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8章 难道她是宝儿?

    这名手下被抓包,尴尬地抓了下自己的头发,讪笑着解释道,“最近这条视频不是特别火么,嘿嘿,我就跟着留了条言。”

    阿成狠狠瞪了那名手下一眼,“留言,我看你是等着被揍得发炎吧!不就是一个小国家的破公主么,有什么好关注的!赶紧干活!”

    说着,阿成朝着周围的十几名手下吩咐道,“总裁一会儿就到,都给我卖力点,尽快问出荣小姐的下落!”

    这些手下不敢再跑神,拿着荣宝儿的照片在沙滩上散开,询问周围的人有没有见过。

    见自己的手下都收了心认真做事,阿成抬手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已经三点了,总裁应该快到了。”

    他推断的并没有错,此刻的云昊天已经从云氏城堡里出来,乘着游轮驶向阿成目前所在的N国的海边。

    云昊天之前每天在城堡内酗酒叹气,令苏倩和云尚看着心急如焚。

    他们知道,要是再把云昊天留在城堡,很可能会把他给憋出病来,就告诉云昊天可以放心去寻找荣宝儿,云尚的身体已经完全调养痊愈。

    云昊天心里没了顾虑,当天就联系到了阿成,乘着游轮朝N国赶来。

    大海上广袤无垠,云昊天心情烦躁地站在甲板上,目光茫然没有焦点。

    他不知道荣宝儿现在在什么地方,甚至都不敢去多想她现在的处境,只想用最快的速度把她给找到!

    就在这时,几名游客拿着手机从云昊天面前经过,对着上面的视频戳戳点点,“快来看,这条就是最近大火的视频!”

    “哦,就是这个啊!听说她是T国失踪了二十二年的公主,最近才刚刚被找回来呢。”

    “谁知道啊,呵呵,那些所谓的王室可没有看上去那么光鲜亮丽。这不,刚被找回来,偏偏在准备册封的当天就被烧了花车,这分明是有人在背后搞鬼啊!”

    “谁知道哦,说不定当年的失踪,也是有心人的手笔,这就不是咱们普通人能知道的喽!”

    这几名乘客的议论声传到了云昊天的耳中,令他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T国刚找回来的公主?

    二十二岁?

    宝儿也是二十二岁,这是巧合么?

    云昊天的心狂跳起来,连忙掏出手机,搜索有关T国公主的新闻。

    页面很快跳出来,却只有那个花车起火的视频而已,并没有任何公主的身影。

    唯一跟T国那名神秘公主有关的,是有些视频内被红笔圈起来了道身影,旁边注释着:这就是T国公主。

    云昊天将视频暂停,屏息静气盯着那道模糊的身影,希望能看到那道自己最熟悉的背影。

    可是不管他如何努力,却只能看出个大概的轮廓而已。

    视频里的人影离花车太远,根本就看不到任何面容。

    云昊天并没有就此放弃,握着手机仔细看着那道模糊的轮廓,觉得无比的熟悉。

    他的心狂跳起来,难道自己之前的猜测是对的?

    那个T国刚被找回来的公主,真的就是他思念了这么久的宝儿?

    不然为什么他的人找了那么多的国家,却失踪找不到她的下落呢?

    或者说,是他太思念宝儿,才会把这道模糊的身影硬给看成了她?

    云昊天纠结地皱起眉头,游轮却在这时靠了岸。

    他迈着沉稳的步子走下游轮,早就等在海边的阿成就迎了过来,“总裁,我们总算等到你出城堡了。”

    “嗯,”云昊天淡淡应了声,直接命令阿成,“立即去买赶往T国的航班,我们立即飞过去。”

    “啊?”

    阿成愣住了,不明白云昊天为什么刚一下船就要求直飞T国,明明他们现在正站在N国的地盘上,他们都还没来得及找人呢!

    云昊天不悦地皱眉,“啊什么啊?赶紧找几名好手,跟我们一块去T国。我有预感,宝儿一定就在那个国家!”

    阿成不明白云昊天的预感从哪儿来的,不过他并没有蠢到去质疑,而是听话地点头,“好,属下这就去安排。”

    云昊天这才算稍稍满意,脸上铁青的神色缓和了不少。

    他相信,宝儿此刻就在T国等着他!

    那一天荣溪问他要一千万,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荣溪一定拿荣宝儿去换了比一千万更多的酬金。

    哪里有这么高的酬金的,难道是……

    阿成的办事效率向来惊人,很快就买好了前往T国的机票。

    为了不引人注目,这次去T国,云昊天和阿成只带了四名保镖。

    他们的行李什么的都一切从简,打定了主意找到荣宝儿就快去快回。

    云昊天急着去求证心中的猜测,都没在N国的土地上站稳脚跟,就跟阿成带着四名身手绝佳的手下,坐上了直飞N国的飞机。

    客机很快升空,在云海迷雾中穿行,平稳的如履平地。

    云昊天沉着脸看着机窗外那些袅袅浮云,心情像那些云丝般飘渺不定。

    他期望着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这样他的宝儿至少不会受太多委屈。

    只是事实到底如何,唯有等他亲眼见到那名神秘的T国公主,才有可能触摸到真相。

    而现在,他就要摁着激动到快要跳出来的心,朝着T国赶去。

    宝贝,你一定就是那个神秘归来的T国公主吧?

    等着我,等我来接你回家!

    ————————

    T国。

    因为花车自燃,当天的册封大典并没能顺利进行。

    经过这件事后,荣宝儿明白了王宫内暗藏着的波涛汹涌,以及那些人想要对付自己的狠戾手段。

    虽然金利国王和爱琳王妃将她保护的很好,可是夜深人静时,荣宝儿仍觉得分外孤单。

    她开始加倍思念起云昊天和曦儿来,甚至因为对他们的思念,升起了要去看荣溪的念头。

    既然一时半会可能还见不到云昊天和曦儿,那她就去探望下荣溪。

    一来荣溪毕竟养大了自己,二来自己也可以通过探望荣溪,缓解下自己的思乡之情。

    毕竟对荣宝儿来说,M国才是她从小长大的故乡。

    确认了这点后,荣宝儿就来到爱琳的寝宫,委婉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妈咪,我想抽点时间,去看看我的养父荣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