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57章 贝特双腿瘫痪,再也不可能站起来…
    第1557章 贝特双腿瘫痪,再也不可能站起来…

    荣宝儿不疾不徐地说着,然后伸出手晃了晃爱琳的手臂,“妈咪,你说是不是这样?”

    “安娜,你能这么想妈咪很开心,这才是真正的王室风范。”

    爱琳说着无奈摇头,“不过我的孩子,你要知道,有时候你的仁慈和宽厚,未必能够换得来别人的感恩。”

    “妈咪,我不需要他们的感恩,反正他们已经为当初的行为付出了代价,相信天牢里的这些日子足够他们以后警醒的了。”荣宝儿耐心想要说服爱琳和金利。

    金利最近这几天都被绫罗给烦的头疼,天天都能听到她的哭求声,这会儿又听到荣宝儿这么说,索性顺势答应下来,“好吧,那就依你,把他们给放出来。不过以后若是敢再犯,决不轻饶!”

    荣宝儿无声地点头,一旁的爱琳嘴角微微扬起抹嘲讽,很快又收了回去,没再多说半个字。

    很快,金利就下令将贝思和贝特从天牢里放了出来。

    得到消息的绫罗快要高兴疯了,没等他们从天牢走出来,就已经守在了天牢门口,望眼欲穿地等着。

    沉重的天牢门被打开,被关了好几天的贝思和贝特坐在担架上被抬了出来。

    看着瘦到脱了形的贝思和贝特,绫罗的眼泪唰唰滚落,“我的孩子们,让你们受苦了。”

    贝思和贝特这几天被绑在天牢里,里面阴冷潮湿的环境几乎要把他们给折磨个半死。

    再加上他们平时锦衣玉食惯了,根本吃不下天牢里的饭菜,很快就瘦到脱了像。

    “你们受苦了…孩子。”绫罗一边哭着一边命令自己的侍卫将他们搀扶回寝宫,“还愣着干什么?快!快把他们护送回去!”

    侍卫们连忙走过来,分别将贝思和贝特从担架上扶起来。

    只是侍卫们刚搀扶起贝思和贝特往前走,就听到贝特气若游丝的惨叫声,“痛……我的腿……腿……”

    绫罗被吓得心都快要停跳了,连忙走过来查看贝特的腿,“我的儿子,你的腿怎么了?哪里痛?”

    贝特瘦的像只鬼,声音更是微弱到几乎听不到,“我的腿痛…走不动…没力…母

    亲…我的腿是不是不能用了?”

    一旁的贝思也跟着哭喊起来,“母亲,还有我……我的腿也不能走了……”

    这下可把绫罗吓得魂不附体,连忙命令侍卫们将贝思和贝特放回担架上,“快把公主和王子用担架抬走,马上把医官给喊过来!”

    侍卫们七手八脚将贝思和贝特抬回了绫罗的寝宫,医官也被匆忙喊了过来。

    经过医官的仔细检查,沉重地告诉绫罗,“贝思公主和贝特王子寒气入骨,引起了突发性关节炎,而且是十分严重的那种,必须要卧床静养。而且,小臣不敢保证能顺利让他们站起来。”

    “你说什么?!”绫罗失控地大喊起来,“放屁!我的孩子们只是被关在天牢里,又没有被用刑,怎么可能会站不起来!?”

    “母亲,我还年轻,不能站不起来啊!”

    “母亲,我下半辈子不想坐轮椅,一定要救我啊!”

    贝思和贝特更是吓得大哭起来,拼命捶着自己毫无知觉的双腿。

    一时间,绫罗的寝宫里哭喊成一团,乱糟糟的听得人心烦。

    医官被眼前宛如闹市的嘈杂惊得差点掉了下巴,如果不是置身王宫,他甚至觉得在自己面前哭喊着的,是街头的泼妇和无赖。

    不过他并没有敢把自己这种思绪表露出来,而是低声解释道,“是这样的,天牢内潮湿阴冷,公主和王子的体质承受不住,这才会被风寒侵入体内。再加上他们吃不惯牢里的饭菜,身体体质更是急剧下降,所以造成了眼前的局面。”

    绫罗哭得狼狈,咬牙切齿瞪着医官,“给我闭嘴!你就告诉我,他们的腿什么时候能好起来?!”

    医官缓缓摇头,“小臣不敢保证,只能暂时用药养着,至于具体的恢复状况,要等过段时间才能知道。”

    “如果你不能让他们顺利恢复,我就要了你的脑袋!”绫罗恶狠狠瞪着医官,凶戾道,“还愣着干嘛!快给公主和王子治伤!”

    医官无奈点头,帮贝思和贝特分别用起药来。

    他分别帮贝思和贝特上好药,又开了些活血健骨的给他们服用,这才离开了绫罗的寝宫。

    贝思和贝特狼狈地靠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被包的像粽子样的腿,嚎啕大哭起来。

    “我要是再也站不起来,以后要怎么办?呜呜呜……”

    “母亲,我不要后半生都只能坐着,我要正常的走路!要能跑能跳!”

    两人的哭喊搅得绫罗心酸到直掉泪,心里对荣宝儿的恨意更浓烈起来。

    如果不是那个小贱人,她的孩子怎么会吃这种苦?!

    怎么会被关进天牢,现在站都站不起来?!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侍卫的通传声,“太尉大人到。”

    绫罗连忙迎了上去,满脸泪痕地看着走进来的罗克,“父亲,贝思和贝特已经被放了出来。”

    “我就是听到了这个消息,才特意赶过来的。”罗克说着走到贝思和贝特跟前,低声问道,“你们现在怎么样?没什么事吧?”

    贝思撇嘴哭了起来,“外公,我的腿……我的腿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呜呜呜……”

    贝特也跟着直掉泪,没有半点男子汉气概,“外公,你要救我,我不想后半生都坐在轮椅上!我以后还要当国王呢,可是哪有国王坐在轮椅上的!”

    罗克看了眼贝思和贝特被缠得厚重的腿,气恼地直跺脚,“怎么会这样?!贝特的腿为什么会站不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绫罗将医官刚才的话给罗克复述了一遍,这才哭着诉苦,“父亲,这都是安娜那个小贱人害得!我一定要为我的贝思和贝特报仇!”

    罗克的眼里蓄满肃杀的戾气,“少说这些废话!赶紧让医官过来给他们看看!贝特的腿一定要治好!”

    他精心筹谋了二十多年,眼看着贝特就快要当上国王了!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