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55章 安娜公主,你这是要去哪?
    第1555章 安娜公主,你这是要去哪?

    不过她并没有功夫去观察这些,而是顺着蜿蜒的河道信步往前走。

    她知道,只有走到河道的尽头,就可以来到海边,然后就可以乘船离开。

    荣宝儿又走了好一会儿,脸上带着终于能够见到曦儿的喜悦,以及终于可以看到云昊天的淡淡激动。

    河道的路上一片静怡,荣宝儿拐了个弯,已经完全看不到金王宫的所在了。

    就在这时,几道合影突然堵在了荣宝儿的路前,吓得她停下了脚步。

    荣宝儿吃惊地抬起头,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太尉罗克和他的几名手下。

    “安娜公主,大半夜的,这是要去哪儿?”老迈的罗克眼中闪现,满满都是算计。

    在他的身后,站着四名身形高大的侍卫。

    荣宝儿完全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到罗克,她可没错过之前在皇宫里时,罗克看向自己时眼中的厌恶和憎恨。

    怎么会这么巧?

    荣宝儿不相信自己会这么碰巧遇到罗克,唯一的解释,就是罗克一直在派人监视着自己的行踪!

    或者可以说,今天她见到的那名哭泣的宫女,根本就是罗克的手笔!

    只是,他又是从哪里知道,自己会因为宫女的哭泣而勾起思乡之情呢?

    荣宝儿脑海中瞬间闪过好几道念头,脸上却很是镇定,淡漠开口道,“出来散步,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太尉大人。”

    “呵呵,”罗克脸上带着满满的得意,“哪有什么凑巧不凑巧的,而是我一直在这里等你罢了。”

    荣宝儿心中瞬间警钟大作,这才意识到自己眼下的情况十分危险。

    难怪她刚才走出来时连半个守卫都没有遇见,这些肯定都是太尉特意安排好的!

    眼下夜深人静的,如果自己遇到什么不测,肯定会像二十二年前那次,变成莫名其妙的失踪人口吧!

    罗克眼中杀机顿显,伸手命令自己身后的侍卫,“把公主给我请回去!”

    荣宝儿连忙后退半步,跟罗克拉开些距离,厉声质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罗克笑得阴森,“没什么,就是想要请安娜公主去我府上坐坐。”

    “是请去坐坐,还是被关?”荣宝儿戳穿罗克的阴险,板着脸厉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名宫女是你特意安排的,这才将计就计,走出来看看你想搞什么鬼!”

    罗克瞬间黑沉下脸,“你居然猜到了?还敢走出来试探我。安娜公主,你是高看了自己,还是低估了我的智商?你以为就凭着你说的这几句话,我就会放弃好不容易才得来的这次机会?”

    说着,罗克再次冲身后的手下挥手,“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把安娜公主给我请回去!”

    随着罗克的一声令下,站在他身后的四名侍卫立即走了出来,朝着荣宝儿围了过去。

    荣宝儿原本只是想诈诈太尉,没想到他居然直接承认了。

    “太尉!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荣宝儿丝毫不惧地瞪视着罗克,王室风骨在危机的这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罗克被荣宝儿瞪视的居然不敢跟她对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刚才似乎看到了金利国王那双熟悉的威严眼神。

    看到罗克调转了目光不敢跟自己对视,荣宝儿知道自己赌对了!

    哪怕罗克心里再想杀了自己,也会担心会被国王以后调查出来。

    这个老谋深算的家伙才不会和贝思和贝特一样目光短浅。

    更不会想绫罗那样心急,他有他的打算。

    他不会杀了她,就算她死了,那他以后整个家族也将覆灭。

    她继续用凛然的目光瞪视着罗克,不紧不慢道,“告诉你,我出来时叮嘱了伺候我的宫女,如果没见我回来,就告诉我爹地说我被你请了去。如果你不想明天被父王请去喝茶的话,大可以现在就把我给带走。”

    罗克听了这两句话,猛地转过头,恶狠狠瞪视着荣宝儿,想要从她脸上看出这些话的真假。

    可是不管他目光如何释压,都没能从荣宝儿眼中看出丝毫的怯意。

    莫非,她真的留了后手?

    罗克能够爬到太尉一职,靠的不仅仅是狠辣,还有谨小慎微。

    他眼睛转了转,很快就想到了该怎么应对眼前的局面。

    他确实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安娜弄死处理掉,可是他赌不起。

    如果真的像荣宝儿说的那样,金利国王肯定会把这些全部算到他的头上!

    伴君如伴虎,谁知道雷霆一怒,会触发什么样可怕的后果。

    他的整个家族将会为此付出代价。

    罗克眼睛一转,脑海里已经有了对策,刚才还狠毒的眼神瞬间被讨好给替代。

    “安娜公主,你肯定弄错了。我并不是想要把你给绑走,而是想要请你回去,央求你帮老臣一个忙。”

    罗克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真诚无比,眼神也跟着尽量变得和善。

    荣宝儿看出太尉的转变,也不戳穿他,好汉不吃眼前亏,继而不动声色的说,“太尉客气了,有话请说。”

    罗克的眼神满是怨毒,脸上却带着假笑,“公主,老臣的一双外孙都被关在天牢里,为此老臣是操碎了心呐。所以这才想要请公主出来,帮老臣在国王面前求个情,放他们出来吧。”

    “这种事太尉大人自己都可以去做,又为什么非要找上我呢?”荣宝儿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无比平静,心里却气的不行。

    谁不知道贝思和贝特在册封大典上烧了她的花车?

    如果不是她幸运提前下车,这会儿哪还是什么公主,早就变成一把焦骨了吧!

    罗克继续皮笑肉不笑,“这自然是因为公主深受国王宠爱,你说的话,国王会倍加重视。 贝思和贝特年幼无知,公主又是他们的姐姐,肯定也不舍得他们总是在天牢里受苦吧?”

    荣宝儿心里冷笑不已,呵呵,他们想要用白磷烧死她时,可记得自己是他们的姐姐呢?

    不过她也没戳破这些,而是冷冷看着罗克,“不知道太尉大人有没有听过一则古老的寓言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