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46章 他两人在花车上撒了磷粉…
    第1546章 他两人在花车上撒了磷粉…

    一旁站着的绫罗担心的浑身发抖,她确实不知道自己的孩子会做出这种蠢事!真是太沉不住气了!

    “国王,求你不要吓到他们,他们还只是个孩子啊!”绫罗软着嗓子哀求,希望金利能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孩子!等着一起受罚吧!”一脚踢开绫罗。

    金利看也不看绫罗一眼,而是转身走到荣宝儿跟前,低声问道,“吓到了吧?父王这就陪你回宫,册封大典暂时延后。”

    荣宝儿轻笑着摇头,“爹地,我当时并没有坐在那辆花车上,等出来时花车已经烧了个光,所以也没感到害怕。”

    刚才贝思和贝特走过来时,他们那种恍若见到鬼似得表情,被荣宝儿看了个清清楚楚。

    如果荣宝儿猜得没错,花车之所以起火,跟他们姐弟俩肯定脱不了干系。

    荣宝儿有些想不懂,就算她回来,也只是当个公主而已,又不是要回来抢贝特的王位,他们至于要下这么狠的黑手么?

    想不通的事情,荣宝儿也懒得再去想。

    或许,王室里多是这样淡漠的吧!

    见荣宝儿脸上确实没什么惧色,金利这才放下心来,长舒了一口气道,“幸好你没事,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你的母妃。走吧,我们过去看看她。”

    金利陪着荣宝儿去看仍坐在花车内的爱琳,剩下绫罗泪流满面的跪在原地。

    她狠狠地瞪了荣宝儿一眼,恨不得用眼神把她给撕—裂。

    荣宝儿察觉到背后有道不善的目光,她都不用回头,就知道自己这是又被记恨上了。

    算了,无论她做什么,该记恨的都改变不了,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

    侍卫长将哭天喊地的贝思和贝特带了下去,领着人搜查他们的寝宫。

    贝特的寝宫一切正常,等侍卫长来到贝思寝宫时,却看到伺候贝思的宫女慌忙往外跑。

    “抓住她!”

    侍卫长命人将那名小宫女抓了起来,厉声质问道,“慌里慌张的,你要去做什么?”

    小宫女吓得牙齿不停打颤,缩着肩膀道,“没有……没有慌什么。”

    说着,她的手却紧紧拽着肩膀上的小包袱。

    侍卫长使了个眼色,就有侍卫劈手夺过了小宫女肩膀上的包袱,抖开看到一片雪白,

    “是白磷。”这名侍卫仔细查看了下,大声说道,“白磷在四十度的温度下就会自燃!”

    小宫女吓得更是面无人色,摆着手磕磕巴巴,“不是我,不是我放的,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哼!带走!”侍卫长大手一挥,领着人将小宫女和搜到的白磷带去正殿。

    国王此刻正在正殿上震怒不已,闻声赶来的太尉和几名大臣低着头不敢吭声。

    仍带着伤的爱琳王妃坐在正殿的妃位上,荣宝儿站在她身后,绫罗却只能站在大殿一角。

    因为在金王宫的大殿上,是没有给侍妾坐的规矩的。

    “这次的花车自燃一事,本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抓到凶手,绝不姑息!”怒火中烧的金利说着,恶狠狠瞪了绫罗一眼,心里已经有了怀疑的人选。

    绫罗被瞪得后背都是冷汗,心里暗自着急,生怕真有什么证据会从贝思或者贝特的住处搜出来。

    可是她怕什么,偏偏就来什么。

    只见侍卫长领着一帮侍卫走到正殿上,身后押着伺候贝思的小宫女。

    绫罗一阵心惊肉跳,还没来得及整理慌乱的心绪,就听到侍卫长说出她最害怕的话来。

    “国王,这是伺候贝思公主的小宫女,我们搜查贝思公主寝宫时,发现她正慌忙离开。”说着,侍卫长将搜到的那小半包白磷拿了出来,“在这名宫女的身上,我们搜到了小半包白磷。白磷的自然温度很低,只有四十度。如果大面积放在花车顶棚,在阳光的照射下,轻易就能引燃整辆花车。”

    侍卫长的话令在场的人都变了脸色,金利从国王的宝座上走下来,伸手拿起那包白磷看了起来。

    等他确认是白磷后,气恼的将那小半包白磷砸向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宫女,“赶紧从实招来,本王饶你不死!”

    小宫女哪见过这样的场面,被砸得差点昏过去,嚎啕大哭起来,“国王国王,不关我的事啊!是贝思公主,是她让婢女去买的白磷,然后和贝特小王子一起撒在花车顶上。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绫罗气得浑身发抖,走过去狠狠给了小宫女一脚,“你这个贱蹄子,是不是活腻了?居然敢诬陷公主和王子?”

    小宫女挨了一脚,再也支撑不住心里的恐惧,眼睛一翻昏死了过去。

    金利气得冲着绫罗大吼,“绫罗!这里是大殿,不是你私下里刑罚宫女的地方!本王正在问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儿!”

    绫罗被训得连忙跪在地上,“国王息怒,我只是听到这名小宫女居然诬陷贝思和贝特,一时情急……”

    “诬陷?”金利眯着眼睛,嫌恶之情溢于言表,“她是贴身伺候贝思的,会自断生路诬陷公主?”

    绫罗急得脸都白了,“国王,请不要听那些贱婢的!她们满口都是谎言,做不得数的。”

    “那怎样才能做得了数?”金利步步逼近绫罗,锐利的眸子瞪视着她,厉声呵斥道,“是不是要当场抓住她们的手,这样才算作数?!”

    绫罗被逼问的冷汗都下来了,不管是在东方还是西方,身为妃子都是不能干预政事的,更不能质疑国王的判断。

    太尉罗克在一旁站不住了,他绝对不能让贝特被坐实了陷害长公主的罪名!

    罗克连忙跪在地上,严肃说道,“国王,这件事兹事体大,影响恶劣,绝对不能轻信小宫女说的,一定要……“

    不等太尉说完,金利就黑着脸瞪了过去,“不然听谁说的?你么?”

    太尉尴尬地低下头,却不能不硬着头皮继续说道,“长公主的花车莫名自燃,这名小宫女居然还没问就招了,臣觉得事情有蹊跷。”

    “把贝思和贝特给我带上来!”金利懒得再跟他们费口舌之争,命令侍卫长带人,准备来个当面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