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50章 错过了她,错过整个世界…
    第1550章 错过了她,错过整个世界…

    没一会儿,就看到一只素白的手伸出来,轻轻掀开了马车帷幕。

    云昊天突然屏息静气到忘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地认真盯视着马车,生怕自己一个眨眼,就会错过荣宝儿的身影。

    那只素净的小手拢开马车帷幕,然后从里面跳下来一个穿着粉红色长裙的女孩。

    她的身形高挑匀称,不用转身就知道是个地道的美人胚子。

    云昊天的心却陡然沉了下来,虽然那名女孩还没转过身来,他却已经从她的背影看出,她并不是自己思念了这么久的女孩。

    他忍不住双手合十,心里默默祈祷着:宝儿,一定是我看错了!这个一定是你!一定是你!

    女孩跳下马车,轻盈转过身,甜美的笑容跃然四射,也让云昊天看清了她的长相。

    一道清晰的心被撕—裂的声音在云昊天心底划过,他看得清清楚楚,那名女孩虽然算得上漂亮,可惜却不是他的宝儿。

    看来自己之前的猜测错的离谱,他一定是找荣宝儿找得疯魔了,怎么能单凭着年龄相似就蠢到找了过来呢?

    云昊天黯然垂下眼睑,挥手转身离开河畔,“走吧,她不是宝儿,是我想的太天真。”

    之前他来之前的希望有多大,现在的失望就有多深。

    他肯定是找宝儿找的疯魔了,怎么会笃定宝儿就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甚至一度认为她就是T国失踪了二十二年的公主呢?

    阿成和四名保镖也将那名跳出马车的女孩长相看了个清楚,确认她并不是荣宝儿,跟着失望地转身跟上云昊天。

    他们走得脚步匆匆,并没有发现那名女孩跳出马车后,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仔细看了眼四周,又转身走到马车前。

    她伸手将马车帷幕再次掀开,轻声对着里面的人说,“公主,外面没有围观的人,你可以放心出来了。”

    原来这名女孩是跟着荣宝儿出宫的侍女,她们到了荣溪的住处后,担心周围会有围观的人,就先跳下来查看情况。

    荣宝儿静静坐在马车内,听到侍女的声音,这才优雅的从马车内下来,走进了荣溪的住处。

    她脚步轻缓,目不斜视,并没有看到就在隔河不远的位置,就站着跟她背向而驰的云昊天一行人。

    而被现实打击到的云昊天觉得自己傻得可怜,只顾着埋头往前走,也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后不远,就是那道找寻了许多国家却遍寻不着的曼妙身影。

    有些错过,并不是简单的擦肩而过,而是错过了,整个世界……

    荣宝儿从马车上下来,走到荣溪的新房子跟前,正准备进去,心突然狂跳起来。

    一种熟悉的感觉瞬间涌上她的心头,令她猛地转过身!

    刚才的熟悉感告诉她,云昊天就在她附近!

    虽然她没有看到人,可是那种熟悉的安心感告诉她,他真的就在这儿!

    荣宝儿目光急切的四处搜寻起来,相信自己刚才的感觉绝对不会错!

    可是等她将四周看了一圈,热切的目光渐渐凉薄了下来。

    没有,周围并没有云昊天的身影,除了陌生的行人外,就只有潺潺河水在流淌。

    荣宝儿抿起嘴角,脸上的笑容有些淡淡的苦涩。

    以前在E国时,她每天都被云昊天缠得脱不开身,总想着哪一天能离他远一些。

    可是等真的到了这天,她才发现,当初的想法有多么的幼稚。

    昊天,曦儿,你们肯定在发了疯地找我吧?

    荣宝儿深深叹了口气,将心底的无边思念压下,走进了荣溪的新房子。

    这栋房子是金利国王赏赐给荣溪的,十分高档大气,是栋带院的小别墅。

    荣宝儿信步走了进去,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吆五喝六的,“来来来,买定离手啦!”

    听到这熟悉的赌博声,荣宝儿微微皱起眉头。

    看来养父荣溪的赌博恶习,这辈子都甩不掉了。

    她有些无奈地走进客厅,就看到荣溪正单脚踩在崭新的大理石桌面上,撸起袖子拼命摇晃着手里的骰子,“快押快押!下注了啊!”

    荣溪的周围围着几名跟他神情一般无二的赌徒,都专注地盯着荣溪手里摇着的骰子,根本没注意到荣宝儿走了进来。

    因为T国的习俗,没有被正式册封前的公主是不可以抛头露面的,因此荣宝儿从下了马车后,脸上就一直带着面纱。

    她走到荣溪身边,轻声喊了句,“爸。”

    荣溪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赌博上,压根没注意到荣宝儿进来,就连她站在自己身边喊他,他都没有顾得上回头。

    荣宝儿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对荣溪来说,只是随手捡来的女婴而已,从来没被他当成女儿看过。

    淡淡的失望涌上荣宝儿心头,她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和荣溪的关系淡薄,可到底是被他养大的,面对这样的现实,心里多少有些难受。

    她不再出声,静静看着荣溪摇骰子,目光随着骰子的晃动,思绪被带到了心酸的儿时。

    那时候的她干瘪瘦小,头发像野草一样枯黄,身上穿的都是邻居好心的阿婶大娘们施舍的,从来就没有吃过一顿饱饭。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自己是多么的无助弱小,怯生生地过活着,生怕会惹怒了赌输回来的荣溪,否则就是一顿毒打。

    荣溪终于将骰子揭开,坐庄的他却输了个惨败,晦气地暴起粗口,“妈了个巴子,老子今天是倒了血霉啦!”

    一旁的赌徒们喜滋滋拿走押在桌面上的钱,这才发现站在荣溪身后的荣宝儿,冲他努努嘴。

    荣溪回头,看到带着面纱的荣宝儿,不悦地低声咒骂了句,“难怪这么背,原来后面站了个扫把星!”

    正陷在儿时回忆中的荣宝儿这才回过神,有些愣怔地看向荣溪,“爸,你刚才说什么?”

    荣溪想到现在的荣宝儿已经是安娜公主,将脸上的不悦藏起来,挥手赶那些赌徒离开,“都走开都走开,我女儿来看我,今天不赌了。”

    赌徒们瞪着眼睛不愿意离开,“可是你还没给够钱呐,这些是我们的本金。”

    “知不知道她是谁?哼哼,她就是被我养大的安娜公主!我告诉你们,得罪了我,就是得罪了整个王室!”荣溪说着蛮横地扬起拳头,“都说了不赌了,都给老子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