹的儿女居然也稳稳坐在车内,并没有要下去的意思,反而无声对视了一眼,眼里满满都是得逞的笑。

    就在这时,绫罗听到车外响起了侍卫长的话,“贝思公主,贝特小王子,国王请你们过去。”

    侍卫长的话令贝思和贝特瞬间吓白了脸,同时不安地看向绫罗。

    绫罗却毫不在意,挥手从姐弟俩说,“去吧去吧,肯定是让你们绑着处理安娜的后事,记得要好好安慰你们的父王,让他节哀顺变。”

    “可是……”贝思的脸白的厉害,犹豫着要不要把他们的秘密给说出来。

    绫罗微微皱眉,“可是什么?快去吧,别让你们的父王等着急了。”

    贝思为难地咬了下唇,也许事情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严重,父王真的是想让他们过去宽心呢?

    她小心从花车里跳下来,伸手喊贝特也下来,“快点,走吧。”

    贝特看了眼绫罗,这才从花车里跳出来,和贝思一起跟着侍卫长走了。

    很快,侍卫长将姐弟俩带到了金利国王跟前。

    贝思和贝特走过来时脸上带着得逞的笑,却在看清楚金利国王身后站着的人时,震惊到合不拢嘴。

    “你……你怎么还活着?”贝思害怕地吞了下口水,不经大脑的话脱口而出,“还是说你已经死了?”

    “混账!”金利国王怒吼一声,“是不是安娜没被大火烧死?没能称你的心?!”

    “是……不是……不是……”贝思还从来没被这么吼过,吓得眼泪一下子涌出来,“父王,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虽然贝思不知道荣宝儿为什么没死,不过她现在去清楚的知道,自己刚才说错了话。

    她惊慌地擦了下眼泪,连忙解释着,“父王,不是你想的那样啊!我是听到人们说花车着火了,还以为安娜姐姐受了伤。现在她没事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哼!”金利看着眼神闪烁的贝思,气哼哼瞪了她一眼,“说,那辆花车是不是你和贝特做了什么手脚?!”

    T国的祖上就有多次王室子弟在花车内动手脚,想要陷害别人的劣迹,所以多年前就制定了严苛的祖训,严禁任何王室成员私下里接触花车。

    而这种小伎俩,又怎么可能瞒得过金利锐利的眼睛?

    刚才贝思和贝特走过来时,金利已经将他们脸上那抹得逞的笑看得清清楚楚,心里对贝思和贝特更是失望不已。

    贝思没想到自己居然那么快就被怀疑,吓得噗通跪在了地上,“父王,冤枉啊!我……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

    贝特也跟着跪了下来,“是啊父王,那辆花车无火自燃,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无火自燃?”金利揪住这四个字,严厉地瞪视着贝特,“你们坐在车里,怎么知道那辆车是无火自燃的?”

    贝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尖,只好硬着头皮道,“我是听外面那些吵嚷的人说的,他们不是说安娜姐姐的花车突然就自燃了么?”

    “哼!你们姐弟俩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居然还想狡辩?!”金利怒不可遏地看向侍卫长,“去把绫罗一块叫来,让她看看自己教的一双儿女!”

    侍卫长不敢怠慢,连忙过去请绫罗。

    绫罗刚才根本没当回事,直到她走过来看到跪在地上的贝思和贝特时,心里才知道坏了事。

    她快步走过去,经过贝思和贝特身边时,看到他们求救的目光,心里一咯噔。

    这两个小混蛋,别是惹下了什么祸事吧?

    难道,安娜的花车被烧,是他们做的?

    绫罗心里顿时虚的厉害,走到金利国王面前,不敢再看他的眼睛,低眉顺眼道,“国王,不知道叫妾身过来,有什么事吩咐?”

    “哼!看看你教的一双好儿女!”金利嫌恶地横了绫罗一眼,“你去问问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打花车的主意的?他们竟然做出这种荒唐事来!”

    绫罗心里一惊,刚才最担心的事居然真的发生了……

    这两个小混蛋,怎么能做出这种蠢事?!

    绫罗来不及多想,转身看向跪在地上的贝思和贝特,用眼神示意她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跟这件事有关!

    贝思和贝特看清了绫罗眼里的意思,连忙跪在地上哭喊起来,“母亲,冤枉啊,这件事跟我们无关啊!”

    “是啊,母亲,我们一直和你坐在花车里,根本就不知道安娜姐姐的花车为什么会起火,真的冤枉啊!”

    两人哭喊起来,脸上的表情十分惶恐。

    金利看着哭喊的两人,厌恶地瞪视着他们,他大步走过去“啪啪”两巴掌,摔在贝思和贝特的脸上。

    “做出这种丑事居然不敢承认?我看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来人!”

    说着,金利厉声命令侍卫长,“把他们先押下去,等册封大典过后,立即查清楚花车突然燃烧的原因。还有,带人给我去搜贝思和贝特住着的寝宫!”

    “父王,这件事真的跟我们无关啊!求你听我解释!”

    贝思和贝特异口同声哭喊起来,被侍卫长带人押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