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67章 荣溪被擒,昊天打掉他一只耳朵…
    第1567章 荣溪被擒,昊天打掉他一只耳朵…

    那人一看就是个赌徒,骨瘦如柴的身形,凹陷的眼睛闪烁着贪婪。

    “没错,就是他!我虽然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跟他赌过很多次钱,绝对是他没错!”这名赌徒指着荣溪的照片,激动地唾沫横飞,“你们确定会给我一千万?”

    要知道只要能够带着这帮人找到照片上的那家伙,自己就可以得到一千万的赏金啊!

    一千万啊,够他挥霍赌博一辈子了吧!

    阿成眼神犀利地瞪视着这名赌徒,“我们没工夫跟你开玩笑,不过如果你敢戏耍我们,哼哼,我们能给得起一千万,就能有无数手段让你从这个世上消声灭迹。”

    “懂,我懂。”这名举报的赌徒咽下眼中的贪婪,畏惧地连连点头,“我敢保证,他就是你们要找的人!我现在就带你们去,跟我来。”

    阿成看向云昊天,等着他的指令。

    云昊天微微点头,“跟他去,把人带回来。然后另外派一波人,把之前打我手机的,我告诉你的那串号码的人找出来,人一起带来。”

    “是。”阿成根据云昊天的吩咐,将人分成了两波,各自跨入黑漆漆的夜色,去执行各自的任务。

    ————————

    金王宫。

    荣宝儿刚被侍卫长带回了公主寝宫,金利国王就气冲冲走了进来。

    他怒不可遏地训斥荣宝儿,“安娜!身为公主你居然偷溜出宫!想去哪儿?!真是太不像话了!”

    荣宝儿直视着金利国王,眼神丝毫不惧,“我要回家。”

    “回家?哪里是你的家?这里才是你的家!”金利气得团团转,脸色铁青的厉害,“这里才是你的出生地,你疯了才会觉得外面是你的家!”

    “没错,这里是生我的地方,可是外面却是养我的地方。”荣宝儿丝毫不肯让步,与金利据理力争,“我要回到我长大的地方,那里才是我真正的家。”

    “你!你真是要气死我!来人啊,把公主给我看好了,如果她再溜出金王宫半步,我就砍了你们的脑袋!”

    气到快要爆炸的金利气冲冲撂下这句话,就转身走了出去。

    他怕自己如果再不走,会控制不住心里的怒火打骂他的安娜!

    如果今晚的事情换成贝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把她给关禁闭!可是安娜不行,这二十多年来,他确实没有养育过安娜半天,除了把怒火咽下去还是只能咽下去。

    金利离开荣宝儿住的寝宫,没一会儿就来到了爱琳住着的寝宫。

    爱琳正恹恹斜靠在窗边,时不时洒出手中的鱼饵,眼里写满了茫然。

    金利走过去,将爱琳抱了起来,低声懊恼着,“你也在生我的气,是么?”

    爱琳淡淡抬起眼眸,声音寡淡疏冷,“不敢。”

    “你!”金利被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谁让他爱惨了怀里的爱琳呢?

    “连你都要跟着一起气我,你们母女俩非要把我活活气死,心里才会痛快吧?”金利低咒了声,无奈地低下头,狠狠吻上爱琳的唇。

    他的唇火辣炙热,凶猛地肆虐着爱琳的薄唇,将两瓣唇允吸的红肿起来。

    爱琳漠然垂下眼眸,心口的位置一如既往的凉薄。

    这个男人爱她如痴,却从来没弄明白过,她想要的是什么……

    房间里的气氛渐渐热起来,却怎么都暖不热,一颗早已经冷透了的心。

    沉寂的夜色掩去满室春、光,也遮掩住悄然无声的掳人行径。

    只见黑漆漆的夜里,两帮人分别扛了两个麻袋,快速又悄无声息地回到了云昊天暂住的别馆。

    阿成指挥手下将麻袋分别打开,里面露出了荣溪那张令人厌恶的脸,以及从便利店掳来的值班女孩。

    “哗啦!”

    冰冷的水泼在了荣溪的身上,将他冻得打了个寒噤。

    “妈的,房子漏了?下雨了?!”荣溪骂骂咧咧睁开眼睛,等看清自己周围站满了人,这才发现情况有些不对。

    他畏惧地将周围打量了一圈,才看清自己并没有住在被国王赏赐的房子里,而是被人给掳到了陌生的地方。

    而距离他不远处,居然端坐着黑口恶面的云昊天!

    荣溪心里咯咚了下,随后讪笑着看向云昊天,“呵呵,女婿,好久不见啊!”

    云昊天手里把玩着一把枪,听到荣溪出声,毫不犹豫扣下了扳机。

    “砰!”

    子弹擦着荣溪的耳边飞过去,射断了他一缕头发,耳侧也被灼、热的温度烫的火辣辣的疼,应该是破皮了。

    荣溪倒抽一口冷气,破口大骂起来,“小王八蛋!居然敢用子弹射我!你疯了吧!”

    云昊天再次也不答话,撘枪瞄准,这次赫然是荣溪的右耳。

    荣溪向来耍横惯了,没想到会遇到个比他更横的主。

    他刚才还嚣张的气焰陡然落了下来,讨好地看向云昊天,“女婿,我的好女婿,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刀动枪的,万一有个擦枪走火,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云昊天这才将手里的枪丢在桌上,冷声道,“只给你一次机会,说,宝儿在哪儿!”

    “什么宝儿?”荣溪还想否认,眼睛咕噜噜转起来。

    云昊天立即握起刚丢下的***,冲着荣溪的右耳开了一枪。

    这一次,子弹并没有擦着荣溪的耳畔飞过去,而是直接掀掉了他半个耳朵。

    荣溪只觉得惊雷般的枪声在耳边响起,右耳烫的厉害,然后火辣辣的痛。

    他不敢置信地伸手摸了下右耳,看到满手的鲜血淋漓,差点当场昏死过去。

    看着抖个不停的荣溪,云昊天冷冷甩出一句,“再不老实,下一枪打中的,就是你的脑袋!”

    “我说,我说,我说还不行么?”荣溪彻底瘫软下来,哭丧着脸说道,“宝儿是我二十多年前捡来的,后来我无意中看到了金王宫贴出的悬赏通告,这才把她带了回来。我这都是为了她好啊,谁不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啊!女婿啊,你握枪的手可要端稳了,能不能不要对着我?”

    云昊天目光冰冷地盯视着荣溪,缓缓将枪口下移,对准了荣溪的子孙根,“如果你敢说谎,这里就留不到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