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8章 贝特的身世揭开…

    绫罗哭得更加厉害起来,“父亲,医官已经看过了,可是却没有什么好办法,还说贝特站起来的机率不大。”

    “胡说!”罗克恶狠狠瞪了绫罗一眼,“贝特是不可能好不了的!我这就回去找高明的医生过来看!”

    说完,罗克就气恼地甩了下袖子,转身离开了。

    “母亲,我的腿是不是再也不能用了?不行,我不同意!”

    “母亲,你一定要治好我的腿,我不想当个人人嘲讽的瘸子!”

    贝思和贝特对惨淡的未来十分畏惧,拼命拍打着各自的双腿,哭喊着让绫罗找人给他们医治。

    看着哭得伤心的一双儿女,绫罗的心都快要碎了。

    这二十多年来,她在金王宫里的位置一直可有可无,只要这双儿女才是她最大的慰藉。

    如今眼看着贝特就要成年继承国王的权杖,绝对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任何问题!

    绫罗的寝宫因为贝思和贝特毫无知觉的双腿,陷入到了愁云惨淡的气氛里,空气低沉的让人呼吸都觉得困难。

    傍晚过后。

    金王宫被笼罩在一大片火烧云下,看上去就像副浓妆淡抹的美丽油画。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鬼祟的来到了绫罗的宫殿前,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绫罗哭了一天,累得靠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在她身旁不远,贝思和贝特也跟着昏沉沉睡着。

    这道身影脚步匆匆,来到了贝特跟前,弯下腰仔细查看他被纱布包起来的腿。

    贝特白天里又哭又闹的,正睡得沉,突然觉得身边来了人,迷糊糊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十分熟悉的脸庞。

    他疑惑地盯着站在自己身旁的男人,直接问道,“叔叔?你来这里做什么?”

    站在贝特面前的,是国王金利的堂弟——金铭。

    金铭从小跟着国王一起长大,比国王小四岁,是国王叔叔唯一的儿子。

    对于这个叔叔,贝特的印象十分好。

    因为不管他在什么时候遇到金铭,都会被他照顾的无微不至。

    金铭的眼眶有些红,隐隐带着些水光,声音沙哑低沉,“我听说你的腿不能走动,特意过来看看。”

    贝特这才想起自己没了知觉的腿,红着眼睛哀嚎起来,“金铭叔叔,求你帮帮我,我不想一辈子都不能走路!我以后还要当国王的,可是没有腿怎么当国王?你帮帮我,帮帮我好不好?”

    “我当然会帮你,”金铭点点头,“我可怜的孩子,让你受苦了。”

    两人说话的声音吵醒了靠在沙发上睡着的绫罗,她睁开眼睛就看到站在贝特身边的金铭,立即警醒地跳了起来,指着金铭赶他走,“你到这里来做什么?!赶紧给我离开!”

    金铭回过头,看着一脸紧张的绫罗,眼里满满都是深情,“绫罗,我不能再看着你们母子受苦了。今天我想了一整天,已经做了决定。我要去跟王兄坦白,让他成全我们一家三口。 贝特的腿暂时不能走,我把你们接回去好好照顾。”

    绫罗整个人定在原地,显然被金铭的话给吓得不清。

    她目光呆滞地停顿了两秒,这才找回自己的思绪,发了疯似得摇头,大声喝骂起来,“金铭!你是不是疯了?!你是嫌我活着还不够糟心,所以特意过来羞辱我的么?!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害死我们母子!你到底有没有为我们想过?!”

    “就是因为怕伤害你们,所以我才隐忍了这么多年。”金铭心痛地看着绫罗,情绪激动的握住她的手,紧紧贴在胸口,“当年如果不是你父亲执意要送你入宫,你原本就应该是我的妻子,而不是要被锁在这冰冷的金王宫里!”

    “疯了!你疯了!”绫罗连忙伸手去捂金铭的嘴,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你给我住口!不准再说了!你这样会害死我们的!”

    然而金铭来之前已经想好了一切,这会儿无论绫罗说什么,都无法阻止他坚定的决心。

    他伸手抓住绫罗的手,然后转身看着目瞪口呆的贝特,“贝特,有件事你被瞒了二十多年,现在是你该知道真相的时候了。你根本就不是国王的儿子,而是我金铭的儿子!”

    贝特的脸色顿时惨白下来,深吸口气大声否认,“不!你在骗我!我是国王的儿子,是未来的新国王!怎么可能会是你的儿子?你这个骗子,快给我滚开!”

    一旁的贝思被嘈杂的声音吵醒,幽幽醒来,眼神迷茫的有些搞不清状况。

    好像是她的叔叔跟母亲还有弟弟吵了起来,可是她的这位叔叔平常都很少出现在王宫里,怎么突然跑来这里找弟弟吵架呢?

    绫罗吓得浑身发抖,手脚冰凉,一颗心狂跳到几乎要从胸口蹦出来。

    因为绫罗比谁都清楚,金铭说的话并没错!

    十多年了啊,她小心翼翼隐瞒着这个最大的秘密,生怕会被任何人揭穿,就连睡觉都不安稳。

    可是现在,它却被金铭给摊开放在了太阳底下,晒得她的心千疮百孔!

    没错,当年的她天真烂漫,跟金铭在同一个贵族学校读书,感情十分的好,只差一层窗户纸没有戳破。

    那时的绫罗以为自己这辈子会成为金铭的妻子,却没想到父亲罗克却勒令她必须嫁给国王,成为整个T国最尊贵的女人。

    对于罗克的要求,当时的绫罗其实是拒绝的。

    因为她那颗心,已经悄然写上了金铭的名字。

    可是绫罗违抗不了太尉罗克的命令,硬是被他带去了王宫,然后见到了刚留学归来的国王金利。

    只是那么一眼,绫罗的心就再也找不到方向,慌乱的遗落了金铭的名字。

    帅气优雅的金利就像天上最璀璨的星辰,令周遭的一切黯然失色,也致命般吸引了绫罗,令她明白了什么叫一见钟情。

    绫罗狠心断绝了跟金铭的关系,然后在父亲罗克的运作下,爬上了国王的床,顺利挺着笨重的肚子进了宫。

    原本绫罗以为自己生下国王的孩子后,可以跟他慢慢先婚后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