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4章 她半夜偷跑出宫…

    爱琳眼里渐渐笼上层薄雾,语气幽怨道,“安娜,之前都是妈咪没有照顾好你,才害得你在外面流落了二十二年。如今你好不容易回到妈咪的身边,就不要走了,好不好?”

    荣宝儿就知道爱琳会是这种反应,连忙轻声解释道,“妈咪,我并不是走了就不回来,而是有些事要回去处理。等处理完,我还会回来的。”

    然而爱琳却不相信荣宝儿的说法,她觉得荣宝儿是厌倦了王宫里单调的生活,想要离开自己。

    因为王宫虽然处处奢华,却也冰冷单调,远没有外面的生活那么多姿多彩,就连当年年轻时的她,也曾经有过要逃离王宫的想法。

    “安娜,妈咪已经失去了二十二年与你共同生活的日子,剩下的时间,就想让你多陪在我身边。”

    爱琳说着哽咽起来,“难道连妈咪这个最简单的愿望,都不可以实现么?”

    “妈咪,你听我解释,我并不是想要离开你,真的。”

    “不,我知道,你还是不喜欢王宫。”爱琳的眼泪已经扑簌簌滚落下来,不管荣宝儿如何解释,都认为她是厌倦了王宫的生活想要离开。

    看着泪水涟涟的爱琳,荣宝儿这才知道自己时不时就爱掉泪的毛病是遗传自谁。

    她无奈地在心里叹了口气,改口道,“妈咪,是我错了,你不要难过,我不离开了,好不好?”

    “不,你还是想要离开我。我的安娜,我的安娜会消失掉,就像二十二年前,我明明只是打了个盹,可是醒来她就不见了,我哭啊找啊,可是却再也找不到她。”爱琳的眼神恍惚起来,哭得肩膀都颤抖起来。

    看着语无伦次的爱琳,荣宝儿有些懊恼自己今天的冲动。

    她如果知道自己提出离开的话会让爱琳这么伤心,就不会贸然提出来,至少应该跟爹地商量好后再说的。

    “妈咪,我在啊,我就在你面前。你不要哭了,这样对伤口不好的。”荣宝儿紧紧攥着爱琳的手,让她情绪不要太激动。

    “哦,我的安娜还在,还在。”爱琳这才从恍然的神情中回过神,紧紧将荣宝儿抱在怀里,“安娜,不要离开母妃,不要离开母妃好不好?你就是母妃的一切,如果你离开了,让母妃该怎么活下去啊!”

    荣宝儿的眼角跟着潮湿起来,轻轻拍着爱琳的后背安抚,“好,我不离开,妈咪,不要哭了。”

    爱琳害怕再次失去安娜的恐慌被荣宝儿柔声的话慢慢压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停止了哭泣。

    荣宝儿又陪着爱琳坐了好一会儿,等爱琳疲累地睡午觉,这才离开了她的寝宫。

    离开爱琳寝宫后,荣宝儿脚步沉重地走在花园里,心情很是沉郁。

    原本她只是想回去见云昊天和曦儿,却没想到这个想法居然令自己的妈咪情绪这么激动。

    看着哭得泣不成声的爱琳,荣宝儿原本想要告诉她曦儿的存在的话,又悄然咽了下去。

    可是一丝淡淡的苦涩却悄然在荣宝儿心底升起,因为她也是一个母亲,也会思念自己的女儿啊!

    就在荣宝儿左右为难时,听到前方的花丛里,传出低低的哭泣声。

    荣宝儿好奇地走过去,就看到一名年纪大的宫女,正蹲在花丛里,手里搂着个布娃娃小声低泣着。

    “我可怜的女儿,妈咪好想好想你啊!可是为了养家糊口,却不得不留在王宫里做事,连你的生日都不能到场,你千万不要怪妈咪啊,是妈咪没用!”

    宫女低声的哭泣声一字不漏穿入了荣宝儿的耳中,也令她的脸色骤然变白起来。

    她差点都忘了,再过两天,就是曦儿的生日!

    曦儿,马上曦儿就要四岁了,以前她的生日都是自己给她过得。

    她还记得她们母女俩在国外过着拮据的日子时,自己每到曦儿生日时,都会给她买一个精致的小蛋糕。

    想到过去的那些心酸却充实的日子,荣宝儿的眼角再次有些反酸,心也跟着柔—软起来。

    她的小曦儿刚出生的时候,因为营养不良瘦瘦小小的,就连现在也远没有同龄人高。

    不过就是因为曦儿的存在,才给她晦暗的人生亮起了盏明灯,照亮了她原本灰寂的未来。

    曦儿给了她无限的勇气,让她咬着牙扛过了所有的艰难,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幸福。

    可是现在,曦儿就要生日了,她却不能回到曦儿的身边,那个可爱的小人儿,到时候该有多伤心啊!

    荣宝儿的嘴角弥漫起苦涩,她扭头看了眼爱琳的寝宫,眉头皱成了川字型。

    妈咪,你也是一名母亲,肯定能够理解我现在的心情的吧?

    荣宝儿在心底无声说了句,再次抬眼看向草丛里哭泣的宫女,却发现她已经不见了人影。

    夜色四寂,荣宝儿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

    白天时那名哭泣的宫女身影,一直在她脑海中徘徊,也令她加倍思念起曦儿来。

    荣宝儿扭头看向窗外,发现月色明朗,将大地洒了一地碎银,睡不着的她决定出去走走。

    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等荣宝儿从她睡着的寝宫走出来后,才发现整个金王宫都陷入在梦乡,就连夜晚巡逻的守卫她都没有遇到。

    如果她就这么离开,然后带着曦儿回到爹地和妈咪面前,肯定会令他们惊喜万分的吧?

    曦儿,妈咪现在就回来看你,好不好?

    荣宝儿眼神坚毅地看向沉寂的夜色,悄然无声地朝着金王宫的大门走去。

    她一路上畅通无阻,没有看到任何的侍卫,就连平日里都紧闭着的金王宫大门,也悄然裂开了一条细缝。

    荣宝儿压根没注意到这些异常,所有的情绪都被即将见到曦儿的狂喜给掌控,只顾着埋头往前走。

    她从裂着缝的金王宫大门闪出去,又走了十几分钟,终于离开了金王宫的范围,到了大街上。

    街上并没有行人,只有几盏路灯昏黄的照着。

    荣宝儿的背影被拉得很长,孤单的脚步声令黑夜显得更加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