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72章 她是我的妻子,我必须带走她…
    第1572章 她是我的妻子,我必须带走她…

    爱琳却固执地摇头,“不,我不放心,也想去看看。”

    金利沉吟了下,将爱琳的手握在掌心,低叹道,“好吧,那就一起过去。”

    满心牵挂着荣宝儿的爱琳只顾着快赶过去,再没有挣脱金利的手,任由他牵着自己,并肩朝着不远处的公主寝殿走过去。

    年过半百的金利看着身旁的爱琳,握紧了她的手,突然就找到了点年轻时的感觉。

    时间可真是不留情啊,一不留神,他们的女儿都到了要出嫁的年龄,被兔崽子给惦记上了!

    金利和爱琳心里记挂着他们的女儿,脚步迈得飞快,没一会儿就来到了安娜公主的寝宫前。

    只见那里灯火通明,几十名侍卫团团围成个圆,里面站着个高大的男人,正抱着他们的安娜。

    “安娜!”

    爱琳担心地惊呼出声,下意识想要靠近,却被金利国王给拉住了手。

    “不要冲动,看看他想要什么再说。”金利紧紧牵着爱琳的手,确认她挣不脱,这才沉下脸看向那个被侍卫围着却面不改色的男人。

    云昊天穿着身黑色的便装,外面披着件同款系的风衣,脚上踩着长统军靴,身形挺拔地站在那儿,锐利的黑眸直视着金利。

    身为国王的金利从未被人这么直视过,心头火瞬间蹿起,厉声呵斥道,“大胆!你是哪个混蛋?深夜跑到王宫想做什么?!”

    金利的雷霆一怒令周围的侍卫们吓得两腿直打颤,唯有云昊天始终淡定如初。

    他面色阴冷如霜,锐利的双目早已经将刚到来的金利和爱琳看了个仔细。

    金利人高马大,脸上带着君王特有的威严,虽然已经年过半百,却精神抖擞,看不出半点老态。

    而站在金利身旁的爱琳则跟宝儿的面容十分相似,整个人忧心忡忡站在那儿,眼圈红的厉害,一看就是个视女如命的母亲。

    原来刚才他不久前看到的那抹背影,就是宝儿的母亲,难怪看上去那么相似呢。

    云昊天看清了宝儿的亲生父母,这才淡然回答金利的问话,“金利国王,我要带走宝儿。”

    这句话云昊天说得十分自信,半点没有要跟金利商量的意思,就是打个招呼而已,霸气到不可一世。

    金利果然被高傲的云昊天给气的不轻,怒目瞪视着他,“你休想!这里是金王宫,不是你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

    说着,金利冲周围的侍卫们挥手,“来人啊!把他给我抓起来!”

    紧张的气氛在云昊天和金利的对视中噼啪炸响,令窝在云昊天怀里的荣宝儿担心起来,攀着云昊天的手指不由用了几分力气。

    云昊天轻轻拍了下荣宝儿的背,示意她不用太担心,这才凌然直视向金利,“金利国王,你这个小国早已经被时代给淘汰,凭什么还这么嚣张?你们的实力太弱,我根本不放在眼里。别以为你是所谓的国王就能困住我的妻子,我告诉你一件事,你的整个国土还没有我产业的一半大!”

    云昊天说完桀骜地扬起帅气的下巴,浑然天成的高贵在此刻展现的一览无余,“如果不是看在你们是宝儿亲生父母的份上,我早就不客气了!现在我要带她离开,你们谁也无法阻止!”

    金利被云昊天的一番话气得快要爆炸,身为国王的他无论走到哪儿都会受到众人敬仰,还从来没人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

    “大言不惭!赶紧放开我的安娜!”金利黑沉着脸走向云昊天,想要伸手从他怀里夺回荣宝儿。

    云昊天后退半步,不肯妥协,表情坚毅无比,“她是我的妻子,任何人都别想把她从我身边带走!”

    金利没有顺利夺走荣宝儿,脸色铁青地再次命令自己的侍卫,“都愣着做什么?快给我抓住这个刺客!”

    侍卫们不敢再愣神,纷纷走了过来,将包围圈又缩小了些,虎视眈眈盯视着云昊天。

    看到围上来的侍卫们,荣宝儿从云昊天怀里挣扎出来,脊梁挺得笔直地站在金利面前,“爹地,他就是我的丈夫云昊天,我和他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曦儿。难道你真的还要继续错下去?不肯让我回去么?”

    金利十分不满地瞪视着荣宝儿,“安娜,你是公主,身份尊贵无比,是注定要嫁给王子的!怎么可以嫁给这种人呢?!快回到父王身边来!”

    荣宝儿坚定地摇头,“不,爹地,我只想有个简单的家,有个疼我呵护我的丈夫,然后有个可爱的孩子。现在这些我都已经拥有了,怎么可能会傻到去做政治的牺牲品呢?”

    “混账!”金利被气得浑身发抖,跺脚怒斥着荣宝儿,“身为一国公主,为国分担是你的本分,怎么能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呢?!我后继无人,百年后谁来肩负起整个T国?”

    荣宝儿失望地看着金利,“爹地,难道在你眼里,权势比我的幸福还要重要么?我不想当什么女王,只想和爱我的男人带着女儿过平淡的生活。”

    “自私自利!”金利大声咆哮起来,“身为公主,为国分忧是你的责任!也是你责无旁贷的义务!为国为民不为私,这才是身为王室早已融入骨血的本分!”

    荣宝儿的心早已经被失望填的满满的,再也没有了跟金利争辩的力气。

    她无力地摇头,低声说道,“抱歉爹地,我确实很自私。我从没有受过王室的熏陶,也无法—理解这种大道理,只想和我爱的人过平淡的小生活,女王的位置我真的没办法胜任。不过你还有贝思的,我相信从小在王宫里长大的她,肯定懂得这些帝王之术和权衡之道,心胸和眼界都远远比我要开阔。”

    “你是要活活气死我么?不孝!大不孝!”接连被怼的金利被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

    荣宝儿的心里也很不好受,泪眼婆娑地看向金利,低声央求着,“爹地,我真的做不好什么女王。所以,请你放了我,让我回到我应该待着的世界,好么?”