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59章 贱人,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
    第1559章 贱人,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

    可是命运却无情地嘲笑了绫罗,自从她生下贝思后,国王金利就再也没有多看过她一眼,甚至连她的寝宫都不肯进。

    金利从来都不爱她,甚至憎恶她趁着他醉酒时爬上了他的床,有了他的孩子,所以就连看她的眼神,都是充满了嘲讽的。

    当时的绫罗万念俱灰,以为自己的后半生都要过着晦暗苦涩的日子,却在王室家宴上看到了同样消沉的金铭。

    原来这大半年里,他过得也不好……

    金铭的眼里仍然盛满了滚烫的火,两人在寂寞如雪的时间长河里,终于没能控制住各自的感情,跨出了无视道德的最后一步。

    从那以后,金铭进宫的次数就多了起来,陪着绫罗度过了不少寂寞的夜晚,也小心谨慎的从未被国王给发现。

    有时候绫罗就在想,可能并不是国王不想发现,而是自己对他来说,从来都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他根本就懒得去关注。

    贝思五岁的生日,国王再次喝醉,绫罗再次伺候他,之后绫罗再次怀孕,生下贝特。但是这件事只有绫罗的金铭知道,贝特是绫罗和金铭的儿子。

    二十多年了,她虽然如愿成为了国王的侧妃,可是真正跟他睡在一起的日子,只有金利醉酒后的那短短半个多时辰而已。

    呵呵,这是何等的讽刺?

    她的人生根本就是个笑话,每天都活在无边的妒忌和忐忑中。

    她疯了似的妒忌那个就算疯了却还能牢牢占据金利真心的爱琳,又忐忑到每晚都睡不安稳,生怕自己最大的秘密被揭开!

    绫罗捂着自己狂跳不已的心,颤着嗓子赶金铭离开,“你刚才说的都是疯话,赶紧从我这儿离开,我今天根本没有见过你!”

    冰冷的金王宫牢牢锁住了她的青春,毁了她的整个人生,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毁掉她孩子的未来!

    哪怕她从来不被国王放在心上,可是她的孩子却到底是国王的孩子,是整个王国最尊贵的人!

    “绫罗,不要硬撑了,跟我回去吧。”金铭眼里蓄满了宠溺,“之前我什么都听你的。可是现在爱琳已经清醒了,你的日子将会越来越难过。再加上贝特又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我决定要把你们母子俩接回去,好好照顾你们,弥补这些年来对你们的亏欠。”

    “不!不!”绫罗气急败坏地跳了起来,声音尖利高亢,“我用不着你弥补!你赶紧给我滚!我的儿子是未来的国王,这是谁也不能更改的事实!”

    她已经耗费了整整二十年的光阴,不能就这么狼狈收场!她的儿子是一定要成为国王的!

    金铭伸出手,将情绪失控的绫罗搂在怀里,“我应该早些拿出勇气的,这样就不会让你迷失了二十多年。绫罗,跟我回家吧,我们一家人好好生活,权势并不能给你带来幸福。”

    “你滚!滚!”绫罗疯了似地推开金铭,咬牙切齿瞪着他,“你不能毁了我的生活,不能毁了贝特的未来!我可以什么都得不到,可是我不能让我的儿子一无所获!”

    “难道国王的地位就那么好么?安心做个闲散的王爵,不是更清闲?”金铭再次伸手,想要搂住绫罗,“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又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呢?”

    躺在沙发上的贝思和贝特被他们听到的一切惊掉了下巴,他们不敢置信地看着对方,觉得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荒诞。

    绫罗快速躲过金铭,将他视为洪水猛兽,拼命往后退,“你是个恶魔!你想毁掉我的生活,我要远离你!滚开!滚出我的视线!”

    “是么?我看是你要滚出金王宫吧!”

    一道冷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吓得快要退到门口的绫罗猛地转身,然后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只见金利国王正黑青着脸站在那儿,脸上满满都是杀机。

    如果不是他身旁站着的爱琳王妃和荣宝儿,很可能已经大开杀戒了。

    绫罗吓得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国……国王,你什么时候……时候到的?”

    金利板着脸,厌恶地瞪向绫罗,“在你说金铭是骗子,想要捂住他嘴巴的时候。绫罗,你让我感到恶心!现在立即带着贝特搬出这里!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一眼!”

    金利并不是突然走来这里,而是被金铭请过来的,说有件隐瞒了很多年的秘密要向他坦白。

    当时看着金铭那视死如归的眼神,金利就隐隐觉得有些不对,过来时就把爱琳和荣宝儿一并喊来了。

    只是金利没想到,金铭说的秘密,是自己头上顶了十多年的青青草原。

    震怒的金利当时就想治金铭跟绫罗死罪,可是想到当年叔叔是为了帮父亲挡枪死的,这才努力压下了心中的杀机。

    绫罗犹如一滩烂泥般瘫软在地,眼泪扑簌簌滚落,连声哀求,“国王,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不要听金铭乱说,那些都是假的,贝特他是真真正正的王子,是你的儿子啊!”

    “贱人!到现在还想撒谎?!”金利好不容易被压下的戾气瞬间升腾,怨毒地瞪视着绫罗,“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跟着金铭被贬为平民保住性命,要么等贝特的亲子鉴定结果下来,死!……”

    后面的话金利没有再说,不过在场的都明白,如果贝特确实不是国王的儿子,那么绫罗和贝特,只怕都保不住性命。

    绫罗脸色白的厉害,惊恐地跪着朝金利面前,“不!我两个都不要!贝特他真的是王子啊!他们是在挑拨离间,是想害我们母子啊!”

    金利不耐烦地皱起眉头,“既然你坚持,那就去做亲子鉴定吧!事实会给你个结果,免得你以为被人给陷害。”

    “不,王兄!”金铭噗通跪在地上,重重给金利磕了三个响头,“不用去鉴定了,没谁比我更清楚的,贝特是我的儿子。我们欺君罔上,求你网开一面,把我们从王室除名,贬为平民。”

    金利之前很是疼爱这个堂弟,可是现在看着这个亲手织了顶绿帽子给自己的堂弟,心里恨不得将他给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