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56章 如果不放出贝特和贝思,荣溪活不了多久!
    第1556章 如果不放出贝特和贝思,荣溪活不了多久!

    罗克精明的眼睛眨了两下,不知道荣宝儿在打什么主意,“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故事?”

    “农夫与蛇。”荣宝儿脸上满满都是嘲讽,“一个农夫用胸膛暖热了被冻僵的毒蛇,最后的结局却是被咬了一口,毒发身亡。”

    “你!”

    太尉没想到荣宝儿居然讥讽他们是毒蛇,气得差点跳起来。

    他有心想要让自己的手下们杀了荣宝儿,可是又担心以后会被金利国王给追责,因为他还不敢确定刚才荣宝儿的话是真是假。

    谨慎惯了的他半点不肯冒险,总想用最小的代价换来丰盛的回报。

    奸诈的罗克再次转了下眼珠,很快想到了别的对策。

    他阴森森冲荣宝儿笑了下,“公主,老臣请你向国王求情,放出贝思和贝特。他们俩是老臣的心头肉,如果不能顺利被放出来,老臣真不知道一个不开心,会做出什么愚蠢的事情来。”

    这句话听得荣宝儿心惊胆战,不知道罗克嘴里愚蠢的事情是什么。

    他既然懂得用宫女的哭泣引起她身为母亲的愧疚,难道是他已经查出曦儿了?要对曦儿下手?

    这个想法、令荣宝儿瞬间白了脸庞,声音不知觉的跟着变得尖细起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呵呵呵,”罗克得意笑了起来,“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听说公主之前的养父嗜赌成命,如果有高手特意去找他赌命,不知道谁的胜算更高一些呢?”

    罗克的话说得不疾不徐,里面却摆着赤果果的威胁。

    他的意思不言而喻,如果荣宝儿不肯答应帮贝思和贝特求情,他就会命人杀了荣溪!

    荣宝儿眼皮一阵猛跳,没想到罗克居然如此无耻。

    她气愤地瞪着罗克,“你无耻!”

    “谢谢公主的夸赞。”罗克笑得更加得意,满是褶子的老脸上,写满了志在必得。

    “你就不怕我和父王说逆风阴谋诡计?”荣宝儿狠狠的瞪着他。

    罗克低声笑了,“公主,你深夜跑出宫,国王知道会怎么理解?而且我是看见你深夜一个人出宫。为了保护你才将你送回去的。你觉得国王是信你还是信我?”

    荣宝儿听了他的话,自己深夜跑出宫的确欠考虑。

    两人僵持着对视着,过了好一会儿,荣宝儿终于败给了阴险的罗克,无奈地点头,“好,我答应你。”

    虽然荣溪并不是荣宝儿的亲生父亲,可是他当年毕竟无意间救了她幼小的性命,然后将她给养大。

    于情于理,她都不能不闻不问的。

    见荣宝儿答应,罗克这才真的笑了起来,“还是公主善良,老臣先谢过,等你的好消息。”

    “不谢。”荣宝儿板着脸丢下这两个字,转身朝着王宫走去。

    她背影倨傲,头都没有回的往前走,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

    罗克目送荣宝儿离去,眼里的怨毒丝毫不减,“哼!这次被你给逃过了,下次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我们走!”

    荣宝儿头也不回地走回自己的寝宫,直到坐在自己的床上,这才脸色苍白地捂住了怦怦跳个不停的心。

    刚才真是太惊险了,如果不是她及时戳穿了太尉罗克的阴谋,恐怕现在的自己已经被扭断脖子沉尸河底了吧?

    荣宝儿心有余悸地躺会在床上,将对曦儿的思念压下,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这一觉荣宝儿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惊吓的缘故,睡得格外的沉,一直到半中午才起来。

    睡醒后的荣宝儿觉得脑子里仍然昏沉沉的,她洗了把脸,就直接去了国王的寝宫。

    只是荣宝儿在国王的住处找了一圈,都没有见到金利国王,问了侍卫才知道,国王昨晚一直待在王妃的寝宫。

    荣宝儿生怕自己没能让国王放了贝思和贝特,荣溪会被太尉的人杀掉,连忙又朝着王妃的寝宫走去。

    等她到了王妃寝宫时,就看到爱琳像平常一样靠在窗台旁喂鱼饵,国王金利则坐在不远处看书。

    荣宝儿顿了下脚,突然有些不忍心打扰他们之间和谐的气氛。

    如果不是他们中间横着绫罗的话,他们的感情应该比现在还要亲密的吧?

    金利正低头看书,突然觉得有道目光注视着自己,抬头看过去,就发现了站在门口的荣宝儿。

    “安娜?站在门口干什么,快过来爹地这边。”金利冲荣宝儿伸出手,脸上慢慢都是宠溺。

    他的声音令爱琳跟着抬起头,冲荣宝儿温柔一笑,“安娜,是来看妈咪的么?”

    荣宝儿乖巧走过去,冲金利和爱琳轻喊了声,“爹地,妈咪,早。”

    “哈哈哈,现在可不早了,已经差不多十点了。我们的小安娜是不是昨晚睡得晚了,这会儿才睡醒?”金利国王呵呵笑了起来。

    荣宝儿想起自己昨晚居然想要瞒着爹地和妈咪离开,有些不自然地红了脸。

    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女儿脸红的厉害,爱琳连忙瞪了金利一眼,护短道,“这会儿才睡醒有什么,不可以么?”

    “当然可以,”金利乐呵呵点头,最近爱琳都对他不冷不热的,这会儿被甩白眼心里乐开了花。

    荣宝儿陪着金利和爱琳说了会儿话,这才轻声提起贝思和贝特的事,“爹地,你能不能把贝思和贝特从天牢里放出来呢?”

    金利和爱琳齐刷刷看向荣宝儿,异口同声道,“是不是绫罗找你求情了?”

    荣宝儿连忙摇头,“不是,真不是。我是觉得他们跟我毕竟是姐弟姊妹,当时一时糊涂犯了错,这两天被关进天牢,相信已经得到了教训。再关下去的话,对他们的身体不太好。”

    金利重重哼了一声,“哼!身为王室子弟,居然心肠这么歹毒,把他们给关进天牢里都算是轻的!”

    爱琳坐在一旁没有出声,不过脸色却不怎么好看,心里对贝思和贝特居然想要害荣宝儿的事耿耿于怀。

    “爹地,你消消气。他们毕竟还小,既然已经得到了教训,就给他们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总不能一直这么关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