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52章 想要救出牢里的贝思和贝特…
    第1552章 想要救出牢里的贝思和贝特…

    她的脑海里记不太清楚云昊天的电话,努力回想着那一串数字,可是一直到迷迷糊糊睡去,都没想起来最后四位数是怎么排列的。

    夜晚沉沉,将白日里的一切都笼罩起来,包括不可见的欲、望和罪恶。

    荣宝儿躺在床上睡得很不安稳,不过终究算是睡了过去。

    而远在王宫的另一角,昏暗的杂物房内,有两道人影正在纠缠厮磨着。

    良久,这两道身影才气喘吁吁的分开,其中一个简单擦拭了下,这才慵懒穿上随手丢在一旁架子上的衣服,脸上红、潮涌动。

    “绫罗,我们的贝特……”另一道声音刚说出这几个字,就被正穿着最后一件衣服的绫罗猛地甩了记耳光。

    此刻的绫罗再也没有刚才温存时的脉脉柔情,而是眼神凌厉刻薄,“记住!是我的贝特!他永远都是T国的王子!是未来的国王!”

    站在她身旁的男人脸色掩映在昏暗中,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只能看到他缓缓低下头,声音干涩暗哑,“是,他永远都是贝特王子,是T国未来最优秀的储君。”

    绫罗的脸色这才好看不少,恢复了以前的趾高气昂,盛气凌人道,“知道这个就行!说吧,刚才想要说什么?”

    男人高大的身影弯下腰,声音变得恭敬,“贝特小王子一直被关在牢房里,吃了不少的苦头,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能不能找个机会,把贝特小王子给救出来?”

    “上次那些狱卒明明收了我不少钱,说一定会善待贝特的!难道他们敢骗我?!”绫罗气得咬牙切齿,眼里流露出怨毒的光,“这些混蛋!我要杀了他们!”

    虽然绫罗嘴里说的气愤,可是她心里比谁都清楚,贝特是被国王关进牢房里,而且下令要严加看管,谁也不敢违逆国王的意思。

    看不清面容的男人缓缓摇头,“可是国王下了命令,要让贝特吃些苦头,谁又敢违抗国王的旨意呢?”

    “没用的东西!”绫罗愤懑地瞪了男人一眼,怨恨道,“你也就这儿有点本事,还能做些什么?!”

    男人将头埋得更低,没有再出声。

    绫罗气得转身就走,“这件事我心里有数,知道该怎么做!以后没有我的吩咐,你不可以再来找我,给我记住了!”

    气愤至极的绫罗很快走得没了人影,简陋的杂物房内,只剩下男人呆呆地站着。

    他目送绫罗远去,发现自己离她已经越来越远。

    明明绫罗年轻的时候,他们是情投意合的青梅竹马啊!

    只是如今的他们,只剩下肉、体的交、合,过去所有的情谊,都败给了时间和权利!

    权利,那令人迷醉的无上巅、峰,夺走了他最爱的女孩,让她变成了现在这副丑陋的样子……

    男人的眼眸垂下来,令人看不清他现在的心思。

    他跟着走出杂物房,很快消失在无边的夜色中。

    天很快亮起来,绫罗盛装去了天牢,想要见贝特一面。

    然而她刚走到天牢门口,就被守卫们给拦了下来,“侍妾请回,国王懿旨,谁也不准来探望贝思和贝特两人。”

    绫罗顿时黑下脸,声音变得尖锐起来,“你们都给我瞧清楚了,我可是国王的妃子!得罪了我,你们的脑袋还想要么?”

    侍卫却坚决地摇摇头,“我们是国王的侍卫,必须以最大的忠诚效忠国王!哪怕您现在就要砍了我们的脑袋,也绝不能违背国王的旨意。”

    看着一副公事公办模样的侍卫,绫罗气得浑身发抖,却又无可奈何。

    因为在T国,唯有国王才是最尊贵权威的,任何人都不要想凌驾于国王之上。

    爱琳王妃不能,身为侍妾的她,更不能!

    而这些天牢的守卫之所以敢这么拦她,就是笃定了她不能越过国王来惩罚他们。

    绫罗气冲冲离开,心里对贝特的处境更加担心起来。

    她离开天牢后直接回了自己的寝宫,然后让贴身宫女火速去请自己的父亲——太尉罗克。

    等罗克赶到时,老远就听到绫罗在砸东西的声音。

    罗克不悦地皱起眉头,对绫罗总是不能控制自己情绪的愚蠢行为很是生气。

    这些年他用了无数的手段,总算把自己唯一的爱女送进了后宫。

    可惜绫罗虽然相貌不俗,脾气和心性却都被骄纵坏了,根本不知道收敛自己的坏脾气,动不动就摔砸东西。

    罗克相信,如果不是因为绫罗这暴躁的性子,金利不可能到现在都对绫罗不咸不淡的。

    一道菜吃了几十年,罗克不相信金利没吃腻。

    之所以金利不肯宠爱绫罗,完全是因为绫罗不争气,没有将女人的温柔展示出来,这才令金利敬而远之!

    罗克的火气越蓄越多,脚步跟着变得沉重起来。

    他很快走进绫罗的寝宫,刚迈进门槛,就有道黑影凌空飞了过来,摔在罗克脚下,跌得粉碎。

    看着脚前的碎茶碗,罗克怒不可遏瞪向绫罗,“看看现在的你像什么样子?闹够了没有?!”

    绫罗性格虽然骄纵刁蛮,不过却很是惧怕自己的父亲,看到罗克走进来,刚才满身的戾气瞬间压制住,气呼呼坐在沙发上,“父亲,不是我不能控制自己的脾气,而是现在连个侍卫都敢忤逆我,你说我气不气!?”

    罗克摇着头走到绫罗身边,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自己那嚣张跋扈的个性王宫里谁不知道?我不信会有侍卫敢对你不敬。”

    绫罗委屈地抬起头,“真的,父亲!我刚才去天牢想要探望贝思和贝特,却被拦了下来,根本就不允许我进去!他们那些低贱的贱民,居然敢阻拦我的脚步,一个个都该死!”

    罗克却缓缓摇头,“他们是在奉行国王的旨令,你就算进去又能如何?还不是不能把贝思和贝特给带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