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64章 国王欲联姻,宝儿出逃…
    第1564章 国王欲联姻,宝儿出逃…

    她轻轻的摸着她的小腹,昊天,我们又有宝宝了!

    而她的亲生爹地金利国王,居然想要亲手扼杀她肚子里的宝宝!

    她坐在床上,看着近在咫尺却面容扭曲的金利国王,陡然觉得他是那么的陌生。

    寒心的泪水自她脸颊滚落,荣宝儿摇着头控诉道,“爹地,在你眼里,是不是王室权势比什么都重要?它重过夫妻间的相濡以沫,重过父女亲情,重过你还没见过面的孙女?”

    金利被问得面红耳赤,荣宝儿的话像巴掌似得打得他的脸烧得厉害。

    当年如果不是为了权衡利弊,他怎么可能会让绫罗入宫,又怎么可能会令爱琳疏远自己?

    如果不是为了维护王室尊严,他怎么可能会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宣称将贝特过继给金铭,默默顶着那一片草原?

    王权富贵,从来不是说的那么轻松,可是他的这种无奈,又有谁能理解?

    金利重重叹了口气,“不管你怎么说,肚子里的孩子绝对不能留下。安娜,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父王的一片苦心了。”

    说完,金利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天知道要亲自下令拿掉自己女儿肚子里的孩子,他的心有多痛?

    可是偏偏妻女都不能理解他的苦心,只认为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权势。

    生在帝王皇室,有些东西,是注定了必须要舍弃的。

    爱情这玩意,迟早就像爬满虱子的长袍,华丽的外表下是不为人知的污垢。

    唯有权势,才能牢牢掌控一切,维系所有。

    金利走后,荣宝儿就那样呆呆地坐着,从清晨一直做到黄昏,不吃也不动。

    地上跌碎了的水晶碎片早已经被侍女们给打扫了干净,然而却无法扫走荣宝儿心中的伤痕。

    她之前有多感叹自己终于有了亲生爹地,现在就有多么的失望。

    原来之前所有的疼爱,在权势面前,都成了可有可无的廉价品。

    她的爹地首先是T国的国王,然后才会记起他身为爹地的身份。

    为了能够确保T国王室高贵的血统,他宁愿亲手拿掉她的孩子,只为了让她能够心无旁骛的嫁给邻国的王子。

    荣宝儿无助地抱着自己的双臂,遍体生寒,如果那杯药水没有及时被妈咪给打翻,现在的自己肯定痛得在床上打滚吧?

    此刻的荣宝儿并不知道,爱琳王妃早已经被国王命人软禁了起来,严禁她过来探望荣宝儿。

    而金利之所以用上雷霆万钧的手段,就是为了确保荣宝儿能顺利嫁给达尔贝王子。

    夜色渐渐浓了下来,荣宝儿仍旧一动不动地坐着,整个人就像失去了灵魂的木偶,看得人不由的心疼。

    清冷的风从窗口吹进来,令荣宝儿打了个寒噤,原本昏沉的头脑瞬间清醒过来。

    原本还怏怏无力的她甩去迷茫无助的眼神,毅然从床上走下来,换回了自己之前初到这里时的衣服,然后悄无声息推开了后窗的窗户,从那里钻了出去。

    既然他们不允许她走出去,她就偷偷溜出去!

    之前就没有人能够动摇她想回到E国的决心,现在她肚子里又有了小生命,更不会放弃离开的念头!

    荣宝儿在夜色的掩映下,悄悄翻出寝宫,然后循着白天里的记忆,再次离开了这座冰冷的王宫。

    等她走出王宫华丽的宫门后,毫不留恋的往后看了一眼,这里虽然处处奢华,却冰冷的不是她的家,她的家在E国!

    想到远在E国的云昊天和曦儿,荣宝儿身上陡然生出无穷的力量。

    她用手轻轻摸了下自己还平坦的小腹,低声呢喃着:“宝宝别怕,妈咪会保护你,不让任何人伤害到你!妈咪现在就带你回家,回到你爹地身边!”

    说完,荣宝儿就顺着蜿蜒的王宫河道往前走去。

    此时天刚黑下来不久,荣宝儿漫无目的往前走,知道自己这样走下去并不是办法,她必须尽快联系到云昊天才行!

    怪只怪自己记不清云昊天的电话号码,那个时候太任性了,现在想打电话通知他,都不敢确定。

    荣宝儿努力回想着云昊天的号码,后面四位数怎么都不敢肯定。

    不行,她必须尽快想起来,打电话告诉云昊天,让他来接她,带自己离开!

    而另一边的金王宫内,金利国王正召集几名大臣举行晚宴。

    宴席上,金利脸如春风端坐在高位上,朗声宣布道,“各位,本王今天叫你们来,有件喜事要宣布。”

    正在喝酒的大臣们连忙放下手里的高脚酒杯,齐刷刷看向金利,不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喜事。

    唯有太尉罗克脸色十分不好看,之前绫罗被赶出宫害他丢进了脸面,好几天都没出门。

    这次他有预感,国王要宣布的事情,肯定跟安娜有关!

    果然,金利国王顿了顿,这才慢条斯理道,“本王的幼子已经过继给了金铭王爵,王室继承人将由安娜公主继任。为了确保安娜公主能够胜任女王一职,本王已经决定,要与邻国联姻。过几天,求婚的达尔贝二王子即将到来,届时本王将会向所有臣民宣布这项喜讯。”

    金利的这番话音刚落,那些大臣们就个个变了脸色。

    之前贝特被过继给金铭王爵时,他们就猜到国王可能会另立王储。

    虽然猜不透国王为何要将王子过继,不过宫里的那些风言风语,未必是空穴来风。

    只是大家都认为国王会立公主贝思为王储,怎么都想不到居然会是刚找回来不久的安娜!

    那个在民间长大的长公主,真的能够胜任女王一职么?

    大臣们心里都怀疑国王金利的决策,不过却没敢出声,而是把目光投向了面如灰土的罗克。

    罗克心里恨透了安娜,如果不是她的突然归来,事情怎么都不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

    就算贝特不是国王的子嗣没资格继承王位,可女王的人选,也绝对不能是安娜那个贱骨头!

    罗克黑沉着脸,当即跪下来,好一番言辞恳切,“国王,小臣认为此举不妥。联姻一事事关重大,需要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